章节目录 第四章 这皇帝,我不当了!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唐太宗那是什么人?唐开国之时,秦王李世民就累下赫赫战功,即位之后,更是以史为镜,兢兢业业数十年造贞观盛世。

    这家伙也好意思自比唐太宗?就看看他现在做这些事,哪里有一点明君的样子?!

    金兵南下,已经到了黄河,大敌当前,杀掉一个皇帝还是篡位,会给朝堂带来多大的动荡?

    他一个理工狗都晓得其中的厉害!这傻弟弟赵楷还状元,就这个种样子?他也配姓赵?也配当状元?

    “得亏不是我亲弟弟,我不拿拖鞋抽的他亲妈都不认识,我不姓赵!”

    【系统提醒您:他就是您这个身体的臭弟弟,亲生的,同母胞弟。你什么时候去抽?】

    ……系统你皮一下很开心吗?

    赵桓看着沈从问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当然,赵桓一点也不认为自己让亲从官从雪地中站起来,让他们休息,就收买军心了,如若这样可以收买军心,那岂不是天下唾手可得?

    不要开玩乐了好不?

    他还没那么自恋!自己有没有什么王八之气四溢而出,小弟纳头就拜,美女投怀送抱。

    沈从跪在地上说道:“大宋现在危如累卵,稍有不慎,就是国朝倾覆。届时天下黎民苍生,皆陷囫囵,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金兵就在城外十里处的黄河岸上!郓王殿下若有鸿鹄之志,安能在此时选择做此等忤逆之事?”

    赵桓明白了,这沈从是不看好郓王,这个赵楷能在国难之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那他什么做不出来?跟着这样的主子,下场绝对好不了。

    “沈从,这事你可有主意?”赵桓问道,如果这沈从没有办法,就不会有这次的延福宫奏对了,他这点判断能力还是有的,没有被马上要面临的危机给吓的慌了手脚。

    虽然表面上,赵桓稳得不行,其实心里慌得一批,这可是宫变的大阵仗啊!光从电视上看,哪一场宫变不是血雨腥风,血流成河?

    虽然在正常的历史线里,这次的宫闱之变,应该是宋钦宗赵桓大获全胜,否则宋钦宗怎么成为靖康之耻的男主角?两帝被俘里面可是有宋徽宗一席之地。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到来,会不会引得蝴蝶反应,发生不可知的变化。

    “种师道,种少保率领西军驰援汴京,十万精锐甲士就在城外。可做依仗。”

    “而宫内有三千亲从官。郓王能依仗的就是六千的亲事官,还有数万京师禁军。禁军名为禁军实为权贵家奴,其战力可忽略不计。”

    “所以,陛下平叛之事,极为容易。就是现在,让大理寺少卿前去拿人,这宫闱之变自然就没有了。”沈从说完看着赵桓,他想从赵桓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可惜赵桓一副面瘫脸,脸上并没有变化。他还在懵逼,老半天才梳理清楚了这复杂的关系。

    城外有一只勤王靠得住,皇城内有数万禁军都是渣渣,而六千亲事官是这次宫变的主攻手。

    沈从说的这些,其实这是一次试探,来自于大宋武官集团的试探。宋重文轻武,武官集团需要知道赵桓的态度,也需要知道赵桓的心性和能力。

    赵桓听到沈从说极其容易,初以为沈从在胁迫自己升官,或者有其他更大的意图,但是他还是从这话里分析出了些许东西。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第一条是让大理寺少卿拿人,无宫闱之变之实,这郓王赵楷最多就是罢官削爵。甚至有可能因为证据不足,扯皮之后没有结果。

    第二条路,就是等待郓王赵楷叛乱,坐实其叛乱的举动,意图谋反,到时候就不是扯皮,而是主动权在自己手中,要杀要剐,就只能听自己这个皇帝的意思了。

    赵桓很喜欢走第二条路,但是第二条路,很危险。

    如果皇城内的三千亲从官,挡不住那六千亲事官,被人一路从那个东掖门打进这延福宫,自然万事皆休!

    即使僵持,京师禁军挡住了种师道的城外十万西军,他还是要死。毕竟郓王人多啊!

    沈从说那数万京师禁军是猪,那就算是猪,杀也要杀上好几天呢,那只大宋西军进城,能收获的只有自己的尸体了!

    这沈从值得信任吗?

    他到底是在试探自己对郓王赵楷的态度,还是真的心怀天下,不忍换帝带来的朝堂风波危及大宋的社稷?

    人心隔肚皮。但是现在的赵桓有的选吗?

    不过他还算有一丝慰藉,那就是沈从对大宋的忠诚度100分,聊胜于无,他还能自我安慰一下,这是个忠臣,能用。

    【历史事件提醒:正常的历史线中,宋钦宗赵桓,选择宣大理寺少卿连夜进宫,在子时之前,拿下了郓王赵楷。因缺少证据和郓王势力营救,郓王赵楷最后安然无恙。位列王爵、官复原位:皇城司提举!】

    【你现在的选择,将历史导向了未知,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赵桓一愣,选择第一条的话,无疑是非常安全,但是……

    这个选择不就是没选吗?这还是在放虎归山!要老命啊!

    这还是他第一次起事,经验不足,现在拿着六千亲事官,准备起兵造反,直奔皇城,

    那下次呢?直接把皇宫付之一炬也有可能!

    “静待其领亲事官起事,然后一举拿下!”赵桓站了起来朗声说道。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死!那就来吧!

    结果还能更加糟糕?

    【你已做出了选择,历史线向着未知发展,请谨慎的处理你和赵楷的关系。】

    第二条十分危险!但是他同样十分清楚,选择第一个的结果,就是打蛇不死,必反受其害!

    而且即使如此选择,结果真的更坏吗?

    选择苟下来,结果不外乎被金人掳走,过上生不如死的俘虏生活。

    那样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就一定比现在死掉好吗?

    还不如现在赌一把!

    虽然赵楷是自己敌人,但是他说的那句话,他觉得很有道理,那就是:神器帝位,有德者居之!有能者居之!懦夫,不可居之!

    这是一场豪赌,拿自己的身家性命,赌自己的未来。

    “是!”

    【因为你的选择,皇城司上一指挥沈从对你的忠诚度增加5点。现在忠诚度:35点。】

    赵桓看着渐行渐远的沈从,知道这是一次君臣之间的互相考验,如果沈从这次在郓王叛乱之中表现骁勇,那未来沈从就会变成赵桓真正的心腹。匡扶社稷之功!

    他愿意相信沈从的话,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沈从虽然对自己只有30点的忠诚度,但是对大宋的忠诚度高达100点!

    这种忠诚度下,他选择相信沈从不会做出危害大宋之事。

    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来的宋钦宗虽然表现不佳,在登基大典上哭晕了过去。但怎么看都不是赵楷那种疯子,在金兵即将围城之际,选择宫闱之变的方式,获得皇位。

    如何选择,这个大宋的忠臣,应该知道孰轻孰重。

    而且正如沈从所言,一日之内大宋换了两个帝王,对大宋江山社稷绝对不利!

    赵桓好歹是禅让上位,乃是顺位继承。即使再朝堂内安排自己的嫡系,手段也会相对温和,清理宋徽宗嫡系的时候,也不会赶尽杀绝。手段也是有迹可循。

    假若郓王赵楷真的坐上了皇位,肯定要清理与他政见不合的朝臣,朝堂腥风血雨,几乎可以预见!亲族同胞宋徽宗那些儿子女儿们,肯定会也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

    但可以肯定的是,赵楷绝对是个疯子,如果真的突破东掖门,在延福宫草翻了自己。他第二个砍的就是宋徽宗赵佶。

    一个国朝,怎么可能拥有两名皇帝?这赵楷根本没那个肚量。

    就郓王那个书生的模样,还想自比唐太宗李世民?他也配?!

    “赵英,前往城外军营,询问种师道是否知道此事,令其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他在子时之前赶到东掖门前!”赵桓还有个对自己百分百忠诚的宦官可以用。

    既然这种师道能够千里迢迢赶来勤王,自是将大宋的安危放在了首位之上。他也没有把鸡蛋放到沈从这一个篮子里。

    赵英走后,赵桓开始思考该怎么做才好。

    这里是延福宫,出了东承天门之后,走不多远就是文华楼,再走两步,就是那西华门,出了西华门就出了皇宫。

    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他之所以知道这么清楚,实在是因为这皇宫真的是太小,他站在延福宫门前,就能看到皇城外的酒楼,大大的酒字,他还是看得清楚。

    是的!赵桓打算逃跑,不跟这帮大宋的奇葩们一起玩了!

    这皇帝,我不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