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三个皇帝同台竞技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该怎么办?赵桓从未如此迷茫。

    “官家,官家?御医到了,我刚刚说,有个小宫女,刚才见官家醒了,就偷偷跑去禀报太上皇、郓王和康王。现在太上皇和两位王爷正在赶来的路上,官家稍微梳洗下?”赵英这个老太监小心翼翼的问着。

    这新帝是他看着长大的,看着赵桓眉头紧锁的样子,他也是一阵叹息。

    这孩子心底纯善、不擅言语、木讷老实甚至有些唯唯诺诺,他当初当赵桓的大伴那会儿,也没想过赵桓真的能坐到皇帝这个位置,在两位耀眼的王爷面前,自己的官家,实在相差甚远。

    这刚登基,就是国朝倾危,金兵南下,真是难为他了。

    赵桓试图发出声音……用力发声中……发音失败。

    自己这嗓子实在是哑的可以,可见原来的赵桓同志,如何的歇斯底里,心中有多大的畏惧,要不能哭到这种地步?

    “太上皇陛下,郓王殿下,康王殿下驾临延福宫!拜!”一个尖锐的声音由远及近,宫门外传出了山呼海喝般的声音。

    “恭迎陛下!陛下万岁!”

    这种山呼海喝的声音来自宫门外的守卫的军队,这大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喊声震天,直穿云霄。

    看来,虽然原来这具身体已然登基,但是…权利还是属于这位太上皇啊!

    赵桓皱着眉看着门外。

    “官家,您慢着点,小心地滑。台阶,台阶。”一个老太监搀着一个老人走进宫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纡青佩紫,尊荣华贵之气扑面而来。

    身后更是随从如云,排场极大,来人正是禅让皇位的宋徽宗,在宫里能这么大架势的只有这名老人了。

    “亶儿啊,你怎么样了?今日登基大典之上,你可是喜极而泣,高兴坏了。”宋徽宗赵佶笑呵呵的拍了拍赵恒的肩膀。

    亶儿是赵桓的儿时的名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了。

    高兴坏了?喜极而泣?真好意思说啊,原来那个赵桓明显是被吓的好不!

    赵桓盯着老人和他身后的两名男子,喜笑颜开的老人,身后两人器宇轩昂英气逼人。一个身上都是儒雅随和的书卷气,一个孔武有力。他在看这几个人的资料。

    宋徽宗赵佶看着不说话的赵桓,气氛有些沉闷,他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的笑容说道:“父皇年事已高。明日启程前往蜀中颐养。京城之事,就全靠亶儿了。”

    “亶儿,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还是心里对父皇还有怨怼?”赵佶略有不满的问道。

    赵桓看着面前三个人,该配合他表演的时候,自己只能视而不见。不是不情愿,是实力不允许,嗓子太疼,说不出话。

    赵佶脸上的尴尬笑容被赵英这个老太监敏锐的捕捉到了,赵英上前解围的说道:“官家,今日晕厥,嗓子有些哑了,说不出话来,御医刚才诊断,倒是无碍。”

    混了二十多年的潜龙之邸,他这点察言观色和圆场的能力还是有的。

    赵佶这才一脸了然的表情。

    赵桓乃是自己长子,现年已经二十有六,性子维诺,敦厚老实耳朵根子软,一向听话,自幼循规蹈矩。

    现在长子这一副冷峻的样子,他还以为这赵桓登上帝位性情大变。

    现在看这个长子,身上那股子柔弱居然尽然消失。吓得他还以为赵桓这十多年的太子都是在伪装。那事情岂不是大条了?

    当然他更愿意相信,是因为光线的问题。

    “皇儿啊,金兵完颜宗望部已经过了相州。你在汴京可要好生应对,金人可不好对付。一定要重整旗鼓,挫金兵锐气,还我大宋山河朗朗乾坤!呵呵,朕相信你能做到。”宋徽宗赵佶脸上的笑容愈盛。

    他越来越庆幸自己听从了蔡攸的建议,用着一招金蝉脱壳的计策,将皇帝这个烫手山芋一样的职位,扔给了自己的儿子。

    否则现在面对金兵围城这个难题的就是自己,金兵凶悍,自己暂避锋芒,如若对方攻陷汴京,他可以趁势把都城被灭的责任扔给赵桓。

    呵呵。赵桓心中有一万句娘希匹要讲,只是他的嗓子不让他说话。

    赵佶说了这么多,只有个老太监回应,让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把御医叫到跟前,细细问起赵桓的病情。

    御医诚惶诚恐的说道:“陛下无碍。只是有些惊神之症罢了。开几服药服下即可。”

    今天是登基大典,却闹出了新帝晕厥之事,御医的心都凉了半截,只希望面前的太上皇不要怪罪。随着赵桓醒来,身体一切没有大碍,除了有些惊神以外,其他安泰。让他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

    “一定要好生的调理,用药不要吝惜,如若再有问题,拿你是问!”赵佶吓了一下御医,觉得已经无话可说。他心中百般陈杂,最后化成了一句叹息。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沉闷的气氛还在酝酿,大殿里无人说话,都看着赵佶。

    让赵佶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他的叹息倒不是愧疚自己禅让和临阵逃脱,而是这皇城里的繁华再见不知是何时。

    “朕明日还要前往蜀中颐养。看你的面色已然无碍。朕还要收拾行装,就不多待了。”赵佶挥挥手离开。

    赵桓想说话,可是嗓子还是火烧火燎的说不出话,这太上皇赵佶原来是要跑路啊!赵桓翻了个白眼,看了眼赵佶。

    金兵围困都城,这个天下之主,居然要跑路?!还有这样的皇帝?

    赵佶脸色大变,自己这长子居然如此无礼,厉声问道:“亶儿,若对父皇不满!就直言无讳!何故做如此不雅之事!”

    赵桓投降,这贱人还真是矫情!

    他眨了眨眼睛,用极为嘶哑的声音说道:“眼睛疼,眨眨。”

    赵佶这才想起来,自己这长子哭的嗓子哑了不说,这眼睛也是哭肿了的。脸色变化了几下,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挥了挥手,离开了延福宫。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赵桓的状态也让他意兴阑珊,长叹一声离开。

    “恭送太上皇!”再次传来了山呼海喝,震得宫门都在嗡嗡作响。

    赵桓目送着赵佶和其余两名男子离开,脸上挂着苦笑。

    是刚才来访这仨人,一脸假笑的表演,让他想起了电视剧里的面瘫脸演技,而且他也不认识这仨人,问啥啥不知道,只好装傻应对了。

    【三个皇帝同台竞技,全靠面瘫去飙戏。】

    【赵佶:宋徽宗,亲政26年。会画画、写诗、书法、熏香、蹴鞠,书法上独创瘦金体,真正的书法大家,绘画大师。总体评价: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做皇帝。】

    【性格胆小怯懦,好大喜功。还十分懒惰,不喜政事,故重用蔡京、童贯等人祸乱朝纲。位居北宋无能五皇帝之首。】

    【金兵兵峰直指北宋汴京都城之际,他选择了罪己诏禅让皇位,准备跑路。人称赵跑。靖康之耻之后,在金国做俘虏期间,生下了十四个女儿和四个儿子,当然有四个不是他的种儿,获得金枪不倒、宝刀未老、当然是选择原谅她等成就。似乎对你心怀鬼胎,需小心谨慎,无法查看忠诚度。】

    这是太上皇。一个极品。

    【赵构:现康王、天下兵马大元帅。靖康之耻时,建立南宋,成为南宋的开国皇帝——宋高宗。】

    【为人心狠手辣,靖康之难中,在第二次开封之战时,在所有的赵氏皇族都被围困在汴京城内之际,自己老婆也在汴京城内只是,他见死不救,带兵回到应天府登基称帝。眼睁睁的看着靖康之难的发生,两代皇帝、无数女眷、满朝文武,被金国遛狗一样遛回金国。他老婆也在奴隶之中。】

    【其妻子当时怀有身孕,被金国将军置于马上,颠簸百里导致流产,为娼为伶十数载,送回南宋时,已为冢中枯骨。】

    【赵构南幸临安之后,第一时间广开后宫,频纳嫔妃。性格怯懦,没有主见。更是诛杀忠臣良将,任用秦桧为相十数年,向金国俯首称臣。后人笑称:完颜构,臣构、赵狗,赵跑跑等。每每谈及赵构,皆笑称:他也配姓赵?似乎对你怀有不臣之心,需小心谨慎,无法查看忠诚度。】

    长得孔武有力的就是赵构,他现在虽然不是皇帝,但是在两年后也就是了,而且现在还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原则上天下兵马都受其军令。

    光看简介就觉得头疼,这货毫无下限,也是一个极品!

    【宋徽、钦、高宗,父子三人,被人尊称为封建时代的蘑菇弹,谁碰谁爆炸。】

    【赵楷:郓王,宋徽宗三子,宋钦宗赵桓的同母弟弟,师从太傅蔡京,素有贤名。擅长绘画,书法,极受赵佶喜爱,赵佶曾任其做过十一地节度使,统领十一镇兵马。】

    【整个中华世上学历最高的皇子,唯一一个以皇子身份成为状元之人!后世康麻子效仿之,参加科举,也只是得了个榜眼而已。】

    【现任:皇城司提举,宋朝皇家特务机关的总头目,政和八年,赵楷担任皇城司提举,履任已久。注意:此职位一直由皇帝亲自担任。赵楷出入皇城,不限晨昏任何时候都可出入。似乎对你怀有不臣之心,需小心谨慎,无法查看忠诚度。】

    浑身书卷气,儒雅随和的是赵楷。

    他想当皇帝,而且宋徽宗有意传位与他。奈何造化弄人,赵佶又舍不得抛出自己的状元儿子顶锅,只好将赵恒送上了帝位。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三个皇帝唱一台戏?尬演半天,毫无演技。

    赵桓觉得这北宋亡的一点都不冤枉!

    金兵已经离国都只有一条黄河之时,依然在争权夺利?各自心怀鬼胎,不亡国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