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我要当个好皇帝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军都指挥使姚平仲见过官家,陛下巡防防务,末将来迟,全因战事紧急,还请官家赎罪。”

    【姚平仲:世为西军大将,系出将门,很小的时候父母离世,年仅十八岁,就与西夏人大战与臧底河,斩获得无数,大杀特杀,号小太尉,素来悍勇。现为御前后军军都指挥使,东壁御守,领陈州门等城门防务。】

    【素来骁勇,曾进言出城袭金兵大营,时宋钦宗同意了姚平仲的提议,出城应敌,奈何被卖国贼李棁透露给奸细邓圭,袭营失败,反而被围,单骑走万里路,隐居太华山不出。因愤恨奸贼卖国,多次征召而不出,潜心修道,被封神仙。】

    【对你的忠诚度65/100,对大宋的忠诚度100/100】

    姚平仲,赵桓有点印象,今天早上在早朝的时候,他呵斥了宇文虚中,现在单独出现在他的面前的姚平仲,铁甲之上,尽是鲜血,看来刚刚下了战阵不久,还未整理就来觐见。

    “说说伤亡。”赵桓更关心刚刚的战斗的结果。

    “殿前后军的禁军大约损失了上千人左右,但是汉贼军损失更大,约有五千多人留下了性命,现在正在统计。如果仅仅是汉贼军袭城,守城绰绰有余,奈何金兵在后掠阵,无法出城追击。”姚平仲不无遗憾的说道。

    战机稍纵即逝,如果刚才击退敌军时候,开两侧城门追击,只要几个冲锋,汉贼军阵亡和逃跑的人数只会更多,守城会更加轻松。

    可惜金兵的拐子马和铁浮屠混编军,严阵以待,丝毫不给守军冲击敌军的机会,让他大为可惜。

    只有一千人阵亡?赵桓看着瓮城里摆满的尸体,就那样一张张裹尸布下的尸体,在刚才之前,还都是热血男儿,现在都倒在了陈州门之上。

    那么多的尸体,就只有一千余人,那前几日的门破之战该有多么惨烈?赵桓无法想象,四万多尸体摆在那里,是何其可怕的模样!

    战争从来都不是儿戏,都是用血肉之躯堆成的尸山血海。

    “且先下去,按制论功行赏,如果国库不充盈,可先从内帑提钱。赵英你和沈从将这事督办起来,有功而不赏,会寒了军士们的心。”赵桓紧了紧身上的大氅,对着赵英说道。

    要不是砍了一头奸臣,现在他也说不起这么硬气的话来。有钱说话就是气实。

    “谢官家。”资出内帑,看来都是全部赏金都归将士,而不是之前层层克扣了!

    虽然沈从还在写抚恤规则的札子,但是并不妨碍之前阵亡军士的抚恤,已经有不少家庭受到了抚恤的五十贯。

    千贯中人之家,普通上农三代都积累不了如此财富。

    赵英看赵桓无栈恋的意思,就朗声喊道:“回宫。”

    赵桓回到了宫中,沈从递上了一本书。

    来自宇文虚中写的一本书,这本书平常无奇的封面之下,居然是关于金国的情报!

    赵桓为宇文虚中的胆大捏了一把汗,这本书一看就是时常握在手中,已然有了握痕!

    这家伙的胆子是真的大,把自己是间谍的铁证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握在手里,时常把玩,这种灯下黑的胆识,赵桓自问没有。

    【收获金国来的重要情报一份。】

    赵桓打开细细揣摩着本书里的种种内容,这本书倒不是公文,标点虽然不全,但还是有一些,在大皇帝系统的帮助下,他倒是看得明白。

    他看完这书才知道,金国南下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张觉带着平州叛逃,而大宋收留了叛将这个原因。

    而是因为去年年末一场大雪,今年大旱,导致了金国境内的粮食大量欠收,饿殍千里,原来降金的五路辽军叛乱。

    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才南下攻宋。

    战争的一切还是利益二字。即使输掉战争,劫掠大量的粮食对金国而言也是不亏。

    度过这个黄青不接的时候,就能正式平定原辽国五路叛军。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完颜宗望驻扎在黄河岸边那么久,等待后军,完全是在等待劫掠的粮草。

    文臣们其实说的没错,就是为了打秋风而来。

    但是打着打着,完颜宗望的野心越大越大,他想要一战亡宋!

    灭国之功啊!完颜宗望怎么能不心动?

    “沈从你看了吗?”赵桓问道。

    沈从点头说道:“臣看过了,宇文监事在文中说的各种事,与多方情报验证,的确如此,难得可贵的是宇文虚中身居高位,有些事情从大局上,看的更加清楚。这是其他察子们所无法比拟的。”

    “而且宇文监事现在受了重伤,车马劳顿,陛下应多留他几日,等伤势好些了,再为陛下尽忠。这些情报得来不易,是用无数察子的血换来的,也请陛下珍视。”

    赵桓扶额,沈从看来是个宇文吹啊!

    自己问的压根不是这个意思,赵桓继续说道:“朕的意思是,宇文虚中所说种种,我大宋该如何应对?”

    沈从俯身说道:“是战是和,皆在帝心。”

    赵桓这才明白,沈从是故意避而不谈,完全是因为这事牵扯实在是太大了,他一个从五品的上一指挥,真的很难对自己的话负责,他也不想掺和。

    得,这些朝臣,个顶个的精明。

    系统,你怎么看这个情报。

    【……对不起宿主,我不是元芳。我没有看法。】

    真的皮啊!

    赵桓敲着案牍,思考着对策,好好利用好这些情报,才对得起宇文虚中的出生入死。

    王室纷争、五路辽军反水这些事,如果能利用好,可抵挡十万大军,要是五路辽军一路势如破竹,不用打到黄龙府,打到金国腹地,金兵自然不战而退啊!

    “沈从,将这份地图,交于察子,命令其日夜赶路,前往耶侓大石部,将地图交给他,这是一份金国辽东的地图,相信耶律大石知道该如何做。”赵桓对沈从说道。

    【辽详稳挞不野来奔,言耶律大石自称为王,置南北官属,有战马万匹。】

    是情报里的最重要的一段,耶律大石曾经率领辽国铁骑铁林军,在燕京与大宋进行了决战,并且打败了大宋西军,威名远播。

    只是大石回头一看,自己的老家被掏了,天祚帝已经被俘虏,他也无奈投降金国。

    现在自立为王,自称东辽,可是苦于山地崎岖,久攻不入金国腹地。

    赵桓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送的小地图上,仅有一条路,名为霍林河河谷,这条河谷不太宽敞,顺着霍林河顺流而下,可直达金国都城黄龙府!

    河谷现在冬季结冰,可供骑兵通过,如果金国腹地有数万的骑兵突然出现,完颜晟,金太宗怕是连睡觉都睡不安稳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且他送的这幅地图,现在完全用得上!

    沈从点头称是,他对新帝的决策没有意见,只是这个新帝手头的资料为何这么多?

    大宋绝密到底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太祖皇帝的遗留?

    当然,这不是他能够觊觎的东西,他点头称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只要十多天就可以到达耶律大石的大帐,一份地图,很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局!

    到时候,金兵必退,衔尾追杀这种事,就轮到大宋干了!

    赵桓看着沈从离去的身影,看来自己的这皇帝干的还不错,沈从准备的那个替身一直没上场,算是证据之一了。

    他有时候对沈从颇为头疼,一方面是第一个投靠自己的的人,而且手中握着三千亲从官,忠心耿耿护卫他的周全。

    另一方面,沈从对他的忠诚度真的不够高,就连一个姚平仲对他的忠诚度高达65点,沈从才只有55点。再加上他深夜入种家军军营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赵桓思考了三秒钟,决定不管了,准备好好用这个沈从,管他心里咋想的,不是对大宋忠心耿耿,为了大宋置生死与度外吗?

    自己只要一直让大宋不断的前进着,让大宋不断的强大!

    这沈从自会一直跟随自己!

    这种直男,最好对付!只要做个明君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