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盲生发现一个华点不容易啊!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赵桓带着李纲来到了甜水巷后的广备攻城作。

    看着连绵的作坊中,进进出出的无数匠人们,不断的搬运着一箱又一箱的材料在仓库和作坊之间穿梭。

    偶尔还有一些商人讨好的和一些官员说话,态度谄媚。

    “这是怎么回事?”赵桓问道。明显的官商勾结啊!这么明显,他要再看不出来,岂不是石乐志?

    李纲看着赵桓所指方向,眯着眼看了一会儿说道:“这是军器丞,专门负责军器监广备攻城作的各种事物,他在和商人谈生意。做一些商人的订单,否则军器监怕是开不下去了。”

    “武库荒废长达十三年之久,而各大作坊因为兵器修造事权分散、令出多衙,效率低下。这军器监的多种作坊都是荒废状态,从未有人关注武备,也没有拨款,只能接一些民间的单子,收点资财,以便修造装备和将军器回造,弩翻新弦,废弃的木材、铁器都做了民用。”

    废弃十三年的军器监,在他担任兵部侍郎之后,就兼任了同判军器监,在武库和军器监兢兢业业十数年,终于将这军器监变成了他原来的作用。

    “每一类作坊都设有军器监丞一名,各大作坊设有军器主簿和军器监管,而作坊内每一小作坊内,都有一名军器少监作为管理。全国共有十三名军器监丞,四百三十名军器主簿和监管,共计有四千余军器少监,有大约三万多名匠人劳作在各大军器作坊。官家,这军器监已经是可用之地了。”李纲继续介绍着军器监的编制。

    编制如此庞大吗?赵桓想到了冗官的问题,说道:“这些都是领朝廷俸禄吗?”

    李纲摇了摇头,说道:“臣和军器丞是国家俸禄,包括军器主簿和军器监管和少监,以及匠人们的俸禄都是出自作坊本身。本来元丰改制之前,这些人的俸禄都是出自朝廷,元丰改制之后,这些人就没有了事做,臣召集了很久,才把这些人召集回来。”

    元丰改制立意是不错,意图解决冗官问题,而且也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冗官问题。

    当时看,歌舞升平的时候,砍掉这些匠人,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想想,改制还是砍掉了很多不该砍的官。

    “你继续领着军器监,等金兵退了我们好好研究下这个军器监的改制问题。”赵桓说道,准备进入作坊之内。

    李纲皱了皱眉,还是点头称是,他现在是四壁守御使,身上的担着防守汴京军务的事,现在还是兵部侍郎,每天都要忙很久文书之事,军器监的事,他本来想要推出去,现在军器监已经走上了正轨,完全无碍。

    可是把军器监交出去,交给谁?成了个问题。

    “官家,您且稍后,进入作坊带上掩鼻之物,作坊内火气重。”李纲看着直挺挺准备进去的赵桓说道。

    而种师道自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作坊内,他从袖子里拿出了掩鼻的罩子,扣在了鼻子上,只留下个眼睛,摇着车走进了作坊内。

    赵桓心中讶异,这北宋的作坊都有了安全生产管理条例了?

    他顺应的带上了掩鼻的方巾,走进了工坊之内,看到了劳作的工匠,这地方是锻造短兵器的地方,人丁稀少。

    赵桓扫了两眼,打造的多是厨具和农具。至于刀剑这些短兵器,只看到了三四个匠人在铁毡上敲打着。

    大大的淬火池也是活水,取自城内河流,缓缓流入流出。对于这种情况,他的目光看向了李纲。

    “官家,短兵现在不适用了。不管是辽国,还是西夏,亦或者现在的金国,都是披甲在身,剑、刀这样的短兵,不再适合战阵使用了。现在战场都是长柄枪或者锤,这样才能有效的杀伤敌人。”李纲立刻闻弦而知雅意。

    “哦。”赵桓信步往前走着,整个短兵作坊很快就参观完了,走进了下一处作坊。

    这地方是印刷作坊,隔着厚厚的口罩,赵桓都闻到了墨的味道,匠人们将一个个雕版放到了印刷台上,一印就是一张。

    然后印好的一大张纸片,就对方在那里,等待切割。

    活字印刷术应该是发明了吧。

    盲生发现了华点!

    用活字印刷术,效率岂不是起飞?他指着匠人说道:“不知道李少卿听说过活字印刷术吗?”

    种师道本来也在左右看着,听到赵桓这话,直接笑的咳嗽了起来。

    “种少保为何发笑?”赵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又是怎么了?

    李纲笑着解释道:“活字印刷术都是御用作坊才用的,在这军器监,很难用。官家,这些匠人,多数都不识字,怎么可能挑出的出合适的字来印刷?”

    “一版雕版印刷能用十几年,甚至二十多年而不坏,但是活字的话,铜版还好点,铁版易锈维护起来是在是太贵了,用不起啊!”

    文盲用活字印刷术……赵桓觉得自己还是找个地缝钻下去的好!网文害人啊!

    都说穿越金手指造纸、活字、造肥皂……

    不识字的匠人印刷,用活字印刷……

    “如果是泥版的活字模,又太容易形变,也非常不妥,还不如雕版。事实上,御用作坊活字印刷,也主要是印传天下的圣旨,其他的公文一类文本,都是刻成雕版,在作坊里印。”李纲继续说道。

    赵桓掩面而走,活字印刷术既然已经发明,在实用主义的中国没有大规模用,肯定有问题在其中。

    再次进入的作坊,是长兵作坊,而赵桓不停的巡视,这次他真的发现了华点!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是失蜡法铸造吧。”赵桓问道。

    一个个匠人将用蜡做成一个个模型,然后给蜡模上,摸上泥浆,放在阳光普照的地方晾干,在晾干的地方,他看到了早就晾晒好的泥模。

    而泥膜中的蜡膜再被融化,将剩下的泥膜放进窑中,烘成陶模,再进行浇筑。

    赵桓非常确定自己发现了华点,这次不再是之前的活字印刷术的笑话了!

    “官家,的确是失蜡法铸造,官家的涉猎之广,臣下佩服。不过,官家,这有什么问题吗?”李纲有些纳闷,失蜡法由来已久,从春秋就有记载,一直沿用至今。

    制造佛像之类的物件,都是用失蜡法铸,不知道官家想表达的含义。

    “朕早前就见过这失蜡法铸造的立雕伏兽,透雕饰繁复多变,外形华丽而庄重。当时我就在想,这种失蜡法铸造用到军器之上,会不会有更大的用途?”赵桓说道。

    李纲摇了摇头,这个官家真是有趣的很,失蜡法广泛用于铸造佛印,工艺成熟不假,可是用于铸造兵器,铸造出的铁器岂不是一触即溃?

    铸造兵器,这陛下连军器是锻造的都不清楚吗?这怕不是开玩笑吧。

    “官家所言兵器之事,早在春秋战国时就有人试过了,铸造出的兵器都是生铁,一触即溃,怎么可能能用?”李纲解释道,不过陛下关心军务、军备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

    君子远庖丁,连厨房都不下,进入工坊,已经很不错了。

    “我说的是军器,并非兵器。李少卿。”赵桓很有信心,他看到国床子弩,要是床子弩上面的那些转轴之类的东西用失蜡法铸造,肯定会更加好用。

    李纲摇着头说道:“兵器不行,军器更……”

    他说了个半截就停了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失蜡法能做些什么!

    他做了这么久的兵部侍郎兼军器监同判,尽心尽责,就是对军器的了解。

    铸造兵器,自然是开玩笑,可是军器不仅仅锤子之类硬碰硬的武器,还有弩、弓这些东西。

    就比如说床子弩!

    还有很多改进的方案,因为需要的零件太过精密,而无法制作,让他非常遗憾。

    官家提点的失蜡法铸造军器,大有可为!

    “谢官家教诲。果然,从来如此,不全是对的。”

    李纲大喜!床子弩和配套的车弩,都有这样的问题,无法在进行改良,原因是再改造,要的零件是在太过精细了。

    而且有些地方根本无法缩减尺寸!陛下这个建议当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