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武库里的箭头,又尖又扁

作品:《回到北宋当明君

    以赵桓对古代的了解,宋朝有这么高的生产力?一个全新未曾验证过的铁皮包裹的战争用品,居然一天可以生产这么多吗?

    【广备攻城作,下属作坊高达近三百座。其作共计十一种,犬药作、青窖作、火油作、金作,火作,大小目作,大小炉作,皮作,麻作,窑子作等。流水线生产,各司其职,连张全蛋那样的质检员都有。

    【广备攻城作仅皮作一类作坊,从成立,到北宋末年就贡献超过三千万弓弦。】

    【这仅仅是广备攻城作,而广备攻城作属于前端高级科研向作坊,专事攻城向科研,专用于攻城的有短刃枪、抓枪、蒺藜枪、拐枪等。专用于守城的有拐突枪、抓枪、拐刃枪、钩竿等。都是广备攻城作的发明。】

    【而广备攻城作隶属军器监,还有其他基础八作司。】

    【而军器监统管天下地方诸州武器作坊,直属京师的还有南北作坊和弓弩院。仅弓弩等凡一千六百五十余万,诸州岁造黄桦、黑漆弓弩等凡六百二十余万。】

    【造几辆破车而已。看把你吓的。】

    赵桓仔细研究了下,就这三百座的作坊,做他这个破车还真不是个事啊!啧啧,这大宋果然富裕啊!

    “官家?”李纲看着默不作声的官家,有点疑惑,莫不是自己报的太少了?

    这是新的战车,匠作在造车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不能再多报了,万一完不成可是欺君之罪。

    “哦,安排下去吧。咱大宋有钱造吗?”赵桓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设计再好的战车,没钱没资源也造不出来。

    “武库还有不少的铁锭,木材不是要求松柏梨桃这些的话,光从武库里拿些存货就可以。等到金兵退了,再补上即可。”李纲回答道。

    战略资源仓库也有。

    这大宋……

    “汴京武库里还有什么?”赵桓再问道。

    “大小弩约五十三万把,长弓短弓约七万把,小计弓弩约六十一万五千余把。弩矢一百一十四万支,弓矢约四十二万支。长柄矛、锤、锻、铍、戟、有方、枪约六十一万,短兵刀剑、匕首、锯刀、刀、大刀小计三十一万吧。还有铁斧约三千柄,当初金兵南下之初,太上皇下令锻造,发现不如锤破甲好用,就换成了锤。金兵凶悍,着铁甲横行,锤这样的钝器很多。”李纲小心翼翼的把自己执掌的武库数字报了上去。

    这个数字相比较太祖年间大幅减少,甚至比哲宗时都少了不少,这些年他执掌军器监之后,就一直在做去冗,将老化腐朽的武器都回了炉,因为前面的武备都有些松弛,滥竽充数的太多,回炉后,火耗有点大了……

    六十万的弓弩,一百五十万的箭矢,把汴京城的老百姓组织起来,射两轮,金兵人均中四十只箭……

    可惜打仗不是算数。赵桓对此还是有极为清楚的认知。

    赵桓终于对中国古代封建王朝的生产力有了一定的了解。比自己想想的要强太多了。

    沈从、岳飞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等机密之事,惊讶到了极致,怪不得从兵部领武器,从来没有任何犹豫过,感情里面藏着这么多的武器啊!

    “咳咳,这个决胜战车就如此吧,尽量抓紧建造。以一千之数为止,看看效果再说。”赵桓下令,一千决胜战车,就是六万多人,足够用了。

    今天刷新了他对大宋朝的认知,一直听说大宋富裕,没想到富裕到这种地步。

    实在是过分啊!

    这么多的武器储存,怎么输?!

    赵桓看着岳飞,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秉义郎,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你有大量饮酒的习惯,改掉为妙,毕竟军营是军营,若是饮酒误事,岂不不妙?”

    岳飞哑然,他不觉得自己有认识赵桓的机会,自己喜爱大量饮酒的习惯,怎么会被新帝知晓?

    不过他还是点头称是,宗泽让他送信,其实算是再向新帝举荐自己,应该是详细的说了自己的情况,他朗声说道:“陛下吩咐,自然遵从。”

    “待直捣黄龙,与军士们痛饮!”赵桓冷不丁说道。

    所有人都记得岳飞的故事里有个秦桧,知道岳飞的故事里有十三道金牌,知道岳飞的故事里有尽忠报国,但是赵桓刚才所说这句才是之前历史线上的岳飞,念念不忘之事。

    直捣黄龙府!

    岳飞猛然抱拳,欠下身子大声说道:“待直捣黄龙!与君共饮!”

    他倒是不意外,既然新帝知道自己大量饮酒之事,那就是宗泽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新帝,那自己心中那最大的愿景,直捣黄龙府!

    自然也会被新帝知晓,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他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心中的壮志!

    李纲心中大骇,不管是种师道还是李纲,亦或者宗泽的想法,都是守住汴京城,保住太原,如果能够进而进入大同府,或者占领山海关,那就是一件天大的美事了。

    可是新帝和这个秉义郎已经将目标放到了黄龙府吗?

    黄龙府是哪里?是金人的龙兴之地!是金人的首府!直捣黄龙府,自然是要灭掉金国。新帝壮志凌云,他也是第一次知晓。

    “都且退下吧。让朕安静一下。”赵桓挥手,让他们离开,他需要静一静。

    沈从李纲岳飞皆称是离开,整个文德殿只剩下赵桓和赵英二人。

    “官家,城防进展顺利,军民护国之心热切,是有心事吗?”赵英问道,新帝接管神器社稷之后,表现还算不错。

    有肱股之臣的支持,算是稳住了帝位,这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

    只是看着赵桓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所以才有所一问。

    赵桓摊开了《满江红·怒发冲冠》轻轻自言自语着:“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靖康耻啊,金兵陈兵城下,算不算耻辱?自己的臣民肆意被掳掠,算不算耻辱?大宋将士有热血报国,却在城中苟延残喘,算不算耻辱?

    这都是耻辱!赵桓想要洗刷这种耻辱,随着自己当皇帝的时间越来越久,这种强烈洗刷耻辱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此首词为岳飞所作,考究为岳飞写给友人祝允哲,小题为《与祝允哲述怀》,原词与流行版本稍有不同,与现在通行本略有删减。后祝允哲回敬一首《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满江红一词,最早可见陈郁所著《藏一话腴》。】

    【后人有疑虑,认为《满江红·怒发冲冠》为明朝大将王越所做,简直无稽之谈,一些断脊之犬妄图将登上神坛的英雄拉下神坛,睁着眼睛说瞎话,对任何史料置若罔闻,看似自恰的逻辑,在史料面前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滑稽可笑!自己为断脊之犬,妄图断天下人之脊,其心可诛!】

    【真有人作出此等词作!换成任何一个人,署名发表《满江红·武穆祠怀古》,必然青史留名,高中课本必有一课,背诵并默写全文!放着青史留名不干,也要作伪,做历史发明家?这是何等气魄?!带发明家?】

    【全球有文字以来,1100亿人中,历史名人又有几人?做此等事,简直荒唐。】

    赵桓想起以前看的地摊文学,就不自觉的好笑,这个逻辑十分简单,可是当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然不会多想,现在一看不就是这样吗?

    自己做条狗还不愿意,非拉着天下人一起做狗。

    既然这一世,自己成了宋钦宗赵桓,那这类的悲剧,自是不必再现!

    “赵英,从后宫取十二面……不十三面金牌,赐予岳飞,告诉岳飞,每一面金牌可抗命一次,直到用光为止。”赵桓不觉得自己是个完人,但是他自问做不来赵构做的那些事。

    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赐予了十三面抗命金牌,防止自己什么时候犯糊涂。

    这赵构他自己老婆、孩子都被金人玩死了,居然还能杀岳飞,甘愿俯首称臣?!真是完颜构啊!赵桓无不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