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六零章 弄巧成拙

作品:《大周王侯

    林觉大惊失色,大叫一声冲过去,一把将谢莺莺的身子抱了起来,快速的查看她的伤势。只见谢莺莺额头上青肿了一块,人已经昏了过去。看伤势,似乎并不太重,应该不至于殒命。想来自己下意识的拉了那么一把,抵消了一大半的力道,否则这一撞恐会头骨破裂,当即毙命。

    “莺莺,莺莺,你何苦如此?来人,来人。”林觉大声叫道。

    小厅的门砰然而开,谢丹红脸色煞白的冲了进来,一见情形,顿时扑上前去,一把抱着谢莺莺放声大哭起来。

    “莺莺,我的儿,怎么会这样?妈妈害了你么?妈妈是想帮你啊,你为何这么傻?莺莺啊。我的儿啊。你不能有事啊,没了你,妈妈下半辈子靠谁去?”

    林觉惊愕的看着谢丹红,喃喃道:“如此说来,难道是你动的手脚?”

    谢丹红哭叫道:“是我,那又怎样?我家莺莺欢喜你欢喜的发疯,我不忍见她煎熬,便替你们撮合一下而已。莺莺面皮薄,你又没个准话,这么吊着总不是了局。所以刚才我让人送的那坛酒里掺了些百合散,想着生米煮成熟饭便可皆大欢喜了。谁料到怎么成了这副样子?莺莺,你怎样了?你不能有事啊。”谢丹红伸手摩挲着谢莺莺的脸庞,大哭着道。

    “如此说来,莺莺并不知情?”林觉愕然道。

    “她当然不知道,她若知道了,怎会同意我这么做?莺莺是什么品行?岂会同意我做这样的事?我……我也是一时糊涂了,怎料到会这样。你们……你们不是很好么?怎地……会这样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啊。”谢丹红放声大哭起来。

    林觉心头剧震,心中暗骂自己愚蠢。刚才清醒过来后确实有些恼怒,居然死活咬定是谢莺莺的设计,当真蠢得不行。但同时林觉也气恼的要命,这个谢丹红简直太妄为了。但此时此刻他无暇去数落谢丹红,救治谢莺莺要紧。

    “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还不快请郎中来,快去。”林觉叫道。

    “哦哦,我这便去,公子守着她。我这便去请郎中。”谢丹红抹着眼泪慌乱的答应着,将谢莺莺放在林觉怀里爬起身来欲走。忽听谢莺莺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声来。

    “莺莺,我的儿,你醒了么?吓死妈妈了,你醒了么?”谢丹红惊喜的叫道,脸上又哭又笑,显然关切之极。

    谢莺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伸手扶额,只觉的额头剧痛头晕眼花,但神智还是清醒的。刚才那一撞虽然刚猛,但林觉那一拉减少了大部分的力道,实际上谢莺莺受伤不重。只是头部撞击震动,昏厥了过去罢了。除了额头的青肿之外,其实并无大碍。

    “妈妈,林公子呢?是不是你下的药?是不是你?你跟林公子解释清楚,林公子以为是我算计了他。我谢莺莺怎会做出这等事来?妈妈,你跟他解释清楚。”谢莺莺叫道。

    林觉轻叹道:“莺莺,不用解释了,我都清楚了。是我一时冲动,这种事你怎么会做?这不是冤枉你么?可是……这件事……哎!”

    谢丹红在旁忽然扬起手来,朝着自己的脸上打起了巴掌,口中道:“打死你这混账,打死你这老糊涂,怎能做出这等事来,这不是坏我儿的名声么?”

    谢莺莺泪水涌出,摇头叫道:“妈妈,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叫我今后有何面目见人?妈妈,你……你让林公子怎么看我们?”

    谢丹红捶胸叫道:“都是我这个老糊涂不好,我见你对林公子刻骨相思,却又无法如愿,便想着……想着帮你一把,撮合你们二人。谁能想到会是这样?都是我的不对,我该死才是。”

    谢莺莺轻叹道:“你可真是糊涂啊,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缘分的事情,能这么做么?就算如今这情形,还不是枉费心机?反惹林公子厌恶?罢了,妈妈,我也不怪你,谁叫我从小是你养育长大的呢?你也不要闹了,闹得众人皆知,莺莺更不能做人了。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吧,不要闹了。”

    谢丹红连连答应,脸色灰白的跪在谢莺莺身旁,心中懊悔万分。

    谢莺莺看向蹲在身旁神色复杂的林觉,轻声道:“林公子你走吧,莺莺以后绝不纠缠你便是。这件事林公子也忘了吧。”

    林觉皱眉沉吟着,明白了此事的原委之后,林觉心中的火气也消了许多。之前他以为是谢莺莺用心机算计自己,又恼火于她用这等下贱手段来要挟自己,所以非常生气。但现在,这些情绪却已经消失殆尽了。谢莺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谢丹红脑子犯糊涂给自己二人下了春药,目的也是撮合谢莺莺和自己。她是看谢莺莺对自己有意,自己却一直没什么表示,所以想用这周手段弄成木已成舟,以为便可替谢莺莺遂了心愿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愚蠢,太糊涂,也太胆大包天。

    其实林觉心中的一部分愤怒是这场算计的本身,而非结果。林觉经历了诸多危机和艰险之后对自己的安危特别的敏感。出门在外林觉的饮食吃喝都很小心在意,从不敢胡乱饮食,也是出于对自我的保护。但在自己信任的人和地方,林觉却不会去防备。望月楼正是自己信任的地方之一。而恰恰在这里,自己居然着了道儿,这才是让林觉觉得很愤怒的重要原因之一。感觉像是被人背叛了一般。幸而这只是春药,而非毒药。否则自己岂非要死在这里了。

    林觉一直沉吟着不说话,谢莺莺轻叹一声对谢丹红道:“妈妈,扶我回房去吧。明日的演出也取消了吧。林公子……你若觉得跟我们无法相处的话,过几日,我们……我们搬离杭州便是,今后绝不烦扰公子了。”

    谢莺莺挣扎着起身,谢丹红忙伸手搀扶。谢丹红有心想向林觉求情,却又不敢。心中只不断的责骂自己愚蠢,竟然将事情弄得如此不可收拾。

    “莺莺,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我既然……既然已经这样了,我怎能弃之不顾?那我岂非是无情无义之人了?我只是恼火被人算计罢了,这实在是荒唐的很。罢了,如你真的对我有情义的话,我岂能负你?我愿意娶你,但我不能给你正房的名分,这一点你该明白。”林觉叹息一声开口道。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么?”谢莺莺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娇声轻呼道。一旁的谢丹红也面露喜色,林公子还是松口了,这可太好了。

    林觉微微点头道:“自然是真的,我曾说过,凡对我真心之人,我必真心待之。何况今日你我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我自不能不管不顾。”

    谢莺莺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但忽然间那光芒黯淡了下来,她轻轻摇头道:“不,公子是因为今日的……事而被迫同意的,我不想公子这么做,你也不必这么做。公子不必勉强自己,莺莺也不希望强人所难。”

    谢丹红惊愕道:“莺莺啊,你糊涂了啊,林公子要娶你,你怎么还拒绝了?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么?”

    谢莺莺冷目瞪了谢丹红一眼道:“妈妈。你还敢说。若非你今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事情怎会如此?不错,我确实非常的喜欢林公子,这一辈子能得林公子这样的人托付终身,正是我梦寐以求之事。但那也不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逼迫他同意。你这么做既是对我的辱没,也是对这份情感的侮辱。我哪怕一辈子对公子的感情无所寄托,也不愿用这种手段来玷污这份情感。你若不是养育我张大的妈妈,我岂会饶了你?正因为你是我的妈妈,我只能认了,但却不能因此来逼着林公子做他不愿做的事,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我的儿,莫数落我了,我知道错了。我给林公子磕头赔罪还不成么?”谢丹红满脸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不明白的,你怎会明白。”谢莺莺叹道。

    谢丹红哭丧着脸道:“莺莺啊,妈妈太蠢了,妈妈是猪油蒙了心了。可是,现在事已至此,你……清白身子也没了,这可如何是好?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谢莺莺红着脸狠狠的瞪着她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