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一一章 心事

作品:《大周王侯

    高慕青缓缓跪倒在坟前一侧,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又拿出一串纸钱来点燃,慢慢的一小片一小片的烧着纸钱。火苗跳跃着,映红了那张美丽却又冷傲的面孔。<p>

    “爹爹,今日是你忌日,女儿来拜祭您来了。一眨眼您都过世整整一年了,爹爹,你可知道女儿多么想念您么?爹爹好狠心啊,一句话都没留便走了,留下女儿孤零零的在这世上受苦……”高慕青轻声絮语道。<p>

    林觉听的真切,心中恍然大悟。原来今日竟然是高元奎去世一周年的忌日,自己来的可真是巧了。难怪坟前那么多的贡品和纸钱,自己赶了个好日子。周年忌日,自然是很多人前来祭拜了。还好自己来的时间是傍晚,来祭拜的人都已经结束了,否则怕是在悬崖上一冒头便要被逮个正着了。<p>

    “爹爹原谅女儿到现在才来拜祭您,今日一早义兄他们便张罗着来祭拜,很多人一起,弄得闹哄哄的。他们要女儿跟他们一起来,女儿没答应。女儿不想跟他们一起来,不想看他们在您坟前闹腾的样子。女儿对仇彪的态度您是知道的,我不想跟他一起来,免得被人传出流言蜚语来。再说,女儿想单独的跟您说说话,不想他们在旁吵闹。所以等他们全部拜祭完毕了,女儿才来了。爹爹应该明白女儿的心思的,不会怪我的。”<p>

    林觉微微点头,刚才自己还疑惑高慕青为何到傍晚时分来拜祭,原来这便是缘由。这也从侧面证明,这位高慕青大寨主对那个仇彪是敬而远之的态度。<p>

    “爹爹,女儿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猪耳朵,咱们洪泽湖的大鲤鱼,还有你喜欢吃的糕饼,爱喝的清酒。这都是女儿亲自采办的,菜果都是女儿亲自下厨烧好的,爹爹你好好的享用。若是觉得好吃,托个梦给女儿,女儿下次还给您做。”<p>

    高慕青缓缓的起身,坐在坟旁的一块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歪着头看着纸钱跳动的火焰轻声絮语。<p>

    “爹爹啊,女儿现在很是迷茫的很,您一手创下了这片山寨,庇佑了被朝廷迫害的天下英雄。您在世时山寨何等的荣耀,山寨中的众人过得也很快活。可是现在您撒手去了,留下这么大的山寨,数千人的摊子。女儿虽被推为大寨主,继承您的位置,但是您知道的,女儿是不善于此的。还有您的那位义子仇彪,他最近闹得很不像话。现在山寨中的事情都是他在管,他行事也越来越激进。爹爹当初的意图只是要有个安身立命之地,不愿太过挑衅朝廷,故而才有了山寨壮大和存在的可能。可是他现在四处派人袭击县城市集,招募那些杀人越货的恶徒进入山寨。最近更是连朝廷的漕运船队都袭击了,还劫持了当今太后的寿礼船。这些事让女儿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p>

    “女儿也找仇彪谈过话,告诫他不要如此的激进,不要惹的朝廷下定决心剿灭我山寨。可是他不听啊。女儿虽然是大寨主,可是除了您手下的几名叔叔帮我,其余人都已经是他的人了。而且……而且他还三番五次的向女儿提亲,缠着女儿不放。女儿深以为扰。您在世时便回绝了他的提亲,现在您不在了,他更是贼心不死。不过您不用担心,他还不敢对女儿怎样,毕竟他知道女儿也不是好惹的。”<p>

    “……女儿有时候想想,真的想撒手不管离山寨而去,可是又一想,这山寨是爹爹和众位叔伯二十年的心血,是我们的家了啊。女儿就这么不管而走,岂非是辜负了爹爹?爹爹泉下有知,也必会怪女儿的。可是女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女儿不是当寨主的料啊。爹爹啊,您泉下有知的话,托梦告诉女儿该怎么办才好吧,女儿真的很苦恼很苦恼……”<p>

    高慕青坐在那里,低声的向故去的父亲倾诉着自己的心事。林觉藏身树冠之上听的聚精会神。这一趟原以为空手而回,然而却没想到收获颇丰。高慕青的这些话那可都是绝对的秘密,在高元奎坟前的这些话都是她的心里话,这些话中不但袒露了心迹,而且暴露了山寨中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事情若非是在此时此刻,那是绝对不可能听到的,不仅让林觉听明白了山寨之中现如今的格局和情势,也让林觉知道了高慕青和仇彪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对于仇彪的内心里的看法。<p>

    若说昨晚刘大宝的话只是点到了一些东西,却未能让林觉去完全相信他所说的话。那么此刻听高慕青的这些话,便已经坐实了一些事情。<p>

    其一,龟山岛山寨并非铁板一块。仇彪咄咄逼人,高慕青身为大寨主但其实并不能掌控局面。<p>

    其二,高慕青对仇彪不满,仇彪掌控山寨之心昭然。仇彪对高慕青有垂涎之心,这也得到了证实。而且耐人寻味的是,高慕青的话中提及了老寨主高元奎在世时便已经拒绝了仇彪的提亲。这一点更是让林觉觉得兴奋。就像之前自己所分析的,仇彪既是高元奎的义子,又深得高元奎的信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仇彪是延续山寨辉煌巩固山寨的最佳办法,但高元奎居然拒绝了仇彪,这当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正是林觉所要探究的。<p>

    仇彪有野心,仇彪对高慕青垂涎,然而高元奎却打压了仇彪。然后高元奎暴病而死。这些事之间是否存在着一条暗中的联系,这是绝对值得探究的。这也坚定了林觉要挖坟的决心。这个高元奎的坟是挖定了。<p>

    ……<p>

    天黑之后林觉才回到了营地,刘大宝早已急的骂娘,所有人都要准备出去巡逻了,却缺了林觉。待会交接点名的时候刘大宝可不知如何是好。<p>

    然而当林觉拎着鼓鼓囊囊的大包袱回来的时候,刘大宝的气消了。他知道那大包裹之中都是酒肉夜宵,看在这些东西的面子上,也不能冲他发飙。<p>

    “林兄弟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差点我便要派人去找你了。哎,我不是说了么,早些回来早些回来,不要教我难做嘛。”刘大宝的满腔怒气化为了埋怨。<p>

    但接下来林觉的话让他怒气全消。林觉附耳告诉刘大宝,他之所以晚回来,便是去岛南山腰上的妓寨去转了一圈,打听到了妓寨之中从外边新弄来了几名水灵灵的雏儿,林觉打算请刘大宝去舒坦舒坦。<p>

    刘大宝乐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山寨之中虽然应有尽有,但有些消费可不是他们这些收入微薄的小喽啰能够消费的起的。他们可以偶尔的吃些酒肉满足口腹之欲,但像是山寨中的妓寨之类的地方,他们绝对消费不起。有家眷的自然无所谓,那些没家眷的便只能攒几个月的月例然后一晚上全送在那里。要不便只能玩玩那些徐娘半老的,价钱也便宜些。至于什么水灵的雏儿,更是想也别想了。<p>

    刘大宝单身一人,没有家眷在岛上。生理问题除了打打手铳之外,便只能在那些老的皮都发皱的低级妓女身上解决。那也仅仅是解决而已,可谈不上什么享受。然而这位林兄弟说了,要请他去玩雏儿,简直把刘大宝要乐的疯掉。<p>

    “兄弟啊,这怎么好意思啊,这等事……嘿嘿,怎能让你花钱?这多不好意思啊。”刘大宝搓着手低声笑道。<p>

    林觉呵呵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兄弟想交你这个朋友嘛。何为生死之交,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一起打过仗,一起嫖过娼,才算是生死之交么?我跟你说,那几个雏儿我见了,当真是手一捏便出水的货色。”<p>

    刘大宝口水都要下来了,心里已经痒的不行了。<p>

    “兄弟说的好,生死之交,自然是要一起去干那事儿的,那咱们什么时候去?”<p>

    “刘队正,要去便这几日去,免得被人抢先了,便不新鲜了。还有,我打算请七小队的于队正,第九队的赵队正一起去。您看如何?”<p>

    “干什么请他们?银子多的没出花么?还是你也要攀他们的高枝儿?”刘大宝不满的道。<p>

    林觉忙摆手道:“刘队正想到哪里去了,兄弟是想以你的名义请他们去快活,人情是你刘队正的。兄弟绝对不出面,只出钱。”<p>

    “……那你图的什么?”刘大宝楞道。<p>

    林觉咂嘴道:“不瞒队正说,我想请队正出面帮个小忙。第七队和第九队里有我们一起上山来的几位兄弟,我想请队正跟那两位队正说说,能不能将我那几位兄弟调换到咱们这里,或者是将我调到他们的队里也成。我没别的意思,绝非是不愿在刘队正属下,只是我们那几位兄弟一起落草,现如今面都见不到,甚是想念。我那几位兄弟也都是怀里揣着银子的,要孝敬也要孝敬刘队正啊,免得他们孝敬了别人。总之说到底,我是想要兄弟们在一起做事。”<p>

    林觉说的话虽然有些混乱,但刘大宝却是听明白了。这山上有不少人上山来是结伴搭伙前来的。而为了防止这些人抱团,所以原则上是将他们打散分配到各小队之中。林觉所说的事儿其实在下边也很普遍,个小队之间也经常达成交易换人,虽是上面不允许的,但其实一直都有。<p>

    放这位出手豪阔的林兄弟走是不可能的,难道让他去孝敬别人去?更何况林兄弟说了,他那几位兄弟怀里也揣着银子的,要是把他们都弄来,今后的日子可就好过了。吃喝什么的不用说,妓寨里怕是也能多去几趟。至于此事的操作难度嘛,没有什么是一次解决不了的。那两位跟自己一样,每天也是急的更不能抓个母猪来弄一弄的主儿。<p>

    “林兄弟,原来你是如此的重兄弟情义,你放心,你那几位兄弟我一定给调过来便是。不为别的,就为你这份重情重义,就为我刘大宝跟你林兄弟有缘。这事儿便这么定了。”刘大宝当即拍板。<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