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长安城来人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你说得对,此番只能以强权镇压,否则军中必生乱象。”李傕赞同的一点头。

    “两位觉得如何?”郭汜见李傕同意,又将目光看向了张济和徐荣。

    “只能如此了。”两人相视一眼,赞同的一点头,不过看他们双眼深处,似乎流露着一种不一样的光芒。

    于此。

    今日的长安城内变得不再平静。

    五万支箭矢射入了城内各处,不仅仅是西凉军捡到了,还有许许多多的城中百姓捡到了。

    郭汜他们以强权镇压,意图将劝降书的影响降到最低,可是他们毕竟不能掌控完全,他们一心为自己,而他们下面的小将,士兵也是为了自己。

    得知董卓已死,现在还在对抗当今天子,城中二十万西凉军已经变得人心惶惶,非常的不安。

    古往今来,与朝廷天子作对的叛逆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暗地之中,有许多的西凉兵已经生出了投降的想法,只不过不敢表露。

    此刻。

    徐荣的军营之中。

    “张将军,相信你也看到了,当今天子谋略非凡,郭汜想依靠长安城坚与之抗衡,可在我看来却是不自量力,如果我们紧跟着郭汜,结果就是死路一条。”徐荣严肃的说道,而他的对面便是一开始提出了开城投降的张济。

    “郭汜早就防着我们了,否则长安城最重要的正门和东门就不是给他们把守了。”张济沉吟了一声,说道。

    “依你之见,现在我们该当如何?”徐荣问道。

    “天子有滔天谋略,更有吕布为大将,谋勇双全,这一次劝降书投入城中,我大军都会人心惶惶,有投降之意,士气未战便跌落谷底,如若等到天子大军强攻,只怕还没打弃械投降的人就不计其数,所以我觉得可以先行派人面见天子,言明我等的投效之心,他日就算城破,天子应该也会放我们一条生路。”张济想了一会后说道。

    “张将军说的不错,太尉已死,与天子抗衡无异于找死。”

    “这天下毕竟是天子的,只需要一旨诏书,天下诸侯就会兴兵,我们二十万大军也如同螳臂当车啊。”徐荣赞同的一点头,看来也有降意。

    “看来徐将军是同意面见天子,言明我等臣服之心?”张济喜问道。

    “我闻令侄勇力超群,师承枪神童渊,自身有北地枪王之称,此番面见天子可让令侄前去,一能够顺利出城,而能够表现我等臣服天子的诚意,你觉得如何?”徐荣目光一转,提议道。

    “好。”张济似乎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投效,当即同意。

    到了深夜。

    一单骑从张济镇守的城门冲出,朝着刘协军营所在疾奔而去。

    目光移转。

    “终于到了,面见天子,叔父交给我的重任。”

    在大汉连绵的营帐外,一个单骑来到,但他还没晃过神。

    “来者何人,竟敢闯我大汉营帐。”

    “包围。”

    一声叱喝,一名偏将便带着几百个将士从营帐内冲出,将来人包围。

    “将军息怒,我乃长安城张济侄儿,奉叔父之命觐见陛下,还请代为通传。”来人赶忙从马上下来,拱手对着偏将道。

    “张济侄儿。”偏将顺眼一看,透过火把打量起了来人,不得不说,来人一身轻装汉服,显得极为洒脱,模样也是极为俊逸,英姿飒爽。

    见此,此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张绣。

    “想要觐见陛下可以,但不能留下任何利器。”

    “搜身。”偏将大声令道。

    “诺。”几个士兵一拥而上,将张绣身上搜了一遍,除了一张卷轴书信外,再无其他。

    “看来你很有诚意,竟然没有带任何兵器。”偏将看着张绣道。

    “觐见陛下,末将岂敢逾越。”张绣拱手说道。

    “来人,带他进去觐见陛下。”偏将摆了摆手,直接让士兵领着张绣进去。

    可这时。

    张绣却是诧异了“敢问将军,难道不事先禀告陛下吗?”

    “哈哈哈,陛下神机妙算,早料到长安城中会来人,便早早下旨让我们于营帐外等候,结果真不出所料。”偏将大笑道。

    闻言。

    张绣脸上涌现了一种敬畏之色“当今天子果真不是凡人。”

    军营中心主帐。

    刘协居于主座,吕布,张辽,贾诩等一众文武居于左右。

    “启奏陛下,长安城来人,在帐外等候。”

    这时,帐外进来一个亲卫,单膝跪地禀告道。

    “陛下睿智,果真不出您所料。”吕布敬佩的看着刘协道。

    “宣。”刘协笑了笑,一挥手。

    “遵旨。”亲卫立刻起身出去,把张绣叫了进来。

    “罪臣张绣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年,大汉万年。”

    张绣进入营帐后,直接朝着刘协拜倒高呼道。

    “张绣。”刘协双目中透出一抹异彩。

    在原本的三国历史上,他与赵云,张任师出同门,一身枪法炉火纯青,也可为一大将。

    “平身。”刘协一挥手,威声道。

    “谢陛下隆恩。”张绣缓缓站起来,余光看向了高座上的刘协,心底一惊,不由暗叹“当今天子果非常人,如今威仪,当为大汉明君。”

    “你自长安城来,有何事?”刘协看着张绣,明知故问道。

    “当日董卓谋逆,兴兵把控洛阳,此事我叔父从头到尾没有决策之权,并且兴兵之时,我叔父居于凉州,从未触犯陛下天颜,今日陛下御驾亲征,我叔父深知陛下威仪,愿开城祈降,请陛下接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