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劝降书的作用(加更)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将军,敌军退了,我们是否出城追击?”一个小将看着李肃问道。

    “主公有令,我大军坚守不住,更何况敌军势大,追击就是死路一条。”李肃看着退去的朝廷大军,严肃说道。

    “将城楼清理,伤员让军医救治。”李肃大声令道。

    “诺。”

    城楼上,城内的西凉兵开始清理现场。

    而这时!

    当他们清理朝廷弓箭手射入城内的箭矢后,惊讶发现了问题。

    “这箭上面怎么绑着纸张?”

    “而且每一支箭上面都绑着的?”

    许多清理箭矢的士兵看到了去箭上的劝降书。

    当他们带着好奇之意打开了劝降书,顿时就震惊了。

    “这…这是当今天子的亲笔劝降书。”

    “董卓已经死了?当今天子重新掌控了大权?”

    “这……传言难道是真的?”

    当看到了劝降书后,许多的西凉兵都恍然回神,明白了过来。

    为何这段是会见不见董卓,为何会忽然从司州撤离,撤到了这长安城。

    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董卓已死,天子掌权,如今御驾亲征,诛灭叛逆。

    “主公在骗我们,此番根本就不是吕布兴兵谋逆,而是我们在谋逆反抗天子王师。”

    “难道之前城前大军簇拥的不是某个大将,而是当今的天子,我大汉的皇帝陛下?”

    看到劝降书,再联想到了之前大战之时,成千万军簇拥的威势身影。

    他们恍然一想,那身影虽驾马,但未曾穿上甲胄,更未戴战盔,而是身着龙袍,头戴冕旒,俨然就是天子的装束啊。

    “天子御驾亲征,我们都是叛逆,如果城破了,我们就会被诛灭九族”

    等他们完全想清楚之后,一种惊恐在他们的心底蔓延。

    天子啊,那可是大汉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只要是大汉子民,无论是谁,谈及天子无不敬畏。

    毕竟天地君亲师的思想是自幼年开始就被灌注的。

    每一个人的下意识下,反抗天子就等同于找死。

    此刻清理战场的人不仅仅是城楼的西凉兵,之前流矢射入了城内各处,许多西凉兵有意无意的捡到了,当看到劝降书后,几乎每一个都生出了想法来,他们都明白了此刻的地位,叛逆。

    与天子作对的叛军。

    “你们在看什么?”

    因为劝降书的缘故,许多的西凉兵陷入了沉思,而这也被李肃注意到。

    “将将军,难道太尉已经死了吗?”一个小兵颤声的问道。

    “混账,你大胆,居然敢诅咒太尉?”李肃眉头一皱,呵斥道。

    “小人不敢,是是城外的敌军射进来的箭上所带的劝降书所至,上面说太尉已死,天子御驾亲征啊。”小兵惶恐跪地,将手中的劝降书捧着递给了李肃。

    “劝降书?”李肃带着疑惑,接过了小兵手中的纸张,顺眼一看,顿时就神情大变:“所有人严阵留守,如若敌军来犯,全力防守,本将先行回去找主公。”

    说完。

    李肃便快步离开了城楼,没有看到众多西凉兵越来越狐疑的眼神。

    显然李肃此番的表现出卖了他,让众多西凉兵更为认定董卓已死,可以料想到,今日过后,整个西凉军中都会传遍劝降书的内容,贾诩的计谋已经成就大半。

    太守府内。

    李肃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主公,大事不好。”李肃严肃道。

    “怎么如此慌张,难道城门被攻破了?”郭汜惊慌问道,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是。”李肃摇了摇头。

    “那为何如此急?”郭汜诧异问道,有些不悦。

    “主公,你看这劝降书。”李肃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手中的劝降书对着郭汜一递,后者直接接过来一看,如同之前李肃的表情一样,变得无比凝重。

    “这劝降书被敌军投入城内多少?”郭汜严肃问道。

    “不计其数。”李肃想了想,老实回道。

    “立刻传令下去,任何人敢私藏劝降书,议论劝降书内容者,杀无赦。”郭汜眼神一冷,狠狠道。

    “主公,这只怕治标不治本啊,如果因为这劝降书缘故在城中杀戮将士,那士气会大损啊。”李肃劝道。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如果让全军都知道太尉死去,天子御驾亲征的消息,士气将更为大损,我军就离兵败城破不远了。”郭汜愤怒道,他作为曾经董卓信任的部将,虽说没有李儒的谋略,但也不蠢,他何尝不知道这是一个阳谋,根本无法避免。

    “主公说得对,只能如此了,如果城破,我们一个都活不了。”李肃咬牙一想,也是想明白了。

    “还有,立刻请李傕,徐荣他们过来,本将有要是相商。”郭汜想了想道。

    “诺。”李肃领命退了出去。

    “小皇帝,没想到你这么阴险,居然用出这等手段,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郭汜双眼阴冷的看着天空,显出了无尽愤怒。

    没过多久。

    李傕,徐荣,张济三人便来到了太守府。

    看着一脸怒气的郭汜,都很是诧异。

    “郭将军,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这么急把我们叫过来?”李傕好奇的问道。

    “你们看。”郭汜将劝降书对着三人一递。

    “当今天子竟有如此谋略,这劝降书如若传遍全军,无需天子攻城,我们就会内乱,被天子趁虚而入啊。”徐荣凝重的说道。

    “我自然也是看明白了才找你们商议,如今想要解决这劝降书的办法只有一个,以强权镇压,禁制军中任何人私藏此书,禁制任何人议论,违令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