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吕布挑衅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对于董卓的死讯,在郭汜他们撤离司州前就商议了,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知道。

    董卓虽然拥兵自重,十恶不赦,但是在西凉军中颇有威望,也算是将西凉诸将凝聚在一起的主心骨,如果董卓已死的消息传出来,西凉军会瞬间军心涣散,士气全无。

    所以郭汜他们谎称董卓已经回了凉州。

    至于刘协御驾亲征,大军杀来,郭汜他们更是瞎编乱造,直接改为了吕布背信弃义,率军来攻,更是将本有的十五万大军说成了不到十万,让长安城内的西凉军放心。

    “将将军,如若吕布攻城,我我们能够挡得住吗?那可是第一猛将吕布啊。”一个偏将忐忑的看了一眼城前的大军,随后向着李肃问道。

    “不要慌,我们有兵马五万,另外还有李傕,徐荣将军他们的兵马在后,就算吕布一人勇力再强也不可能攻破城门的。”李肃正色的说道。

    踏,踏踏。

    一阵阵脚踏雷霆的震动,十五万大军声势撼天,锐势急进,一步步迫近着长安城,大军之中分各种阵型,最前为骑兵,其次为盾兵步卒,再有弓箭手。

    而此刻大军的最前军阵已经距离长安城不到千米。

    “弓箭手准备。”李肃看到此景,急忙调集弓箭手就位。

    上千弓箭手立刻弯弓搭箭,锁定着城下,只待大军靠近,就将万箭齐发。

    “大军止步。”

    在距离长安城不到六百米的时候,刘协大手一挥,圣旨下达。

    天子一令,万物慑服。

    麾下将士无不唯命是从。

    轰!

    整个大地都轰鸣的一震,好似天塌地陷,十五万将士同时落定,同时一声暴喝“喝。”

    好似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大喝,震天动地,强大的音波直冲长安城,令城楼上的西凉兵都为之惊惧。

    “那人是谁?为何有如此威势?”

    城楼上,李肃看着万军簇拥中心的刘协,心底莫名生出了一点敬畏之意。

    修帝道,自有帝道霸气加持于身。

    虽然刘协还未聚拢气运,建运朝,但他身为一国之主,大汉天子,在修炼帝道之后,气运已经在他的身上汇聚,无形之中便是帝威,一眼看去便能感受。

    大军落定。

    侯立在刘协左右的吕布,张辽等将蠢蠢欲动,想要去阵前叫阵。

    这时。

    “启奏陛下,请容臣前去叫阵。”吕布当即拔得头筹,对着刘协拱手请命道。

    “去吧。”刘协威严一点头。

    “遵旨。”吕布当即策马而动,手持方天画戟,驾赤兔马,单骑朝着长安城飞奔而去。

    当到了城前不到百米时,吕布拉住马缰,冷冷目视着城楼之上。

    “大汉天子陛下御驾亲征,诛灭叛逆,吾乃陛下敕封并州飞将吕布是也,何人敢来与本将一战。”吕布抬起方天画戟,一指城楼之上,充满了挑衅之意。

    “吕布真的是吕布。”

    “他的勇力天下无双,何人是他的对手?”

    听到吕布之名,城楼上的西凉兵一阵人头涌动。

    当初董卓兵控洛阳时,吕布为将,以一戟之力斩杀西凉军数十员大将,打得董卓毫无招架之力,最终还是在兵力的威胁下才打退吕布,但是吕布的勇力也被西凉军所敬畏,自吕布当初假意投效董卓后,更是被西凉军称为军中战神。

    “吕布,你这叛徒休得猖狂。”

    “当初太尉赐予你赤兔马助你驰骋战场,更封你为侯,你知恩不报也就罢了,如今居然反过来攻打太尉。”李肃忍着恐惧,冲着城下的吕布呵斥道。

    “你可知当初本将为何会委曲求全,投效董卓,还亲手斩了我父的头颅?”吕布双眼透着愤怒道。

    “你为了荣华富贵,杀父求荣,天下何人不知?”李肃也是冷笑道。

    “我父为报汉室之恩,亲手命我斩下他的头颅,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董卓,匡扶汉室,如今我做到了,董卓已被陛下亲手诛杀,董卓已死,尔等如若还不思悔改与陛下抗衡,当诛九族。”吕布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怒喝道,声音传遍城楼内外,震惊众人。

    “太尉千秋无期,怎么可能死。”

    “你散播谣言,却是想令我们士气大损,众将士不要相信他的话。”

    “给我放箭。”

    李肃大喝道,一挥手。

    “杀。”

    城楼上的弓箭手纷纷将弓箭锁定吕布,毫不留情的放射过去。

    咻咻咻。

    千道利箭同时抛射而下,构成了一阵密集的箭雨,朝着吕布洒去。

    “今日本将只是来提醒尔等一句,如若尔等还助纣为虐,甘为逆贼背叛天子,待得城破之日,尔等九族当灭。”吕布看着天空洒下的箭雨,没有丝毫慌张。

    右手一动,方天画戟猛地抬起,挥舞间,构成了一阵密不透风的防线,叮叮当当,凡是靠近吕布周身方圆的箭矢都被直接荡开,而吕布半挡半退,策马回归本阵。

    作为三国第一猛将,吕布自然有着他强大的实力,相隔百米的距离想要以箭矢夺取他的性命还做不到,除非万箭齐发,躲无可躲。

    “不愧是三国第一猛将,凭借这一身实力应该都能够与后天六重的修炼者比拟了。”刘协注视着吕布的威姿,不由想到。

    “启奏陛下,他们胆小如鼠,不敢出城迎战。”吕布回归本阵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如若什么人都敢挑战你吕奉先,那他们就真的是不要命了。”刘协大笑道,也不无对吕布勇力的赞赏。

    “回陛下,正如军师所言,他们是打算把长安城当龟壳,据守不出了,看来还是得按军师的攻心计划执行了。”吕布目光看着长安城,随后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