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丁原的牺牲大义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陛下聪慧,臣敬佩。”

    “当日董卓入京,陈兵洛阳,我父丁原率五万并州铁骑挥军来救,但董卓麾下兵马太强,又占据洛阳高城,我父终究不是对手,所以义父命我暂时居于董卓麾下,等待时机,诛杀董卓。”吕布说着,忍着脸上的几分伤怀,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恭敬对着刘协一递“此乃我义父给陛下的亲笔信,里面言明的一切,还请陛下一阅。”

    刘协点点头,接过了书信,打开一看。

    “罪臣丁原,在此向陛下拜竭了,苍天无眼,乱我大汉天下,先有黄巾之祸,又有宦官之乱,让我大汉国力大损,才有此董卓兴风作浪,把持朝政,臣丁原身为汉臣,食汉禄,断不会让此等国贼霍乱天下,残害陛下。”

    “故,点齐五万并州铁骑,驰骋洛阳救驾,但董卓隐忍多年,麾下兵马众多,臣区区薄兵却是无法与之对抗,正巧董卓麾下李肃笼络微臣之义子,丁原有感陛下之为难,如若再任由董卓把持,陛下恐遭不测,于是臣命我儿吕布斩下我之头颅,献给董卓,以此换取董卓之信任,长久以往,必可助陛下灭董卓,重塑天下,完成此举,臣死而无憾,罪臣丁原献上。”

    这上面便是书信上所有的内容了。

    每一句话都是发自丁原临终前的肺腑,每一句都表述了他对汉室的忠诚。

    为了刘协,他情愿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换取了吕布在董卓身边的机会。

    “丁原,丁建阳,我大汉之功臣,朕永不会忘记。”

    将书信看完之后,刘协的心底也是感到了震撼。

    历史记载,丁原死于吕布之手,乃是吕布为了荣华富贵和赤兔马,可眼下一看,真正的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

    一切都是丁原的算计,为了拯救汉室天下的算计。

    “丁原忠义,我等敬佩。”卢植等官员也都是赞叹说道。

    “混账你们在算计岳父,吕布,你不得好死,西凉军不会放过你。”李儒听到了前因后果,脸上闪过无尽的怨恨。

    当初吕布来投时,看到了丁原的人头后,李儒也是深信不疑,完全没想到吕布用的是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董卓。

    “敢问陛下,这李儒如何处置?”吕布冷冷扫了李儒一眼,随后问道。

    “斩!”

    刘协面无表情,轻吐了一个字。

    身为帝王,必须杀伐果断,不可有任何圣母心肠,更不可以有怜悯。

    “遵旨。”

    吕布当即领旨,手中方天画戟一扬,朝着李儒的头颅斩了过去。

    噗呲一声。

    人头落地。

    相继董卓之后,他的第一智囊也是随着他而去,堕入地狱。

    “董卓已死,西凉军群龙无首,此乃朕重掌朝纲的大好机会。”刘协大声说道,目光扫视群臣。

    “陛下英明。”卢植等臣齐声道。

    “吕布,曹操听令。”刘协当即喝道。

    “臣在。”吕布和曹操单膝跪地,等候旨意。

    “洛阳城内,董卓的西凉军不多,只有数万,其根本还是先帝所创建的西园八尉,总计十万兵马,要想灭西凉,重塑朝纲,唯有将此大军掌控在手。”

    “吕布,我命你派军两万相助以曹操,掌控西园八尉,不得有误。”

    “另,再携本部三万兵马,平定洛阳城内的西凉兵马,投降免死,不降诛杀。”刘协大声下令道。

    “臣领旨。”吕布,曹操恭敬领旨。

    “张辽,你率一千兵卒保护陛下,高顺,侯成,你们随本将平叛。”吕布大声对着麾下将领令道。

    “诺。”

    众将领命,纷纷行动。

    今日之举,多亏当初丁原留下的后手,否则刘协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有兵可用。

    等今日这一战定下后,刘协将重掌大军,重塑朝纲。

    “陛下力挽狂澜,有勇有谋,我大汉万幸啊。”

    刘协运筹帷幄的将后续事宜布置,也让卢植等臣子心安不已。

    “至于你们”

    刘协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被擒拿的几十个不义官员的身上。

    从古至今,有一句话叫做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而这些官员为了保全自身,已经抛弃了最基本的忠诚,投靠了国贼董卓,刘协绝不会让这些人逍遥法外。

    “饶命,陛下饶命啊我们都是为了家人,我们都是被董卓逼迫的啊”

    这些官员跪在地上,凄惨的求饶着。

    但很可惜,刘协不是什么妇人之仁,他们的祈求也改变不了刘协的决策。

    “全部斩了。”刘协冰冷道。

    “诺。”

    张辽恭敬领旨,士兵一拥而上,兵器扬起,准备就地处决。

    “谁敢动我。”

    “吾乃当朝太傅,先帝敕封的辅政大臣。”

    这时。

    在这几十个官员中的一个暴跳起来,冲着围来的士兵大吼着。

    “袁隗,他居然也背叛了陛下,坐视陛下受董贼欺凌。”

    “该死,四世三公的他居然如此不义,真是可耻至极。”

    听到这老者的声音,卢植,杨彪等大臣都是眉头一皱。

    刚才的场面太过混乱,让他们没有注意到袁隗。

    “陛下?”

    张辽目光一转,看向了刘协。

    “袁隗,你还要脸说自己是当朝太傅?”刘协缓步一动,走到了袁隗的面前。

    “我袁家四世三公,大汉王朝能有今天我袁家功不可没,今日之举,我虽然没有出面对抗董卓,但也是为了隐忍。”袁隗不知羞耻的道,显然是想开脱他不忠不义的嫌疑,而且还想仗着他世家大族的身份来威胁刘协,让刘协不敢对他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