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赌约,接孤一剑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灭灵箭一出。

    洪七公,黄药师两大先天境敏锐感应到了杀机的存在。

    “为什么这箭矢让我有强烈的威胁感?”两人心底一惊,有些慌的看着周边的禁军。

    灭灵箭,看似普通,却给予他们的威胁不弱于同等级的强者。

    “众将士听令。”

    典韦威声喊道,抬起的手作势就要压下,到那一刻,便是千箭齐发的一刻。

    “汉军便是如此霸道吗?”洪七公两人的心底如同死灰。

    “住手吧。”

    也就在两人有些绝望的一刻,刘协的声音响彻而来。

    “臣等恭迎王上。”

    闻声。

    典韦立刻收起了杀机,与周边的禁军将士一同拜倒在地,高呼道。

    “免礼平身。”刘协缓步踏足,一跃而起,飘然落在了屋檐之上。

    “汉王?”

    洪七公,黄药师的目光立刻看了过来,有些敬畏。

    因为他们发现凭他们的实力居然看不透刘协,甚至在刘协的身上感应到了一种威胁感,不弱于当初华山论剑时间,他们所面对的王重阳。

    “如此年轻便有如此修为,他难道真的是天命之子?”洪七公有些惊诧的想到。

    “你等可知未经孤的宣召来孤行宫可是何罪?”刘协目光一转,带着迫压之色的落在了两人的身上。

    看着刘协的表情。

    两人神情也是极为慌张,慌忙道:“请汉王息怒,我二人来此绝无恶意,只为恳求汉王一件事,只要汉王答应,我二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的徒弟黄蓉当日不识天数,对抗大汉大军,虽犯大罪,但还请王上看在她一介女流的份上饶恕她,如果汉王愿意,我愿意将我丐帮不传武技献给王上。”洪七公道。

    “我也愿意将我桃花岛不传之功,包括九阴真经全篇献给王上,只求王上放过小女。”黄药师也是一咬牙说道。

    九阴真经。

    当世除了王重阳掌握着全篇外,另外的便是黄药师了。

    但这却是属于黄药师的禁忌,为了得到九阴真经,黄药师的妻子便是因此而死,因为黄药师虽得到了此界最强功法,却是不曾修炼,视为禁忌。

    而如今为了救女,他却是将埋藏在心底的禁忌提及了。

    “郭靖杀我大汉将士,已犯株连全族之罪,吾大汉律法,无论皇亲国戚绝不容情,郭靖明大义,最后自尽了断,孤也赐予他侠之大义之名,且没有株连全族,你等却来与孤讨价还价,却是觉得孤传下的旨意不作数?”刘协瞥了两人一眼,隐隐间,透出更强的迫压。

    “我等乃是江湖平民,自然不敢违逆王上旨意,但请王上看在我二人为救徒,女的情谊下,饶过黄蓉,在此,我二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洪七公低着头,再次恳求道。

    今日二人的姿态放得极为低。

    如若让江湖中人看到,也必然大惊失色。

    因为眼前向刘协低头的人是堂堂的中原五绝之二,皆是声名响彻的先天境强者啊。

    看着两人的姿态,刘协沉吟了一会,忽然开口道:“孤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带走黄蓉,但要看你们珍惜不珍惜。”

    “请王上言明。”两人激动道。

    “如若你们能够承受孤一剑之力,孤让你们带走黄蓉,如若无法承受孤一剑,不仅黄蓉你们带不走,包括你们也要为孤效力,如此赌约,你们可愿尝试?”刘协淡淡一笑,开口道。

    “接王上一招就让我们带走蓉儿?”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皆是带着思索之色。

    “当初华山论剑时,王重阳尚且不能一招大败我等,这汉王实力虽强,足以比拟当初的王重阳,但也绝不可能一招打败我二人。”

    “想要强行带走蓉儿已是不可能,只能答应汉王的赌约,否则再无办法。”

    想到这,两人的心底一硬,几乎同时有了决定。

    两人一个是黄蓉的师父,一个是黄蓉的父亲,自然关切无比。

    “王上的赌约,我们二人接受了,但请王上莫要食言。”洪七公说道,看似邋遢的他,此刻也变得无比正色起来。

    “孤一言九鼎,自不会出尔反尔,但孤也告诫你二人,如若你等不履行赌约,那也就休怪孤无情,丐帮,桃花岛,孤都将之夷为平地。”刘协冰冷看了两人一眼,带着强烈的威胁感。

    这等帝皇威严,让两人真切感受到了属于帝皇的毋容置疑,一怒之下,浮尸千里。

    “我等以武者之名起誓,绝不会违背赌约,如若违背,天打雷劈。”两人一咬牙,当即发誓道。

    见此,刘协满意的一点头,当即一挥手,对着典韦道:“带着所有将士撤退到千米之外。”

    “臣领旨。”

    对于刘协的旨意,典韦自然是从无质疑,而且以刘协的实力,典韦根本不相信洪七公二人能够伤到刘协。

    当即便带着周边的禁军撤离,方圆之地只留下了刘协三人。

    “你二人可曾准备好?”刘协淡漠一笑,泰阿剑出鞘,带着慑人的寒芒。

    “准备好了,请王上出招吧。”

    洪七公,黄药师的神情异常凝重,虽有两大先天境,但面对刘协这慑人的气势,也不由让他们的心情极为沉重。

    “孤只会出一剑。”

    “一剑后,你等败,为孤效力,如若一剑后孤胜,你等为孤效力。”

    刘协开口说着,丹田的内力如洪流般涌出,加持于泰阿剑上,令整个剑身颤动,凌厉的剑气破空,透着森严杀机。

    “此剑,乃是孤以此界最强剑道而领悟,独属于孤的王之一剑。”

    话音起。

    刘协身上的帝威迫压之势变得愈发恐怖,属于刘协的王道剑意出现,化作了无穷的剑意冲天而起。

    “但愿你二人能接下孤这一剑。”

    刘协淡漠一笑,手臂一震,徒然间,剑势而起,徒然间斩出。

    王之一剑,属刘协结合独孤求败所留下的剑意创造出属于自身的剑道,自创出后,从未展现过威力,今日便以这两大先天境强者试剑。

    看看属于刘协的王之间威力如何,能够达到何等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