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迂腐,愚忠,懊悔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原本我大汉破城可不会吹灰之力,但有一先天境阻挡,导致我大汉精锐重甲铁骑损亡数百人,臣与奉先合力出手,才顺利才此人重创镇压,如今顺利擒拿,等候王上发落。”赵云提及郭靖时,脸上也是闪过了一抹愤怒。

    几百名重甲铁骑啊,这可都是耗费了他们无数的心血才培育而成。

    如若是死在了同等级别的敌人手中,赵云绝对不会如此,但他们死的不明白,死在了来自郭靖的先天之力下,却是太过冤屈了。

    “将此人带上来,孤倒想看看他如何。”刘协的脸色也是落了下来。

    “诺。”

    应声。

    典韦立刻命几个禁军将士离开了大殿。

    不一会。

    一身鲜血染红,有气无力的郭靖来到了大殿之中。

    “先天境,你便是郭靖?”刘协目光一凝,落在了郭靖身上。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举兵叛国,霍乱百姓,造使天下大乱,我郭靖虽败,但英名长存,但我大宋大军至,你兵败之后,你必臭名远扬,被青史所恶。”

    “我的话说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郭靖无惧。”郭靖愤怒的看着刘协,怒斥道。

    话音落。

    殿中的群臣都是脸色一变,看着郭靖的目光皆是愤怒,饱含杀意。

    “放肆。”

    “阶下之囚,还敢如此大胆。”

    “启奏王上,此人胆大妄为,杀我大汉将士,当诛之。”

    “臣恳请王上给予此人凌迟处死之刑,以报死去将士之仇”

    殿中群臣纷纷开口道,极为愤怒。

    但。

    刘协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愤怒,反倒是浮起了一抹戏谑冷笑:“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听到这一句,刘协却是忍不住笑意了。

    “他宋国算什么?敢让孤给他称臣?”

    “人人得而诛之,天下何人敢诛孤?”刘协不由淡漠的摇了摇头。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郭靖仍然是这一句话,不畏死。

    “启奏王上,此人一家老小已被我大军所擒,根据臣之调查,此人之妻为中原五绝黄药师之女,此人所犯之罪,当抄家灭族,臣以为,可全部株连。”吕布恭敬道。

    “将之全家带上来。”刘协一挥手。

    “诺。”

    禁军将士立刻而动。

    不一会。

    郭靖的一家老小,包括黄蓉,郭芙,乃至于郭靖府中的下人,弟子等,全部带到。

    “靖哥哥。”黄蓉看着一脸伤势的郭靖,脸上尽是痛苦。

    “蓉儿,为了大宋,我牵连了你们。”郭靖脸上带着一种复杂之色,有愧疚,但更多的被愚忠所陶养的理所应当。

    “求王上饶恕我家夫君以及全家老小一命,我黄蓉愿意替他承担一切罪责。”黄蓉朝着高座上的刘协一拜。

    “他的命是命,吾大汉将士的命便不是命了?”刘协冷漠的一瞥,带着一种属于帝王的无情。

    纵然黄蓉绝色,更增添了几分熟,妇的韵味,但刘协也并没有另眼相看,身为帝皇,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蓉儿,无需求情,我已一心求死,你日后一定要照顾好芙儿。”郭靖愧疚说道。

    听到这话,黄蓉的脸上尽是死灰。

    随后。

    他目光一转,朝着刘协喝道:“逆贼,你要杀就杀,纵然我郭靖死,但侠义之名当传遍天下,受万民敬仰,侠之大义者,为国为民,我郭靖不惧死。”

    “受万民敬仰?侠之大义?”听到这,刘协又笑了:“典韦。”

    “臣在。”典韦立刻应声站出。

    “带他出去看看,让他看看城中的万民是如何敬仰他的。”刘协一挥手道。

    “诺。”典韦直接单手提起了郭靖,快步朝着府邸外走去。

    目光一转。

    府邸外。

    “他难道想让我看他们屠戮城中的惨状?”郭靖心底暗想到,更为愤怒。

    但是正应着他的想象。

    “大汉王上万岁,大汉万岁。”

    “灭朝廷昏君,大汉掌控中原。”

    “大汉王上万岁”

    刚一走出府邸,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传了过来,襄阳城内的无数百姓都在齐声呐喊着,甚至于在这太守府邸外都聚集了不少激动的百姓,纷纷呐喊着大汉万岁,大汉王上万岁。

    民心一看,便可知其根本。

    “这这怎么可能?”郭靖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神情变成了一种不知所措。

    按照他的想象。

    城破之后,襄阳城的百姓必然惶惶不可终日,被大汉的军队屠戮,可眼前的一幕是,大汉将士任由着襄阳百姓叫喊,只是维持着基本的秩序,别说下屠刀,就连推搡都不曾有,而大汉百姓也没有惶恐,没有躲在家中,而是在城中各处奔走相告,言明着属于大汉的国策。

    “如今,你还觉得你所谓的侠之大义会让天下人敬仰你吗?”

    “告诉你,宋国已经腐朽,君王昏庸,奸臣当道,如今我大汉大军杀来,不是为了霍乱,而是为了解救天下的汉家百姓,你的所谓大义却是在助纣为虐。”此刻,纵然是典韦这等粗人,都是朝着愚忠的郭靖大骂。

    “为何会如此?”

    “难道大宋真的已经到了灭亡的地步吗?难道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我不该抵挡汉国的军队?”

    这一刻,郭靖如同被惊雷所击,陷入了一种懊悔的思绪之中。

    “襄阳城的百姓们,你们看看此人,他助纣为虐,帮助昏君奸臣打杀我大汉将士,造成我大汉损亡惨重,你等看着此人,你等可否会敬仰他?”典韦指着郭靖,大声喊道。

    顿时。

    将周边百姓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当看到了郭靖后。

    所有的百姓的神情都是复杂无比。

    “没想到抗击蒙古的郭大侠居然是如此迂腐之人,居然帮助昏君奸臣,哎,以前真的是看错他了。”

    “郭大侠这一次却是做出了,助纣为虐。”

    周边的百姓都是细声细语的议论着,但每一个的目光中都对郭靖产生了恶意。

    听到这些话后,郭靖的双眼变得无神,彻底陷入了懊悔之中。

    他终于知道自己做错了。

    当然。

    于他的初心根本,他根本没有做错,侠之大义为国为民,这句话也没有错。

    但错的是他太过迂腐,错的是他太过愚忠,他更错的是没有看到如今天下百姓的疾苦,已经对宋国朝廷的深恶痛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