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二章 痴情苦等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等到一灯带走之后。

    刘协的神情带着几分思索之色:“这王重阳实力已达此界的巅峰,却隐匿不现,他究竟在何处?全真教是否已经找到了他?”

    对于王重阳,刘协是处于看猎物的态度,以北冥之力吞噬了王重阳的内力,足可让刘协的实力登临先天境顶峰,再以国运之力,便可晋升宗师之境。

    这便是为何刘协会对王重阳如此关切的缘由所在。

    沉淀了一会后。

    赵云神色严肃的站了出来,恭敬看着刘协道:“启奏王上,如今大汉军团已降临此界,并夺下一城,臣建议当趁我大汉之军威,迅速进军,扫平周边,直至灭宋。”

    “郭爱卿,贾爱卿,对于进军之策,你等有何想法?”刘辩看向了两大谋臣问道。

    “回禀王上,如今我大汉降临的地点乃是此界宋国的西部,臣以为可先行将原大理境内掌控在手,再进攻东部灭宋,而与蒙古交战的关键在于宋国的重镇襄阳郡,臣以为可分兵三路,一路北上进攻襄阳,一路由西掌控大理全境,一路由东进军,直击宋国。”郭嘉思索了一会后,当即回道。

    “臣附议。”贾诩赞同的一点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计谋都算不得什么。

    而如今大汉三十万大军降临,正是如此。

    绝对的实力,无惧一切的实力。

    乃至于此界最强的蒙古,大汉也无所畏惧。

    “便依两位爱卿所言,分三路进军。”刘协点点头,自然没有不赞同。

    “赵云,你带领麾下军团进攻宋国,掠夺宋国城郡,直至灭宋。”

    “吕布,你命麾下一偏将率小部分部曲扫平大理,另一部分则你亲自统帅,北击襄阳郡,将此战略要地掌控在吾大汉之手。”刘协看着两将命令道。

    “臣领旨。”两将立刻领旨。

    “好了。”

    “除典韦以外,其他人都退下吧,孤希望能够在最短时间看到你们的战果,切不可让孤失望啊。”刘协淡漠一笑,对着众臣摆了摆手。

    “臣等告退。”

    赵云,吕布等文武不敢怠慢军机,纷纷告退离开。

    大殿内,仅仅留下了刘协与典韦两人。

    “孤有一件事交给你去办。”刘协目光一转,对着典韦说道。

    “请王上吩咐,臣竭尽所能。”典韦单膝跪倒在地。

    终南山。

    活死人墓。

    一个身着白裙,透出了一种远离世俗的仙女气质的女子正坐在了古墓前的一根藤蔓上,翘首看着古墓前方的山路,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小姐,都已经三年了,刘公子应该不会回来了。”

    在这女子所在的藤蔓下方,一个手持拐杖的老婆婆很是无奈的说道。

    看到这。

    便知这两人的身份。

    一个是古墓派的掌门人,也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女主,小龙女。

    而另一个则是照顾小龙女的孙婆婆。

    此刻。

    距离刘协离开古墓已经过去了四年时间,在这四年时间里,小龙女清楚记得刘协给她的承诺,那刻骨铭心的一句话:“等孤再来之时,孤会让你风风光光的成为孤的妃子,骤时,孤会派千军万马来迎娶你。”

    也正是为了刘协的这句承诺。

    自刘协离开后,小龙女不管朝露晨曦,还是四季变换,都坐在古墓门前等候着,等待着刘协的归来。

    四年时间过去了。

    原本还有些青涩的小龙女已经变得成熟起来,但身上的冷艳气质,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霜却也变得更加浓郁,或许只有她心中等待的那个人来找她,她才会释放出属于她的温暖。

    “不会的,他答应我的承诺一定会兑现,他会回来找我的,一定。”

    对于孙婆婆的话,小龙女却是淡漠的摇了摇头,哪怕过去了四年时间,她仍然坚信刘协会回来找她。

    这或许也是和古墓的开创者林朝英一样,是一个固执的女人,认定的一个人后就不会再改变,可惜的是林朝英看错了人,而小龙女没有看错。

    “哎,刘公子,已经四年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孙婆婆见此,也不再劝说,只是在心底暗暗的苦笑。

    四年的时光,转瞬即过,她也是害怕小龙女完全沉入了其中,更害怕刘协真的不会再归来了。

    “四年了,你还要多久才来呢?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一定。”小龙女凝视着远方,透着她对刘协的信任和眷恋。

    与此同时。

    全真教。

    经历了四年前的那一场灾难后,全真传承尽断,原本四年时间过去,全真教的实力应当能够增强一些,但现在的他们不进反退,而且有许多上山学艺的人看到全真教的落寞后也纷纷离开了。

    对此。

    全真教的掌教和丘处机他们也只能忍着屈辱,默默的派人全天下的寻找他们的师尊王重阳,同时对刘协的怨恨更是攀升到了极致,恨不得将刘协杀之而后快。

    “启禀掌教,那小龙女仍然坐在了古墓前,但那个人仍然没有回来。”此刻已到傍晚,一个全真弟子迅速的跑入了重阳宫大殿,向着刘处玄禀告道。

    “四年了,他居然还没有回来。”刘处玄脸上挂着怨恨杀机,喃喃说道。

    “掌教师兄,会不会是那个人知道了我们已经成功联系了师尊,畏惧师尊的威名不敢再回来了?”孙不二带着思虑之色说道。

    “不,以他四年前的嚣张跋扈,断我全真根基,是断然不会畏惧逃离的。”

    虽为仇敌,但刘处玄通过当初的交戈也看出了刘协的霸道,绝不会胆怯。

    “师尊已经传讯,不日便会归来,可那个人却四年未曾谋面,我们费尽心思找到了师尊,如若找不到那个人,那我们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孙不二有些抑郁的说道。

    四年前的那一战。

    直至现在还留在了重阳宫前的那一道剑痕,是全真教所有弟子的痛,更是恨。

    也正是刘协的那一剑,将作为此界第一大派的全真教自尊给打击得一丝不剩。

    他们对于刘协而言,只有杀心,还有将所有武功传承夺回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