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各国朝贡,天朝上国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自灵谷种丰收,学院落成后。

    大汉进入了稳步有序,同时也迅猛的发展之中。

    灵谷种丰收关乎民生大计,让大汉不会再落入饥荒,而学院落成关乎大汉的人才选拔,为日后刘协开启科举做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

    春耕,秋收,又是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到了冬季。

    平定了异族,覆灭了乱国后,大汉进入了修生养息阶段,无内忧,无外患,堪称中原这么多年以来的最强盛世。

    冬季,一年之计之终。

    刘协自被董卓扶植登基起,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光景了。

    用区区两年时间将一个已经进入了垂暮的大汉王朝改变成了如此景象,再现昔日的巅峰,这等魄力超然哪怕是秦始皇也做不到的。

    冬季,大雪,酷寒。

    整个大汉几乎都被白色的雪笼罩,大汉王朝也变成了一个雪国。

    俗话说瑞雪兆丰年,或许这一场大雪正是苍天对大汉峥嵘发展的印证。

    要是往常,到了这等时节必然有无数饥民,流民冻死在这冰寒天气之中,但现在这等情况不复了,不会再有饥民,而流民也被各地官府安置。

    洛阳。

    虽正值冬季,大雪纷飞,但影响天下百姓的朝会却没有因此停息。

    王宫大内,朝会大殿。

    “臣等参见王上,愿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齐声高呼道,在酷冷的天气下,群臣的高呼声都呼出了阵阵热气。

    “众卿,平身。”刘协双手一展,朗声道。

    “谢王上隆恩。”众臣齐声道。

    “有本奏,无本退朝。”侯立在刘协龙椅旁的内侍高声喊道。

    “启奏王上,臣有本。”曹操手持朝笏,恭敬站了出来。

    “曹爱卿说吧。”刘协一摆手。

    “回禀王上,如今我大汉国泰民安,各州各郡都无比安定,这一年时间以来,臣安排各地官员平定匪患,如今不说匪患全定,但天下十之的恶匪都被平定,而现在我大汉各州每一州兵马都有八万以上,臣觉得可以将各州兵马整合,无需再在各州留置太多兵马。”曹操恭敬禀告道。

    “你之言,孤明白了。”刘协点点头。

    如今大汉十三州。

    各州兵马皆有八万,就算不算大汉的五大精锐军团,十三州兵马加起来也有百万,在如今安定的大汉下,百万兵马却是有些过多了。

    “兵不在多,在于精。”

    “赵云,吕布,黄忠五将何在?”刘协大声道。

    “臣在。”五大将领立刻站了出来。

    “如今五大军团兵员不过八万,孤决定将每个军团兵员扩充到十五万,孤给予你五人前往各州郡挑选士兵权力,务必在新一年秋收之时将军团扩充完毕。”刘协当即下旨道。

    五大精锐军团乃是日后刘协跨界出征的主力,必须得扩充力量。

    “臣领旨。”五将欣然领旨道。

    “启奏王上,臣也有本奏。”荀彧站出来,恭敬道。

    “荀爱卿说吧。”刘协目光注视道。

    “回禀王上,年前我大汉强势击溃异族,覆灭异族,威名已传遍天下,乃至于西域诸国乃至于周边岛国,如今正值我大汉年关将近,诸国派使者带贡品前来朝拜王上,如今使者都安置在了王宫驿馆,敢问王上是否接见?”荀彧恭敬问道。

    “吾大汉弱时,却不见他们来朝拜,如今吾大汉恢复了往日雄威,他们就过来了。”

    听到诸国派使者觐见,刘协不由冷冷一笑,充满了嘲弄之意。

    西域不大,但却林立了十几个国家,皆是小国,其中最大的应该不过大汉一州之地,最小的应该只有一郡之地,实力强弱分明,但与大汉相比却是巨龙与蚂蚁的区别了。

    之所以朝拜大汉,只因为一点,大汉年前凶威灭亡了匈奴,鲜卑等异族,这等强大的实力让西域诸国望而生畏,生怕大汉会派兵灭了他们,所以急忙带贡品来朝拜,向大汉示好。

    “除去西域诸国,还有岛国?”刘协忽然回过神来,眉头微皱的问道。

    “回禀王上,除西域诸国外,在我大汉东海所在,有四岛屿组成的两国都派遣了使者前来朝拜,一国名邪马台,一国名狗奴国。”荀彧恭敬回道。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听到这,刘协的脸上挂上了一种森然冷笑。

    前世。

    刘协或许可以作为愤青当中的一员,对于那东边的岛国有着一种天然的恨意。

    而那邪马台和狗奴国不用想就是后世那岛国的前身。

    如今。

    刘协身为大汉之主,拥滔天权势,足可轻松灭之了这岛国。

    “孤倒要看看他们要玩什么花样。”刘协心底冷笑道。

    回过神来。

    刘协对着荀彧道:“先召集西域诸国使者入殿,至于那岛国延后再见。”

    “臣领旨。”荀彧立刻领旨,派人下去将西域诸国的使者带上来。

    不一会。

    十几个穿着各种西域诸族服装的人来到了大殿内,一看就和汉家有些明显的区别。

    “拜见天朝王上,愿天朝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十几个西域诸国使者进入大殿后,就直接对着刘协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表示绝对的臣服之心。

    “抬起头来。”刘协冷声道,并没有让这些人站起来。

    闻声。

    这些使者惶恐的抬起头,敬畏看着高座上的刘协。

    “十几年前西域诸国就断绝了臣服我大汉,如今怎么又以天朝来称?又来朝贡?”刘协冷漠的问道。

    “回禀天朝王上,我楼兰自古都是大汉的附属国啊,以往之所以没有来朝贡,皆是因为匈奴等族的阻挠,如今大汉王上神勇无敌,覆灭了匈奴,我楼兰才能前来拜见王上啊。”其中的一个使者立刻惶恐解释道。

    他的声音一落。

    另外十几个西域国家的使者纷纷开口了。

    “请大汉王上明鉴,我乌孙国对大汉也是自古忠诚啊,此番我王派小人来朝贡,以表我乌孙对大汉之赤诚。”

    “大王息怒,我国也是一样,对大汉忠诚之心一片赤诚啊”

    这些西域诸国的使者纷纷开口解释,试图让刘协改变对他们国家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