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鲜卑攻城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但步度根不知道,他麾下的鲜卑士卒也不知道。

    几个月前,乌桓十万大军南下攻入汉境时,也是如他们一样的意气风发,但是在他们真正与大汉军队接触的一刻,他们后悔了,怕了。

    他们越过大汉边境不是他们的腾飞之境,而是死亡之路。

    在他们越过边境的那一刻,也就宣告着他们的命运。

    “我鲜卑儿郎听令,攻陷汉城,杀光汉人。”步度根高举着手中的长刀喊道。

    “单于万岁单于万岁”

    十万鲜卑大军高声呐喊着,振奋无比。

    “启禀单于,前方就是汉国边城渔阳,当日乌桓攻汉就是在此折损的。”一鲜卑将领向着步度根说道。

    “蹋顿的勇力虽然不错,但可没有脑子,如果当初他联合我们一起南下,那他乌桓就不会有族灭的局面了。”步度根嘲讽道。

    显然,他对于自己这一手联合各族,一同攻汉非常满意。

    殊不知。

    他的所谓的各族联合也正中了刘协的下怀,至少日后不需要费周折的去一一覆灭了,今时,这些犯入汉境的异族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大汉。

    “单于,汉国城池坚固,而且还有公孙瓒坐镇,我们能够攻得下来吗?”鲜卑将领问道。

    “公孙瓒虽强,但也只是一将而已,如果仅仅是我鲜卑一族或许难以拿下他,但你可别忘了高句丽已经动兵了,等公孙瓒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我们大军时,高句丽就会挥军进攻,到时左右夹攻,断了公孙瓒的后路,这汉国幽州就会全部落入我手。”步度根捏着拳头,很是自信道。

    “单于算无遗策,属下佩服。”鲜卑众将拍马屁道。

    “接下来可要佯攻公孙瓒一番了,但愿他如我想象的那般愚蠢。”步度根对于这些马屁很是受用。

    随后,高举着战刀,嘶吼道:“众儿郎听令,随本单于进攻渔阳,杀光汉人。”

    “杀杀”

    “杀光汉人”

    鲜卑十大大军怒吼着,朝着渔阳郡杀去,沿途轨迹与当日的乌桓没有两样。

    渔阳城。

    “启禀将军,鲜卑大军杀来了。”

    “传令全军,戒备。”公孙瓒严肃令道,而目光凝视着前方。

    “诺。”

    城关之上,众多大汉将士手持弓箭,戒备凝视着前方。

    “王上传下武道,如今我大汉全军武道昌隆,今就让尔等异族来尝试吾大汉的武道之威。”公孙瓒凝视着前方,充满了冷意。

    隐隐可以听见大地的强烈震动,还可以看到千米之外那无数黑影的迫压而来。

    “杀杀”

    随着震动越大,鲜卑的大军也是疯狂迫近而来。

    此刻,他们距离城前已经不到三百米。

    “来了。”公孙瓒沉吟了一声,手放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儿郎们,汉国城池就在前面,给我杀,破开城门,到时汉人女子,金银财宝任你们夺取。”

    “杀啊。”

    步度根看到眼前的城池,生出了一种强烈贪婪,当即下令喝道。

    “杀。”

    十万鲜卑士兵也是被贪婪蒙蔽,疯狂朝着城池杀了过去。

    大军碾压。

    鲜卑大军带着一种凶戾之威,周边都被来自鲜卑的凶戾所笼罩。

    “弓箭手准备。”

    公孙策抬起了手,神情严肃。

    以坚城防守,弓箭自然是第一。

    “诺。”

    城关上的数千将士齐声应道,弯弓搭箭,双眼锁定着冲击而来的鲜卑大军。

    只待他们进入弓箭射程,便将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

    “杀攻破汉国城池,杀光汉人”

    鲜卑士兵大喊着,疯狂冲击着。

    “单于,这是试探进攻,还是一战夺下这城池?”鲜卑将领问道。

    “自然是试探进攻。”步度根居于大军后方,看了城池一眼后,冷冷一笑:“本单于之前查了,这城中的汉军不少于五万,如果强攻我们的儿郎也会损失惨重,此番我们只需吸引公孙瓒的视线,等高句丽大军从东进攻后,公孙瓒防守就瓦解了。”

    “单于英明。”众鲜卑将领道。

    目光一转。

    鲜卑大军已经冲到了城前不到一百五十米,如若是未曾修炼武道的大汉将士,这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也是难以笼罩,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龙象般若功传下,让几乎大汉所有将士的力量都涨幅许多。

    “放箭。”

    公孙瓒双目一凝,杀机徒然释出。

    “诺。”

    城关数千将士齐声喝道,手中拉成满月的弓铉徒然松开。

    咻咻咻。

    箭鸣破空呼啸,迅速升空,当来到了鲜卑大军的上空后,化作了疯狂暴雨,朝着鲜卑士兵抛射过去。

    噗呲噗呲。

    “啊啊”

    一声声破甲穿体的声音,伴随着鲜卑士兵的惨叫,箭雨所过,将一片片的生机带走,数千鲜卑士兵从马上坠落,有些被乱箭直接射死,还有许多受伤坠落,被自己同族踩踏,死在了乱军之中。

    “恩?”

    “为何汉军的臂力都如此之强?”

    步度根看到疯狂抛洒的箭雨,不由惊诧道。

    就算依靠城关高楼之势,弓箭的射程也才一百多米,可眼下城关弓箭的射程竟然达到两百米。

    “单于,是否停止进攻?”看着大军的伤亡,鲜卑将领问道。

    “不用。”

    “我们试探如果不付出一些性命,估计公孙瓒也不会相信。”步度根严肃说道。

    “放箭。”

    公孙瓒冷漠重复着这一句话。

    城关上的大汉将士也化作了杀戮的兵器,箭雨疯狂抛洒着,疯狂夺走异族的生机。

    鲜卑大军还未靠近城楼,在如此箭雨的疯狂抛射下,就折损了接近万人,可谓损失惨重。

    “单于,损亡太大了,再不撤至少还要折损万人。”鲜卑将领看到这后,急了。

    “不愧是公孙瓒,面对我十万大军攻城竟如此沉着。”步度根看到如此伤亡后,也没有太多的不甘,毕竟作为一族单于,他深知需无情。

    “撤,休整再攻。”步度根大声道。

    “单于有令,撤。”鲜卑将领急忙下令。

    原本疯狂冲击的鲜卑大军听到鸣金收兵的命令后,急忙转身,如潮水般退去。

    可公孙瓒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