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帝王剑道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而在那三个锦盒周边,插着数百柄利剑,虽然随着时间过去,但每一柄剑都释放出了曾经所有的剑意,岁月虽流逝,剑意不朽。

    这些剑都是被独孤求败当初所使用,但可以想象到,蕴含着他的气息,可以想到当初的独孤求败在这个世界有多么强大,比之王重阳也要强。

    虽然此界因为限制,或许独孤求败没有踏足宗师的层次,但是在心境之上已经达到了宗师了。

    “不愧是剑魔独孤求败,曾经此界的巅峰。”

    看着眼前的剑冢,刘协也不由感叹道。

    这时。

    大雕指了指眼前的剑冢,似乎是在提醒刘协过去。

    “多谢了。”刘协笑了笑,缓步走入了剑冢当中,径直走到了那三个锦盒的面前。

    周边那数百柄利剑的剑意同时间朝着刘协冲了过来,似乎是对刘协无形的考验。

    但刘协此刻没有在意。

    这些只是小儿科。

    独孤求败真正的传承存于这三个锦盒之内。

    “这锦盒中的三柄剑代表着独孤求败曾经的时代。”刘协想着,将眼前的第一个锦盒打开。

    映入眼中。

    是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闪闪的利剑,修长而凌厉,刚猛,无坚不摧,看到锦盒上的字,这是独孤求败弱冠前以之与天下群雄争锋,是他悟剑道的第一柄剑。

    打开第二个锦盒。

    名,紫薇软剑。

    乃是他三十岁前所用,因为误伤了义士不祥,悔恨无已,故而不用。

    而第三个锦盒之中是一柄巨大的玄铁重剑,锦盒之上所述,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乃是他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只见剑身外表黑黝,剑身深黑之中隐隐透出红光,三尺多长,共重九九八十一斤,两边剑锋都是钝口,是一柄未开锋的重剑。

    但铸造这柄剑的材料乃是传说中的天外陨石,稀罕无比。

    很明显,这是原本世界进程中,气运之子杨过所使用的剑。

    在三个锦盒旁边,还有着一柄不怎么显眼的腐朽锦盒,打开一看,却是一柄已腐朽的木剑,四十岁后,独孤求败剑道无敌,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剑道已大成。

    “不愧是剑魔。”

    刘协凝视着这四柄剑,心神沉定。

    在普通人看来,这四柄剑仅仅是四柄剑,可在刘协看来,里面蕴含的恰恰是一种强大的剑道。

    “独孤求败,你的独孤九剑的确很强,但那不是孤的剑道,今日孤当以你的剑道那创造属于孤自己的剑道。”

    “来吧。”

    刘协笑着,凝视着眼前的四柄剑,同时,心念朝着这四柄剑落了过去。

    顿时间。

    惊变突起。

    咻,咻。

    在心念触及的一刻。

    剑冢方圆,以这四柄剑为根本,其他几百柄剑都蜂鸣震动起来,剑意无穷。

    无形之间,强大的剑意朝着刘协冲涌了过去。

    “吾乃剑魔独孤,今传你独孤九剑,以及吾毕生剑道传承。”

    “剑,百兵之首,以剑为兵,百兵莫辟。”

    “剑”

    刘协任凭着这些剑意冲来,并未有任何抵挡,而在他的意识海中,一个中年人的身影出现,这乃是独孤求败死前的剑意所化。

    “玄阶高品武技,独孤九剑。”

    只见虚影在刘协的意识海舞动着剑法,每一招都是极为凌厉制敌。

    这也是他最强的武技。

    在施展武技时,属于曾经独孤求败的剑道也是一一展现,被刘协所领悟。

    “独孤求败的剑道从最开始的凌厉,继而追求快,再而追求力,最后归于平凡。”刘协在意识海中演化的剑道中悟出了属于独孤求败的道,这是他几个时代以来的蜕变。

    但这并不属于刘协。

    “孤的道,乃是帝王之道,乃是问鼎万界之道。”

    “孤的道,乃是逆天之道,乃是威压天地之道。”

    “孤为帝王,当以帝王之威,掌控天地。”

    “孤的道,万物生灵,如若不臣,诛之,灭之。”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帝王一怒,血海炼狱。

    “孤的道,便是不臣者皆杀之,不服者,皆屠之,这便是无情无敌的帝王之道。”

    刘协陷入了沉思之中,以独孤求败的剑道,领悟属于自身的剑道。

    在沉浸意识的一刻。

    外界的时间也在缓缓的流逝。

    再外面一看。

    刘协已经完全入定了,站在了剑冢之中,被数百柄剑包围着。

    在属于独孤求败剑意的笼罩中,一种属于刘协的剑意在他的身上缓缓成形。

    “孤现为王朝君王,所悟帝王剑道的第一式当为君王之剑。”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刘协的意识海中,属于他的一声雷霆怒吼惊响。

    继而。、

    一股属于他的剑意从身体中爆发了出来。

    帝王剑道。

    所属于刘协的第一式剑法即将成功。

    嗡嗡。

    而此刻。

    刘协腰间的泰阿剑蜂鸣震动起来,神兵有灵,似乎感应到了属于刘协的剑意。

    徒然间,泰阿剑居然直接脱离了剑鞘,化作一道白光落入了刘协的手中。

    “君王一剑,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刘协紧闭的双眼忽然一睁,凌厉的目光从他的双目释出,同时,在他紧握泰阿剑的一刻,属于他的剑意冲天而起。

    “灭。”

    一声杀机嘶喝。

    丹田之中的内力疯狂涌动起来,手中的一剑徒然斩出。

    在剑出的一刻。

    属于刘协无上的帝王剑道威压尽数展现,一剑斩出,剑光入惊天。

    咔咔咔。

    剑光所过,刘协周边的利剑都被直接震碎,山洞也被这一剑震动。

    轰。

    在刘协眼前的一个石壁上,被直接斩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剑痕,气势扩散间,那大雕都躲得老远去了。

    “这一剑之力,孤足以强杀先天顶峰的武者。”

    看着这一剑的威力,刘协不由恍然想到。

    没错。

    刘协成功了。

    借助属于独孤求败的剑道,领悟了自身帝王剑道的第一式,君王一剑。

    在未来后续,刘协将会一步步创出属于他的后续剑道,皇道一剑,帝道一剑,乃至于天帝之剑。

    这些都需要刘协实力的增长,而大汉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