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轮法王终至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今日。

    刘处玄之所以如此轻易的将杨过收入门墙,就是为了让郭靖欠一个人情。

    而此番给郭靖看这一道剑痕,就是想让郭靖看看与刘协相比谁强谁弱。

    如若郭靖强,那刘处玄定然会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全真教去找刘协算账,如若郭靖弱,那刘处玄也只能强忍着仇怨了。

    “他的实力比我强,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郭靖为人醇厚,不是那种喜欢吹嘘的人。

    定睛看着地上的剑痕,感受着还未彻底消散的剑气,最后吐露道。

    “竟然连郭大侠都不是他的对手,唉,看来只有找到师尊,请师尊主持公道了。”刘处玄几人哀叹了一声,眼中尽是失望。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剑痕是何人所留?难道普天之下还有郭某不认识的先天境高手?”郭靖带着浓浓的好奇问道。

    “此人十分年轻,应该不过二十,但实力也正如你所见,强大无比,几日前他犯入我全真教,废了郝师弟的修为,还威逼夺走了我全真所有的秘籍,使得我全真传承尽断。”刘处玄带着仇恨的说道。

    对外说辞,他自然不会将郝大通事前上门挑衅,甚至还要对刘协动手献给蒙古的事情说出,而且将所有的一切都怪罪在了刘协身上。

    “此人竟如此凶恶?”郭靖神情大变道。

    “他的实力强大,如今我们也只能寻找师尊,请师尊主持公道了。”刘处玄道。

    “此人在何处,郭某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也可为诸位道兄讨一个公道。”郭靖就是那种没有小心思的人,侠义心肠。

    听到郭靖的话。

    丘处机,孙不二三人显然有些意动。

    但是刘处玄却摇了摇头,一口回绝了:“郭大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此事是我全真教的事,却不想将旁人牵连进来,还是等寻到师尊后再行定夺。”

    “掌教师兄?”丘处机三人都非常诧异的看着刘处玄,不懂为何拒绝。

    就在郭靖想着继续深究此事的时候。

    “报掌教,不好了。”

    “来了一个怪人打死了几个师兄弟,带着杨过跑了。”一个全真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什么?”

    “怪人?”刘处玄严肃问道。

    “是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自称杨过是他的儿子,要带他回西域。”这个弟子慌张道。

    闻声。

    郭靖脸色大变:“不好,是欧阳锋。”

    “几位道兄,过儿毕竟是义弟之子,我绝对不能让他有失,就先行一步了。”郭靖有些急了,扭身一动,直接施展轻功飞离了全真教。

    “师兄,刚才你为何拒绝郭大侠出手?”孙不二诧异问道。

    “难道你忘了那人留下这一剑说的话?”刘处玄瞪了一眼地上的剑痕:“如果郭靖当真不是那人的对手,那我全真教估计等不到找到师尊就会被他所灭了。”

    话到这。

    他们也全部明白了,刘处玄终究还是没有信心,纵然是郭靖的实力他们也不相信,刘协这一剑的阴影仍然笼罩着他们。

    目光回转。

    古墓之外。

    一个不速之客已经来到。

    “国师,就是这古墓的人擒了霍都王子,并且声称必须要国师过来才会放了王子。”在几日前刘协降临时,故意放回去报信的蒙古人带着一个穿着境外僧袍,手中还持着一个金轮的和尚来了。

    此人正是当今蒙古的权势人物,也是蒙古的第一高手,金轮法王。

    “此人胆子不小,居然要直接见我。”金轮法王看着古墓,心中暗暗想到,却也多了几分戒备。

    这些年来,蒙古声势滔天,有着随时南下侵吞中原之势,而金轮法王作为蒙古国师,死在他手中的中原武林高手也有不少,凶名传播之广,也让许多中原门派畏惧。

    而如今刘协指名点姓的要让金轮法王过来,自然让后者警觉。

    而此刻。

    古墓之中。

    随着金轮法王的来到。

    刘协也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不枉孤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来了。”

    达到了先天境的武修,身上就会产生一种势,只要不刻意隐藏,同级之下便可以轻易感应到。

    之所以在古墓停留了这么多天,可不是刘协贪恋小龙女的美色,而是为了等候金轮法王,毕竟龙象般若功是刘协降临此界的重中之重。

    “解决完金轮,也该继续孤的下一步了。”刘协暗想着,走到了关押霍都所在石室,就准备将之带出去。

    “刘公子,你带他出去干什么?”孙婆婆有些疑惑的问道。

    “金轮法王已经到了。”刘协表情不变的说了一句,便带着霍都走出了古墓。

    “那个蒙古第一高手已经来了吗?”

    羞怯的几天的小龙女也从石室内走了出来,关切问道。

    “小姐,我们怎么办?”孙婆婆担忧道。

    “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面对强敌。”小龙女冰山的脸上现出了一抹坚定,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古墓外。

    “师父,救我。”

    原本无精打采的霍都看到了金轮法王后,整个人都振奋了。

    “金轮法王,你终于来了。”刘协单手提拎着霍都,目光则是打量着金轮法王。

    “你擒他就是为了吸引我来,如今我来了,你准备如何?”金轮法王似笑非笑的说道。

    “孤要见你只为一个目的”刘协凝视着金轮法王,一字一顿道:“龙象般若功。”

    “看来阁下并非常人啊,居然连我密宗镇宗神功都知道。”金轮法王颇为惊异的看着刘协。

    需知。

    金轮法王虽然贵为蒙古国师,声名响彻,但是他所修炼的功法却是不为外人所知晓,而刘协却一言道破龙象般若功,不得让金轮法王更为惊讶。

    “其实,你如若想要龙象般若功也可以,只要你加入我蒙古,为我蒙古大汗效忠,龙象般若功我立刻双手奉上。”金轮法王脸上挂起了一道笑容,居然对刘协发出了笼络。

    “有意思,你居然想要孤效忠蒙古。”

    听到这话,刘协也不由浮现了一抹戏谑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