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郭靖,杨过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至于你。”

    刘协目光一转,看向了李莫愁的那个徒弟。

    “前辈饶命”她立刻跪在地上求饶。

    “滚吧。”刘协冷冷喝道。

    “是是。”

    李莫愁的徒弟害怕到了极点,立刻撒腿逃走了。

    对于这种小喽啰,刘协都懒得动手,浪费时间。

    “孙婆婆,她就交给你们了,至于是杀是剐,你们看着办。”刘协对着孙婆婆道。

    “是。”孙婆婆立刻应道。

    解决完李莫愁,刘协也并没打算浪费时间,准备回自己的石室研究九阴真经的奥妙。

    但小龙女则是一脸感激的看着刘协,问道:“相公,你要干什么去?”

    听到这一声。

    背过去的刘协嘴角挂起了一抹笑意,而孙婆婆则完全愣住了。

    “领悟功法。”刘协留下四个字,直接回石室去了。

    “哦。”小龙女点头哦了一声。

    这时。

    孙婆婆却是站不住了,急忙抓着小龙女的手问道:“小姐,你和刘公子确定关系了?”

    听到这个问题。

    小龙女却是有些茫然无措了:“什么确定关系?”

    “你都叫刘公子相公了,难道没有确定关系?”这一下让孙婆婆也有些疑惑了。

    “相公不是对他的一种称呼吗?难道有什么不对?”小龙女茫然问道,依旧没察觉到问题的关键。

    “相公就是夫君的意思,你称呼他为相公也就是称呼他为夫君。”孙婆婆带着笑意的说道。

    话到这。

    小龙女彻底明白了过来,冰山的容颜浮现了一种红晕,甚至都不敢看孙婆婆,直接扭身回到了自己的石室。

    “刘公子看着冷漠,没想到也有一颗趣味的心啊。”

    看到这,孙婆婆也不难猜出是刘协故意在逗弄小龙女了,不过却没有任何的生气,反倒是乐意促成。

    目光回转。

    “不知道小龙女知道相公的意思后会不会生气。”刘协带着恶趣味的想到。

    原本他就是想逗逗这冰山小龙女,哪知道她这么单纯,一下子就上套了。

    不过,刘协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立刻将心思沉浸到了初得的九阴真经残篇当中。

    此番得到的部分真经,包含易经锻骨篇还有术。

    第一个可以将根骨提升的奇效,让本来根骨天赋很弱的人得到一定的增长,让武道走的更为通透。

    而第二个术也正如其名,拥有迷惑之效,相当于武道中的催眠术了。

    “易经锻骨篇或许可以传授给根骨天赋不强的臣子,让他们在武道上的路走的更远,至于术或许也有大用,孤便体悟这术吧。”

    刘协想着,开始修炼九阴术。

    而另一面。

    几日后。

    目光移转,全真教。

    “启禀掌教,郭大侠来访。”

    重阳宫外,一个弟子火急火燎的跑进了大殿禀告。

    “是郭大侠。”

    此刻,殿中一脸愁容的刘处玄几人为之动容。

    “快请郭大侠进来。”刘处玄大声道。

    “是。”

    那名传信的全真弟子快步离开了。

    没多久。

    一个身着灰袍劲装,显得十分英武的中年男子跨步而来,而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一身破布烂衣的少年,看起来非常清秀,还有几分俊朗。

    “郭靖见过掌教,几位道兄。”这个中间男子来到大殿后,立刻向着殿内的刘处玄几人拱手见礼。

    “郭大侠。”刘处玄三人也是抱拳回礼。

    “靖儿。”唯有丘处机则是以长辈之礼相称,毕竟曾经他们有着一段渊源。

    “很久没有来全真了,我也着实十分想念诸位啊。”郭靖朗声笑道。

    “唉,如若你早几日来就好了,现在唉”

    想起几日前的屈辱,刘处玄几人便低着头,愤恨无比。

    “怎么了?”郭靖有些疑惑的问道。

    “先不说这事了,此番你来我全真可有要事?还有你身边的这个少年是?”刘处玄看着郭靖身边的少年问道。

    “此番郭某前来却是有事相求,这是我结义兄弟杨康的遗子,今日来就是想让几位道兄收他入全真门下,教导他习武从文。”郭靖有些慈爱的看着身旁的少年道。

    “杨康的儿子?”

    听到杨康之名,刘处玄几人的神情微变。

    上一代的事情,渊源颇深,而杨康为了荣华富贵成为汉奸更是为所有人不耻。

    “无论前事如何,杨康毕竟是杨康,但过儿是无辜的,还请几位道兄手下过儿。”郭靖再次恳求道。

    “唉,孽缘啊。”

    “既是靖儿亲自开口,掌教师兄,就将他收下吧。”丘处机说道。

    “那便依丘师弟吧,从今往后,杨过便拜入我全真教,我收他为隔代弟子。”毕竟郭靖是一个先天境高手,全真也不能不给面子,刘处玄也只能同意了下来。

    “过儿,还不过来拜见你师祖和师叔祖他们。”郭靖立刻对着杨过道。

    “杨过拜见诸位师祖,师叔祖。”

    杨过眼底深处带着阴芒,但在郭靖的话后,如同提线木偶一样,老实跪倒在了一拜。

    “过儿,拜师之后,你就是全真弟子了,从今以后你要以师长们的话为重,不可贪玩,勤练武功。”郭靖教导道。

    “请郭伯伯放心,过儿铭记。”杨过道。

    “来人,把杨过带下去换上我全真弟子的道袍。”刘处玄大声道。

    “是。”一个全真弟子上前,领着杨过离开了大殿。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诸位道兄如此?”郭靖看着刘处玄几人的忧色,随后问道。

    “唉,郭大侠还是过来一看吧。”刘处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然后领着郭靖走出了大殿,来到了演武场。

    当日,刘协一剑斩下的剑痕还在,不过被全真教用红毯给掩盖了,从外是看不出什么。

    “将红毯拿开。”刘处玄令道。

    几个全真弟子领命,迅速的将红毯拿开。

    顿时。

    一道长达十几米的剑痕出现在了郭靖的眼前。

    “好强的剑气,绝对是先天境强者。”郭靖看到这剑痕,神情一变,惊呼道。

    “郭大侠,不知道你觉得此人与你相比如何?”刘处玄略带期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