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废李莫愁,收为侍女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师妹,多年不见,你就这样欢迎师姐的?”李莫愁挂着一种冷笑,看着小龙女道。

    “你立刻离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小龙女冷声道。

    “走,我随时可以走,但必须交出玉女心经。”李莫愁眼珠一转,许出了一个条件。

    闻言。

    小龙女本来冰山般的容颜上浮现了一抹怒气:“你已经不是我古墓弟子,凭什么要玉女心经?”

    “就凭我实力比你强。”李莫愁拂尘一摆,显露凶光。

    “你的意思是实力强就可以侵占一切?”

    这时,刘协缓步走了出来。

    “男人?”李莫愁闻声一看,发现了刘协。

    “哈哈哈。”

    “师妹啊师妹,你要有脸说我犯了古墓门规,如今你自己居然也勾搭了一个男人进了古墓,难道你忘记了当初师尊是如何严苛规定吗?”李莫愁顿时大笑起来,对着小龙女嘲讽道。

    “你”小龙女有些愤怒。

    “好了。”

    “如今师尊和祖师都不在了,你也没必要再装了,识相点把玉女心经交出来,我可不会管你和这个男人如何。”李莫愁手一伸,仍旧是固执的讨要玉女心经。

    在原本的世界进程中,李莫愁就有两大执念,一个是陆展元,第二个就是玉女心经。

    “休想。”小龙女可不会就范。

    玉女心经乃是古墓不传之秘,她是断然不会交出来的。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李莫愁杀意一闪,余光竟然落在了刘协的身上。

    “既然你不交,那我就杀了你这个小情郎。”

    话音落。

    李莫愁拂尘一甩,咻咻咻,十几根银色的毒针激射而出,朝着刘协击了过去。

    如若是中原江湖的人看到这毒针,必然神情大变,因为这是冰魄银针,上面含有剧毒,只要中了毒针,没有解药就必死无疑。

    “果然和孤所了解的一样,这李莫愁狠辣无情。”看到此举,刘协本就对李莫愁没有什么的好感更是烟消云散。

    “滚。”

    刘协一掌派出,掌风带着破山之力,惊涛骇浪。

    叮叮当当。

    那十几根毒针被直接扇飞了,洒落在了地上。

    “恩?”李莫愁脸色一变,诧异的看着刘协。

    她万万没想到刘协看起来似乎不会武功,可居然有如此实力。

    “师妹,看不出啊,你找的小郎君武功不错啊。”

    “今日打扰了,改日我再来。”

    李莫愁从这一手中看出来刘协实力不俗,再有小龙女在一侧虎视眈眈,她也知道势单力薄,索性明哲保身,转身就要离开。

    “偷袭完孤就想离开?天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刘协冷冷一笑,脚步一踏,化作一道骤影,直接挡住了李莫愁的去路。

    “竟然这么快的速度,我也无法把握,此人的实力远超于我。”李莫愁心底一惊。

    “阁下想要如何?”李莫愁暗暗捏紧拂尘,极为忐忑的道。

    “偷袭孤,那孤就废了你这一身修为。”刘协冷冷喝道,身形转瞬穿梭而出,直接掠向了李莫愁。

    “废我修为?”

    “哈哈哈,虽然你的实力比我强,那我可不惧你,大不了鱼死网破。”

    李莫愁大笑着,迎上前去,而她右手汇聚,一道道的黑气在她的掌心汇聚,看起来都是剧毒惊人。

    “赤练神掌,死吧。”李莫愁大喊着,冲向了刘协。

    “毒掌,旁门左道。”刘协冷漠一扫,内力涌动,眨眼间提到掌中。

    面对这等毒掌,刘协也没想着躲避,而是抬起右手,一掌迎击了过去。

    “掌心雷。”

    道家武技,当日遁甲天书中所记载的武技。

    砰!

    两掌相撞。

    强横的劲气扩散,虚空都响起了阵阵音爆。

    但毫无意外。

    “噗。”

    李莫愁痛苦吐出鲜血,被一掌打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墓室的墙壁上。

    “咳咳你别以为我输了,我的赤练神掌奇毒无比,你如果没有解药,必死无疑。”李莫愁瘫跪在地上,但没有一点害怕,看着刘协很有依仗的说道。

    “孤说了,用毒,旁门左道。”刘协冷厉一笑,扬起了右掌,上面的确有着森然的黑气闪烁,但随着刘协心念一动,帝道内力一涌,瞬间将那黑色冲散了。

    “内力凝实,你是先天境高手。”

    看到这一幕,李莫愁神情扭曲到了一起,忍不住的惊呼道。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招惹了一个怎样的存在。

    “没想到他真的是先天境。”

    “这么年轻的先天境”

    听到李莫愁的惊呼,一旁的小龙女,孙婆婆都是吃惊的看着刘协。

    原本她们对于刘协的修为只是抱着一种猜测,不能肯定,主要是因为刘协太年轻了。

    可此刻听到李莫愁这发自内心的惊恐之声,她们彻底肯定了刘协的实力。

    “如果小姐真的能够嫁给这刘协公子,那就算是我百年以后也能安息了。”孙婆婆看着刘协英俊的面容,还有这一身强大的实力想到。

    “我错了。”

    “还请前辈放过晚辈。”

    此刻。

    李莫愁也知道害怕了,惨然的向着刘协求饶。

    “对孤动手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但孤今日只废你武功,你应该感恩戴德。”刘协缓步走到李莫愁的身前,大手一样,北冥神功徒然运转,侵吞之力出现。

    “不不要”李莫愁惊恐大叫着,试图抵抗。

    但她整个人已经被北冥之力给锁定,丹田的内力不受控制的涌出,被刘协吞噬,最终,她也步入了郝大通的后尘,丹田本源内力沦为一空,自身失去了她的力量。

    “你仗着一身实力为非作歹,看谁不顺眼就杀,今日孤废了你的修为,也是给你一个教训,而且从今以后”刘协定定的看着李莫愁,带着审判之意:“你就是孤的侍女,如若你表现好,孤或许能将你的修为重新还给你,但如若还敢为非作歹,违逆孤的旨意,孤不介意杀了你。”

    刘协的声音变得冷漠无比,那种隐藏起来的帝王之威出现,让整个古墓石室都变得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