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对刘协的猜测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面对孙婆婆的告诫,小龙女仍旧面无表情。

    “唉,我也懒得说你了。”

    “你现在虽然小,可日后终究还是要离开古墓的,如果一直是这样的性格,那可不好啊。”孙婆婆无奈的说道,也是没有办法了。

    可就在这时。

    一直没有开口的小龙女忽然神情有些异动,略带犹豫:“你问出一些什么来了吗?他是从哪里来的?”

    “小姐,你总算有些开窍了。”孙婆婆看到小龙女开口后,终于是欣慰一笑。

    “我和他的交谈中,看出了他的谈吐不凡,所以也仔细的一问,他不仅武道实力强大,更是皇室中人。”孙婆婆笑着说道。

    “那他唤作什么名字?”小龙女点点头,又问道。

    “这个我忘记问了,等明天我在问问。”孙婆婆这才反应过来,她根本没来得及问刘协的名字。

    “恩。”

    小龙女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恩的一声,但是看到她冷漠双眼中,罕见透出了一种好奇之色,而且是对一个男人的好奇。

    而此刻。

    因为刘协的忽然来到,也牵动了终南山的两个门派,一个默默无闻的古墓派,还有一个响彻天下的第一大派全真教。

    此刻。

    重阳宫内。

    全真五子全部出现了,聚集在了重阳宫大殿,还有全真教的三代,四代弟子,可以说全真教的静音全部聚集了。

    “志平,志敬,你们二人这么急的唤我们出关所为何事?”现任全镇掌教的刘处玄看着下方的三代弟子问道。

    “回禀掌教,我终南山来了一个神秘人物,打伤了我全真弟子,并且还让他们带话回来了。”三代弟子中,一个样貌清秀的男子开口道。

    正是三代弟子第一人,也是被全真五子寄予厚望的尹志平,传到后世,还有一个极为荣耀的敬称,龙骑士。

    “有这样的事?何人敢打伤我全真弟子?”

    “是蒙古人?”刘处玄表情严肃,带着问责的态度道。

    “回禀掌教,并非蒙古人,而是一个”

    又一个三代弟子接着话禀告,名为赵志敬。

    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中,将遇到刘协的情形说了出来。

    一会后。

    “师兄,此人自称为孤,且武道实力强大,看来不是什么善了之人,会不会皇室的人?”全真五子之一,孙不二说道。

    “应该不是,我大宋皇室可没有如此年轻的习武王爷。”丘处机道。

    “哼,管他是谁,此番他胆大妄为,打伤我全真弟子,而且还扬言让我全真献上先天功和道家秘典,此等行径可是完全不将我全真教放在眼里啊。”郝大通有些怒气的说道。

    “听志平他们所言,此人实力强大,一招就打飞了几个后天四重的弟子,也许已经到了先天境了,还是得细细谋划一番啊。”刘处玄严肃说道。

    “掌教师兄想多了。”郝大通笑了笑,完全不认同这个:“先天境武者,天下扬名,哪一个不是当代的豪杰,我们几人姑且都无法踏足那一层次,而此人年纪轻轻,虽有一招败我四代弟子的实力,但实力也不可能踏足先天之境。”

    “言之有理。”

    郝大通的话得到了其他全真弟子的一致附和。

    “启禀掌教,此人扬言要夺我全真秘典,必然与蒙古人有所勾结,或许他还是蒙古的王亲贵族,所以弟子提议先发制人,擒此等贼子。”赵志敬眼中冷一闪,提出建议道。

    “此人现在到了何处了?”刘处玄问道。

    “回禀掌教,弟子一直派人暗中查探此人踪迹,并未发现他下山,而之前巡视弟子所观察他去往的路线好像是古墓。”尹志平回道。

    “果真是与蒙古有勾结的一伙人。”郝大通冷冷道。

    “掌教师兄,接下来如何?是不是派人去对付他?”

    “那霍都毕竟是蒙古王子,而且还是蒙古国师的弟子,我全真就算是中原第一大派,但毕竟隔绝于俗世之上,如果太过得罪了蒙古只怕日后蒙古铁蹄放境时会惹到灾祸。”刘处玄暗暗思索着。

    “这样吧,郝师弟,就由你带着志平和志敬他们前往古墓一趟,如若发现此人与蒙古人有联系,将之驱离便可,如若冥顽不灵,再行动手。”刘处玄思前想后,还是下了定意。

    “请掌教师兄放心,这伙蒙古人我绝对全部拿下。”郝大通自信道。

    “对了,掌教师兄,之前我收到了郭大侠的书信,言明不久后要来我全真一趟。”丘处机开口道。

    “郭大侠如今镇守襄阳,防范蒙古,如若无事不会来我终南。”刘处玄道。

    “此言是极,不过不知究竟为何事,竟让他亲自来我终南。”全真五子都是诧异不已。

    “无需多想了,现在还是先解决那个大言不惭要夺我全真秘典的小子吧。”

    “志平,志敬,立刻带领一百弟子随我前往古墓派。”郝大通大声道。

    “是。”

    尹志平,赵志敬当即应下。

    没多久。

    古墓派门前。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蒙古人怎么都死了?”

    当郝大通带着一行人来到后,看着遍体的尸体,都不由表情震惊。

    对于蒙古人,全真教还是处于避讳的,最多是驱离,不敢下杀手。

    毕竟如今的蒙古声势滔天,已经夺取了中原的大片土地,不难想象到日后蒙古铁骑南下的一日。

    所以全真教是做了明哲保身的选择,不参与国之间的争斗。

    相对于乱世之中,真正道家高人下山救人,而佛门就处于闭世,这全真教显然是变了味,想着避世。

    毕竟有了如今的声望,家大业大,全真教的本质就已经变了,变得不再向传统的道家。

    “都是一剑封喉,好狠的手段,根本没打算留活口。”郝大通看着遍体的尸体,看着尸体脖子上的深刻血痕,心底也不由一惊。

    “师伯,之前打伤我全真弟子的那人好像就配了一柄剑,你说会不会是他对蒙古人下的杀手?”赵志敬忽然声音变低,极为严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