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军政分离,取缔兵权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此番参与谋反的士族,一个不留,至于乌桓单于蹋顿,暂时别杀。”刘协对着监斩官道。

    “臣遵旨。”监斩官恭敬道。

    “陛下有旨,摆驾回宫。”宦官嘶声大喊道。

    “恭送陛下。”

    周围的御林军,百姓纷纷高呼道,目送着龙辇的离去。

    再次回到朝堂。

    十几路诸侯却脸色苍白,宛若隔世,肚子里都快吐空了,而对于刘协的敬畏更是上升到了顶点。

    今日之举。

    刘协的帝王无情体现到了极致。

    重新坐上了龙椅,文武百官仍然站在了朝堂上,但每一个看着刘协的眼神都透着敬畏,特别是应召而来的十几路诸侯,双眼中甚至可以称得上恐惧了。

    “自黄巾之乱起,大汉就如同万丈高楼基础不稳,才有了后来的董卓谋逆,袁绍谋逆,刘备谋逆。”

    “归根结底,是朕对大汉各州的掌控不够,才会导致天下不稳,百姓不定。”刘协凝视着朝臣,威声说道,整个朝堂都回荡着刘协的声音。

    “而今,朕有一决策,关乎我大汉国运,关乎我大汉十三州数千万子民的决策。”刘协目光一定,带着无穷的霸气。

    “臣等恭听圣音。”文武百官齐声道。

    “朕决定,军政分离。”刘协带着毋容置疑的语气,威声宣布道。

    “敢问陛下,何为军政分离?”荀彧虽然知道刘协的决策,但为了下一步,却是站出来问道。

    “从今往后,吾大汉十三州诸侯,州牧,太守,只可掌政务,军唯有武臣武将方可掌握,直接受命于朕。”刘协威声道。

    大汉根基不稳,诸侯有异心的表现便是因为权利熏心,有了兵权,他们就有了反意,而刘协便要从根本上断绝这个现象。

    闻声。

    十几路诸侯中有几路诸侯的脸色一变,有些不安。

    “启奏陛下,州牧执掌一州军政,太守执掌一郡军政,此乃先汉时期就定下的国策,如今改变恐会遭使国动荡啊。”刘焉惶恐禀告道。

    “朕乃是大汉天子,一国之主,朕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

    “从今日开始,军政分离。”

    “刘焉,你想违抗朕的旨意不成?”刘协双眼中透着无尽迫压之色,直视着刘焉。

    在刘协的目光迫压下,刘焉浑身发冷,吓得脸色苍白,连声道“老臣不敢,不敢违抗陛下旨意。”

    “朕今日召集尔等,也不怕与你们明说。”

    “你等州牧的权力太大了,一州在你们的手中就是一国,你们太不让朕放心了。”刘协站起来,冷冷凝视着诸侯说道。

    “陛下息怒。”

    “臣等对陛下绝无异心啊。”

    十几路诸侯慌忙跪倒在地,惶恐不安的说道。

    “有没有异心,朕全都可以看透,但你们没有造反还来洛阳觐见,就足以证明你们的忠诚,而今日朕军政分离,不单单是为了大汉的安稳,更是为了你们自己的性命,权力熏心,尔等如若步入了袁绍的后尘,可怪朕没有提醒尔等。”刘协冷冷道。

    “军政分离,臣赞同。”

    这时。

    幽州牧刘虞开口了,在如今这十几路诸侯当中,对汉室最为忠诚的一个。

    “臣赞同。”徐州牧陶谦也是相继说道。

    “臣赞同。”

    之后,十几路诸侯全部都赞同了。

    “今日之后,大汉十三州将定。”

    “我大汉国运将昌隆一统。”

    这一幕在大汉的文武百官一看,都是心底一定,兴奋无比。

    他们自然知道刘协下旨军政分离的影响,这是一个创世纪的,令大汉再无内乱的影响。

    “很好。”

    “你们让朕看到了你们的忠诚。”刘协嘴角也是洋溢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不枉费刘协筹谋了这么久,今日之后,天下将定。

    “关羽,张飞,张郃何在?”刘协威声道。

    “臣在。”

    三将应声而出,威势洋溢。

    “夏侯惇,夏侯渊,曹洪何在?”刘协再次呼唤道。

    “臣在。”

    又是三个武臣站了出来。

    “军政分离,各州兵权需把控,掌握在朕之手。”

    “关羽,朕命你前往徐州,掌徐州兵权。”

    “张飞,朕命你前往扬州,掌扬州兵权。”

    “张郃,朕命你前往益州,掌益州兵权。”

    “即日出发。”

    一阵安排下,刘协将自己麾下的六大将领全部派出,掌一州大军。

    “臣等领旨,定不会让陛下失望。”六将齐声道。

    “从今以后,我大汉再无封疆大吏,也不会再有不稳之音。”

    看到刘协的威势旨意,文武百官都是心生动容。

    “启奏陛下,臣已老迈,请求告老还乡,辞去州牧一职。”这时,刘焉带着一种颓废之色的说道。

    “准奏。”刘协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挥手应允。

    在刘协眼中,天下的诸侯州牧就没有几个人才,占着州牧一职也是浪费。

    “谢陛下。”刘焉道谢道,但转而来之的是一种轻松“唉,虽然权力被夺,但或许也是保全家族的一个办法,否则他日有触怒天子之罪,全家难以幸免啊。”

    “启奏陛下,臣也请求告老还乡。”

    紧随着刘焉之后,荆州牧刘表又站出来了。

    “准奏。”刘协当即道,随后,扫视这十几路诸侯,大声问道“还有谁想要告老还乡的,一并说出来吧,朕统统应允。”

    “启奏陛下,臣告老还乡。”

    “臣也请求、”

    一阵询问下来,又有徐州牧陶谦,兖州牧刘岱请辞告老,刘协自然是全部同意了。

    至于缺失了州牧的州郡,刘协麾下人才无数,自然不会没有人顶替。

    田丰,沮授等大才当即上任,直接成为州牧官一州政务。

    “诸爱卿可还有本奏?”

    刘协威严一笑,向着殿下的文武问道。

    “回禀陛下,臣等无本奏。”文武百官都是摇了摇头。

    今日刘协刑场释兵权,军政分离,乃是此次朝会最大的决策,在如此振奋之下,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文武都不想再禀告了,免得浪费刘协的时间。

    “既如此,你们就先回驿馆休息吧,等一个月后再行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