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刻意震慑,帝王心术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这就是为何刘协会忽然中断朝会,带着满朝文武来到这刑场的原因锁着。

    听到袁绍的声音,刘协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淡淡的说道“袁绍,到了如今,你还要什么话要说?难道还想要朕宽恕你不成?”

    “陛下,我错了,谋逆之罪是死罪,我不敢祈求陛下的恩赦,但还请陛下念在我袁家世代为大汉立下的悍马功勋,饶过小人的三个儿子,他们还年幼,根本不懂事,与臣的谋反行径毫无瓜葛,还请陛下宽恕他们。”袁绍声泪俱下的祈求道。

    “大胆袁绍,如今陛下亲至,你还敢瞎说胡编,谋反之罪本就是株连九族,没有你所谓的无辜,在你杀了韩馥的时候,举兵夺取冀州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无辜?”

    “告诉你,我大汉历朝历代,但凡谋反者都是诛九族,无论男女,无论老幼,全部株连,这就是谋逆的代价。”刘协还未开口,尊于礼法的荀彧就出声对着袁浩呵斥道。

    “陛下求你宽恕三个幼儿啊,他们是无辜的。”袁绍大声喊道,看起来极为的悲怜。

    可如若想起他当初举兵时的猖狂,就可以想到他此番的悲怜是罪有应得。

    “文若的意思,便是朕的意思。”

    “做错了事,便要付出代价。”刘协转过身,不再理会袁绍的哭喊。

    “不,我一人的错事,不要让我全族来承担,杀了我可以,不要杀我无辜的族人。”袁绍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但是无人理会他。

    所有人都在等待午时三刻的到来。

    骤时。

    袁绍满门都将人头落地,而袁绍,袁术,作为袁家的当代家主,他们要承受的比人头落地还要痛苦,因为他们要承受的是大汉最为残酷的处死之法,凌迟。

    “请陛下上座。”监斩官恭敬道。

    “恩。”刘协点点头,坐在了监斩主位上,而满朝的文武都侯立在了刑场的周边。

    随着时间流逝。

    高空上的太阳也是愈发耀眼,天地间的阳气也好似达到了极致。

    “启奏陛下,午时三刻已到。”监斩官恭敬禀告道。

    “斩!”刘协抬头看了刑台上的袁家全族,拿起了一支令箭,对着前方扔了出去。

    砰的一声。

    随着令箭落地。

    一百多个刽子手登上了刑台就位,每一个的手中都持着一柄寒光大刀。

    而针对于袁绍,袁术的是两个处以极刑的中年刽子手,手中并不是大刀,而是那种锋利的小刀,凌迟处死,顾名思义,要让他一步步的死去,承受无边痛苦的死去。

    还是刘协那一句话。

    做错了事,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而袁绍谋反,代价就是他全族陪葬。

    男女老幼,全部诛杀。

    看似无情,但这就是大汉严明的律法,纵然是通天的权贵,触犯了大汉的律法也要承担后果。

    “袁家谋逆,忤逆犯上,罪不可赦,陛下有旨,当诛袁绍,袁术九族,现立刻出斩,不得有误。”监斩官大声宣布道。

    “诺。”

    一百多个刽子手大声应道,手中的大刀已经高高的举了起来,寒芒四射。

    “不要不要啊”袁绍双眼血红,嘶声喊道。

    但他不再是曾经高高在上的四世三公的袁家家主,更不是手握重兵的诸侯,只是一个阶下囚,无人会听他的话。

    咻!!

    大刀斩下的劲风呼啸,只听见同时间的骨裂之音,一百多个袁家人身首异处,被直接斩首,这么多人头落地的一刻,纵然是文武百官,各大州的诸侯都只觉胸腔里有些反胃,但看着座上的刘协坦然自若,他们也都强忍着。

    “不。”

    “熙儿不。”

    袁绍的眼中流下了血泪,一瞬之间,他全家老小都被斩首。

    “刘协,你枉为天子,你所谓的仁德都是假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袁绍满脸怨恨的看着刘协,愤怒喊道。

    “朕的仁德只用于朕庇护的子民,乱臣贼子,朕一概不会放过。”刘协冷冷喝道,而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没有落定在袁绍身上,而是带着一种迫压之色的看向了十几路诸侯。

    今日刑场诛杀袁绍全族,可不单单是为了给天下百姓看,更是给这些诸侯看。

    刘协要让他们亲眼看着袁家满门的下场,让他们看着背叛他的下场。

    “啊杀了我,杀了我啊”

    在袁家全族被斩后,袁绍和袁术也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有两个资深的刽子手执刀,锋利的小刀如同毒蛇一般的划破他们的皮肉,凌迟开始,无边的痛苦直袭两人全身,让他们想死都难。

    “这凌迟太可怕了。”

    十几个诸侯看着袁绍两人痛苦凄惨的样子,脸皮紧皱,头皮发麻,甚至连冷汗都冒出来了,而他们偷偷看着刘协的目光尽是恐惧,胆寒。

    “把袁家的尸体拖下去,丢入乱葬岗。”

    “将与袁家叛逆勾结的士族分批带上来斩首示众。”监斩官大声令道。

    “诺。”

    周边的御林军将士立刻行动起来,将刑台上的尸体拖离,继而又一个接一个的犯人被押上了刑台,准备处斩。

    此番的谋逆重犯有一千多人,全部斩首完毕都需要一个时辰。

    而在这段时间内,刘协根本没有打算离开的样子,坐在监斩官的位置上闭目养神,让那十几路诸侯都是惶恐不已。

    在接连看了一个时辰后。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陛下,请请恕臣冒犯了。”益州牧刘焉再难忍住,疯狂的吐了起来。

    有了一人的开头,一个接一个的诸侯都狂吐了起来。

    而这时。

    闭目养神中的刘协也是悄然睁开了眼睛,嘴角翘起,挂着一抹戏谑的笑意。

    “好了,重新回朝堂吧。”刘协缓缓站起来,大声道。

    “遵旨。”

    听到这一旨意,十几个诸侯如听了天赦,激动不已。

    今日亲眼看了一个多时辰的斩首处决,他们的心都被冲击得不行了,毕竟他们锦衣玉食,哪里看到过如此场面。

    更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