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黄巾哭泣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张宁当初对天发誓,谁若是能够救我百万黄巾性命,张宁愿意付出一切”张宁带着动容的说着,双眼凝视着刘协“而陛下恩赦我黄巾百万,赦免了他们曾经的罪行,此等恩同再造,张宁愿意为陛下做牛做马,报答陛下。”

    说着。

    张宁再次拜倒在地,脸上充满了对刘协的感激。

    在张角去世后,最放心不下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张宁,二是百万黄巾,如今之后,张角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明日带朕去山中看看吧,百万黄巾,也是时候解决了。”刘协走到张宁身边,把她搀扶了起来。

    作为一个年龄与刘协相差不多,却担了百万人生死,作为一个女人,她显然是在耗尽全部的心力支撑着,如果给予他人,或许百万黄巾早就把他拖垮了。

    “谢陛下。”张宁顺从的点点头。

    “自此以后,你无需再烦忧了,朕为大汉之主,百万黄巾亦是朕的子民,朕有责任庇佑他们,不会让他们再遭苦难。”刘协温和的说道。

    听到这。

    自从父亲死后,再无依靠的张宁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朝着刘协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释放的哭了起来。

    这个时代的女子,几乎都是闭门于香闺之中,可以说完全没有张宁这样能够担当的女人,对此,刘协自然也是非常的钦佩。

    “好了,朕日后就是你的靠山。”软香在怀,佳人哭的如此委屈,刘协也是没有任何邪念,顺势抱着张宁,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翌日。

    在张宁的带路下,刘协仅仅是带着陈宫一人,步入了这万千官军都征服不了的黄巾军寨之中。

    而当他们看见张宁回来后,首领失踪一日的担忧也是荡然无存。

    “天公将军回来了。”

    一声呐喊,在山林各处的营寨里,许许多多的黄巾平民跑了出来,其中青壮很少,大多都是老人,女人,孩子,每一个都是衣裳破烂,瘦骨嶙绚,其中还夹杂着许多的伤患,显然是曾经的黄巾士兵。

    看着这等场面便知道他们过得极为艰苦,但虽如此,他们之间却有着一种和睦,相互帮协的氛围,或许这就是他们能够支撑活下去的根本。

    “天子圣驾到此,好不速速接驾。”张宁重新穿上了斗篷,变成了那威严的黄巾首领,与昨日的小女子表现两样。

    “天子?”

    “我朝廷的天子吗?”

    “天子圣驾到此,亲自来我黄巾军寨?”

    “难道说天子原谅了我们?宽恕了我们的罪行?”

    听到天子之名,无数黄巾平民都为之动容,每一个的脸上都是挂着激动之色。

    天子,大汉的皇帝。

    也是属于他们的皇帝。

    以前,对于朝廷之名他们是望而却之,因为他们经过了一次的出尔反尔,投降后,被朝廷的官军坑杀。由此黄巾所有人都恨极了朝廷,不再与朝廷接触,因为他们害怕。

    但对于这一点,两方都没有错。

    对于朝廷而言,黄巾便是乱臣逆贼,当诛灭九族,但对于不动大汉律法的黄巾而言,他们只想活下去。

    但今日,天子圣驾来到了黄巾军寨,那一切的结果都不同了。

    这证明朝廷彻底宽恕了他们,要不然天子不会亲身犯险。

    应着张宁的呼喊,所有人看向了张宁的身后,其中一个格外显眼,虽没有身着龙袍朝服,但一身黑袍,上面雕画了龙纹,头戴发冠,也是只有皇室才能佩戴的少有,而那一身无形泛出的帝皇之气,让所有人都为之敬畏。

    “参见陛下。”

    “草民参见陛下。”

    看着刘协的身影,整个军寨各处,无数人头簇拥,所有的黄金平民都跪倒在了地上,齐声高呼着。

    刘协扫了军寨各处的黄巾平民,缓步走入了最中心,在无惧一切的帝威下,刘协也丝毫不惧黄巾平民中会有暴徒。

    “平身吧。”刘协威声说道。

    但话音落。

    黄巾平民却都没有站起来,都是带着强烈的忏愧,懊悔之色。

    “陛下啊,我们错了,我们当初叛逆行径当诛九族。”

    “当初我们实在是不得不叛啊,我们没有粮食吃,没有衣服穿,所有的田地都被士族把控了,我们不得不造反来活命啊,但我们只想打倒那些该死的士族,都是他们害的啊。”

    “请陛下宽恕,我们错了”

    许多黄巾平民声泪俱下的说道,言语之中全是他们当初的委屈,被士族欺负得不得不造反保全活命。

    今日天子来到,大汉的天,也是属于他们的天来了。

    他们自然都想将多年之苦倾述出来。

    在历朝历代,百姓造反只有两个原因,第一,那种野心家的挑唆,第二,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而黄巾之乱却是两者都占全了。

    刘协看着周边跪地哭泣的黄巾平民,也是生出了一种悲怜,或许,从根本意义上,只要给足他们吃饱,他们就不会如此了。

    “一切霍乱的根源就是士族,那种为了自身利益,视国家利益而不顾的士族,鱼肉百姓的士族。”见此,刘协的心底一冷,待得彻底掌控大汉十三州后,将士族之乱彻底定下的时刻也要到了。

    “你们的苦,朕都知道。”

    “你们的罪,功过相抵。”

    “从此以后,你们不再是逆贼,而是大汉的百姓,朕的子民。”刘协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这军寨中所有的黄巾平民道。

    声音不大,但是震耳欲聋。

    对于普通的犯人来说,来自天子的宽恕或许不那么明显,但对于百万黄巾来说,刘协的这一声宽恕,这一声大赦却是意义重大,因为这是百万计黄巾的性命,生机,活着的机会。

    “谢陛下。”

    “陛下万年,大汉万年。”

    得到这一声大赦,所有黄巾平民都沸腾了,他们不会觉得刘协会骗他们,因为天子如若要骗他们,根本不会孤身犯险。

    一时之间,整个黄巾军寨的氛围都变了。

    “陛下,从今往后,我张宁跟定你了。”

    看着刘协的霸气宣布,张宁双眼爱恋的凝视着,心底自我宣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