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血债血偿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本将拜见天子圣驾,可不能耽搁了。”公孙瓒大笑一声,丝毫不怕是什么阴谋,立刻策马跟随黄忠而去。

    也正如他所言,黄忠威势惊人,显得英武无双,又岂会是区区的异族能够相比的,公孙瓒一眼便肯定不是阴谋。

    “是。”

    看到公孙瓒如此坚决,白马从义也不敢违背,在原地等候,但每一个都是蓄势待发,如果真的有阴谋,那他们必然会全力出击。

    “异族果然被解决了,如此虎狼之师,只怕比之我麾下的白马从义也要强上几分了。”

    当公孙瓒靠近大军所在,看着遍地的异族尸体,还有这十几万森严屹立的大汉将士,心底也不由一惊。

    “启奏陛下,公孙瓒来了。”黄忠向刘协复命道。

    “当今天子果真拥有天神之力,竟然凌空飞行。”

    而当公孙瓒策马来到大军中心,一眼便看到了居于十几万大军中心的刘协,此刻正凌空而立,威势无双,这也让第一次面见天颜的公孙瓒心底涌现敬畏。

    “臣公孙瓒,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年,大汉万年。”公孙瓒立刻下马,恭敬拜伏在了刘协的身前。

    “平身吧。”刘协沉静笑了笑,一挥手。

    “谢陛下隆恩。”公孙瓒缓缓站起来,有些拘谨。

    “公孙爱卿,朕知道你历来镇守边疆,防范异族之功,你很不错,吾大汉也以有你这等大将为荣。”刘协带着褒奖语气的对公孙瓒说道。

    公孙瓒师从当世大儒,也是当朝大臣卢植,也是学得了本事,担任幽州边境大将以来,将异族挡在了境外,让他们不得而入,可以说幽州如此安定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公孙瓒坐镇。

    他有功,而且是大功。

    “谢陛下夸奖,身为大汉将领,当为陛下戍边,保家卫国。”得到天子的认可,公孙瓒的神情也是变得格外激动。

    “好。”

    “身为吾大汉战将,就该如此。”刘协大笑道。

    “朕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你们可有胆子接受。”刘协目光扫过黄忠,孙策,最后落定在了公孙瓒的身上。

    “但请陛下下旨,臣等万死不辞。”

    三将相视一眼,同时跪在了刘协的身前。

    “乌桓犯境,杀了边关四千将士,此仇此恨,朕可不想一笔带过了。”刘协双眼透着强烈杀机,余光落在了乌桓首领蹋顿的身上。

    “请陛下下旨,臣愿为先锋军,荡平乌桓全族。”黄忠当即请命道,杀意无双。

    “臣也愿为先锋军。”

    孙策,公孙瓒也是纷纷请命道。

    “血的孽,必须要用血来偿还,乌桓屠我大汉将士四千,那朕就要以十倍,百倍来抱负,屠他四万,四十万,朕要让乌桓全族的血来祭奠朕将士的亡魂。”刘协双眼中爆发出了锐利血光,身后好似浮现了无穷尸山血海。

    天子一怒,浮尸千里。

    这一句话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如今刘协身为天子,当护佑治下子民,护佑治下的一切,犯大汉天威者,必诛之。

    乌桓犯境,罪不容诛。

    当灭族以来偿还罪孽。

    或许在士族世家眼中,普通的士兵对于他们不过是驱策的棋子,但是在刘协的眼中,凡是保家卫国的军人都是英雄,属于百姓的。

    “黄忠,孙策,公孙瓒。”

    “朕命你等率领本部兵马,给朕出征乌桓,总之,乌桓男子一个不留,女子全部掳回,为奴为婢,朕要让乌桓彻底绝族灭绝。”刘协冰冷说道。

    绝族灭绝四个字一出,整个草原上都变得冷寂一片,寒风萧瑟,数十万的生机在刘协的一言中已成定局。

    而此刻。

    乌桓首领蹋顿一直在旁边,当听到刘辩要灭乌桓全族的时候,面色变得煞白,绝望,恐惧。

    “不,都是我一人的罪责,陛下要杀要剐都可以,请不要对我的族人动手,他们都是无辜的,请陛下恕罪啊。”蹋顿竭力挣脱开两个士兵的束缚,来到刘协的脚下叩首,疯狂的磕头。

    他怕了,真的害怕了。

    他们乌桓在草原或许很强,但如果真的是触怒了雄踞中原的真龙,那结果便是死路一条,陷入毁灭。

    只有不到几十万人的部落试问如何与大汉百万的军队硬抗?

    此刻的蹋顿只想求得刘协的原谅,放过他的族人。

    但!

    “你们的族人是无辜的?”刘协冷冷一笑,透出了一种酷色“那朕边疆的四千将士就不无辜了?”

    “你十万大军入侵我大汉疆土时,你可曾想过我边关将士的无辜,可曾想过我大汉百姓的无辜?”刘协怒喝道。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恕罪,请陛下放过我那些无辜的族人吧,求你了。”蹋顿疯狂叩首着,额头上全部都是血迹。

    “黄忠,孙策,公孙瓒听旨。”刘协无视了蹋顿,威声低喝道。

    “臣在。”三将应声道。

    “乌桓全族男子一个不留,女子全部抓入我大汉为奴为婢,偿还他们这几十年来给我大汉带来的罪孽。”刘协冰冷下旨道。

    作为帝王最忌心软,最忌怜悯,还是给敌人的怜悯,因为往往这些会给自己带来万劫不复。

    而刘协深知心软非帝皇,故而不会对任何人生出怜悯,敌人就更不用说了。

    “臣等遵旨。”三将立刻领旨道。

    “不,不要,陛下恕罪啊,请不要,我愿意以死恕罪。”

    “陛下”蹋顿脸色煞白,挣扎求饶。

    “拖下去,严加看管,等灭了乌桓凯旋归都之日,本将会把你的妻儿家小全部带来的。”黄忠对着蹋顿冷喝道,几个虎背熊腰的将士也立刻将蹋顿拖走了。

    “你等不要让朕失望,朕在洛阳等着你们凯旋的消息。”刘协看着黄忠三将,给予期许的说道。

    “请陛下放心,只需半月时间,吾等便可将乌桓扫灭,再有半月之功,必然班师回朝。”黄忠面色镇定,给自己下了军令状道。

    “朕在洛阳等待你等凯旋。”刘协笑了笑,不再多言,这气运显化术的投影也是开始化作了无尽光芒,迅速消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