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接连而来,懵逼的袁绍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在贾诩,郭嘉,陈宫的奇谋下,在未曾出征之际,胜算就几乎已经定了。

    天下诸侯,何人能够在三大谋士的奇谋下取胜?

    纵然是昔日的张良也不可能。

    冀州,广平郡。

    袁绍得许攸之谋,调兵遣将,自以为料定了胜利的先机,此刻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错。

    “诸位,如今战果如何?”袁绍笑着问道。

    “回禀主公,颜良将军坐镇常山,依城而守,已挡住敌军数十次进攻,文丑将军坐镇钜鹿,吕翔,吕旷两位将军坐镇渤海,也是一样挡住了敌军的数十次进攻。”逢纪站出来禀告道。

    听到这。

    袁绍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本州牧麾下猛将如云,纵然是联军又如何?本州牧何惧之有?”

    “主公所言极是,如今我们已将粮草送给了黄巾,等黄巾军出兵时,兖州刘岱必然回援,联军就少了一支,我军将取得大胜。”许攸自信站了出来,眉飞色舞的说道。

    “现在乌桓动兵了没有?”袁绍追问道。

    “回禀主公,乌桓距离我们甚远,目前他们的动作尚且不清楚,不过应该动兵了,不日就将南下幽州。”逢纪有些为难的回道。

    “定然动兵了,毕竟冬季将至,境外异族缺乏过冬粮食,本州牧许诺的粮草足够他们度过这一次的冬季还有盈余,本州牧就不信蹋顿那厮不会动心。”袁绍讽笑的说道。

    “主公对异族了解透彻,属下佩服。”郭图拍马道。

    “哈哈哈,现在我们行使的便是坚守之计,等乌桓,黄巾大军扰乱他们的后方,联军必乱,那就是本州牧灭掉朝廷大军的大好时机。”袁绍从座位上站起来,意气风发的说道。

    “报!”

    “河间城急报。”

    就在袁绍兴奋的时候,殿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高览乃是本州牧麾下大将中少有的智勇双全,就算面对吕布也足以抗衡。”听到河间城急报,袁绍丝毫不慌张的说道。

    但是。

    “启禀主公,大事不好了。”

    “前军斥候回报,吕布率领大军攻破了河间城,高览将军被吕布挑杀,麾下两万大军除阵亡外,其余尽数被俘。”传令兵跪在地上,惊慌的说道。

    话音一落。

    袁绍的手下都是脸色大变。

    扑通。

    而袁绍则是一脸慌张的瘫坐在了椅子上。

    “这怎么可能?有高览为将,守军两万,也不可能在区区几日破城啊?”

    “而河间郡位于我冀州中心,可以说得上是本州牧的咽喉啊,如今失去了,本州牧恐受制衡。”袁绍面色惊恐道。

    “主公勿慌,河间虽为咽喉,但却不能彻底断绝各郡的联系,而且有乌桓,黄巾两大助力,我冀州更加不用担心,再而,小皇帝如今身在洛阳,大军却可能倾巢而出,等袁术大人率军北攻,定下洛阳,则战局顷刻将定啊。”许攸当即站出来说道。

    “子远说的对,只要袁术攻下洛阳,活捉了小皇帝,战局必定,我冀州危机必解。”袁绍听到了安慰后,也是稍显轻松。

    可就在袁绍的话又一落下。

    “报。”

    殿外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又有什么紧急军情。

    “难道又是哪一个城池被攻破了?”袁绍的手下众人都不安的想到。

    “启禀主公,袁术大人派人传信,他无法出兵北攻洛阳了,现在他正被荆州刘表,长沙孙坚,扬州刘繇,总计三十万大军围攻,不仅如此,他还请求主公设法相救,否则他撑不过十天了。”传令兵跪在地上,惶恐道。

    “什么?”袁绍瞪大眼睛,比之河间城被破的消息还要惊慌了。

    “难道小皇帝早就料到了主公会请袁术大人北攻,所以早早的安排了三路诸侯讨伐?”

    “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小皇帝真的是天神转世不成,有谋定一切的诡策?”

    袁绍手下的谋士都震惊了,哪怕是自以为傲的许攸,此刻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所有高深的谋略都被当今的天子洞彻,有招拆招,或者说是在他谋划之前,当今天子就已经料定了一切,完成了布置。

    听闻袁术的消息后。

    袁绍愣了,他满堂的手下都愣了。

    宽敞的殿堂内变得寂静无声,格外幽寂。

    显然他们是被刘协的筹谋给打懵了。

    甚至他们此刻的心底都在暗想,下一刻会不会还有噩耗传来?

    似乎正应着他们所想。

    “报。”

    堂外一阵脚步声,又一个传令兵快步前来。

    “又又是哪一座城池被攻破了?”袁绍瘫坐在椅子上,无力的问道。

    “回禀主公,城池没有破,刚刚得到黄巾军渠帅张燕的消息,他们已经动兵进入我冀州境内了,如今正向刘岱所部靠拢。”传令兵恭敬说道。

    “好事,大好事。”

    “张燕他终于动兵了,他所部有多少兵力?”袁绍跳了起来,激动问道。

    “回禀主公,黄巾传来消息,他们出兵总计十万。”传令兵道。

    “哈哈哈。”

    “袁术的死活无关紧要了,眼下只要黄巾和乌桓出兵,本州牧的危机仍旧可以解决啊。”袁绍稍显安慰的说道。

    “你刚才说什么?张燕带着黄巾军进入我冀州境内了?”许攸一脸凝重的问道。

    “回禀大人,的确是。”传令兵恭敬道。

    “主公,事情不妙啊。”

    “原本我们给黄巾军商议的是让他们进攻兖州,从而让刘岱率军回援,可现在他们却直接进入我冀州境内,属下怀疑他们已经靠拢朝廷了,我们必须早做打算。”许攸十分凝重的说道。

    “子远,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还不等袁绍接话,郭图却站了出来:“在当今的大汉十三州,任何人都有可能倒向朝廷,但唯独黄巾军不可能。”

    “当初黄巾之乱时,有十几万黄巾贼弃械投降,但却被朝廷官军给坑杀,从那以后黄巾就不再信任朝廷,就更不可能归降朝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