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河间定,坐等时机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区区城门,给本将破。

    吕布凝视着城门,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狠厉,双手涌动了全身的力量,一声暴喝,凶戾惊天,握着方天画戟朝着城门暴击了过去。

    “河间城虽小,但城门绝对不是人力能够破开。”高览担忧看着吕布的破城之举,但仍旧自我安慰道。

    但是下一刻。

    方天画戟狠狠打在了纯铁打造的城门上,一声震动整个城池的巨响,火花一闪,那重达千斤的城门,坚固无比,却被吕布一戟打飞,朝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啊”

    只听见一阵惨叫声,守在城门后的袁军被压死了数十个,被压成了肉泥,整个城内一片慌乱。

    随之。

    这河间城的门户也是被强行破开了,完全洞开在了八万大汉将士的眼前。

    “饕鬄将士何在?城门已开,随本将入城杀敌,不降者,杀无赦。”吕布一声怒喝,策马一动,直接冲入了城中,开始了他的杀戮。

    在大汉第一猛将的勇力下,城中没有人是吕布的一合之敌。

    “为陛下效忠,匡扶大汉。”

    “杀”

    在吕布身后,便是饕鬄军团八万将士,首先是由曾经的并州狼骑为主的三万骑兵,紧随着吕布的身影,冲入了城中,之后步卒稳打稳扎,以军阵迫近。

    随着大军的涌入,也宣告着这河间城的大战即将落定。

    此番大战。

    如果是如同长安城那样的古都大城,拥有护城河,吕布想要破城只怕还需要付出重大的代价才行,但这河间城虽有十几万人口,但城池并不大,也没有护城河之类的守城建筑,自然被吕布轻易破开。

    “将将军,现在我们怎么办?敌军已经入城了?”一个袁军颤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誓死报效主公。”

    “随本将杀。”高览一咬牙,带着城关上的守军冲下了城。

    “杀”

    城内。

    杀戮之声四起,两军交战,城中遍地都是交戈之音,在交战杀戮中,无数人倒在了血泊中,再也难以站起,大汉将士凶猛无双,得神兽之力加持,战力无双。

    城中的袁军根本不是对手,被杀得落荒而逃。

    “吾乃袁公帐下大将高览,吕布,你可敢与吾一战。”

    高览驾着一匹马,带着袁军冲杀,当看到吕布后,怒声喝道。

    “就凭你这乱臣贼子也想挑战吾?”吕布眉头一凝,冷冷嘲讽道。

    “废话少说,战。”高览手持长枪,策马朝着吕布疾奔过去。

    “土鸡瓦狗。”

    吕布冷笑一声,自然不会惧这区区高览,当即策马迎了上去。

    乱军之中,两将快速的冲进,顷刻间,两人便迎来了碰撞。

    方天画戟扬起,带着横扫千军的凌厉。

    面对吕布这等强将,高览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全力出击,手中的利枪带着洞穿一切的锐利,刺向了吕布。

    而吕布则是侧过身,轻易躲开了那凌厉的一枪,同时画戟猛地荡去。

    砰!

    “好强的力量。”高览面露痛苦,手臂好似被万均巨力所震,一种剧痛袭来,整个人都差点被从马上掀飞。

    “就这种力量还敢与本将对战,找死。”吕布讥讽一声,眼底杀机一闪,画戟一转,带着横扫之势掠向了高览。

    “不好”高览浑身被杀机所慑,双眼瞪大。

    咔擦。

    方天画戟化作一道利芒斩来,血光一溅,高览的人头飞起,身首异处,而失去头颅的尸体也是从马上跌落,惨死在血泊之中。

    袁绍手下大将之一,高览就此被吕布所斩。

    “高览已死,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乱臣贼子,如若不降,杀无赦。”吕布斩了高览后,高举着画戟叱喝道,声音盖过了城中的杀戮之音。

    “什么?将军死了?”

    “大人饶命,我们投降。”

    “不要杀我们”

    见到高览一死,被大汉将士包围杀戮的袁军纷纷弃械投降,跪倒一地,毕竟命还是最重要的。

    “把他们缴械看押,待得班师回朝后交给陛下发落,如若看押期间有人胆敢反抗,杀无赦。”吕布看着跪倒一地的降卒,冷神喝道。

    “诺。”

    众将士齐声应道,把降卒拿下看押。

    在吕布成功攻下河间城的时候,另外的三路大军也是开启了征程。

    张辽率领五万大军攻常山。

    刘虞率十万大军攻钜鹿,刘岱率十万大军攻渤海。

    不过这三个地方有着袁绍的大将镇守,却是没有那么容易破城,彼此之间呈现了一种僵持。

    袁绍严令依城据守,而刘虞他们却也无法轻易破城。

    河间城,太守府内。

    “军师,此城已破,冀州的防线已破,下一步该如何?”吕布向着贾诩问道。

    “等。”贾诩高深莫测的一笑。

    “难道我们不乘势突进?”吕布有些诧异的问道。

    “时机到了,便是我们出兵的机会。”贾诩笑道。

    “时机什么时候到?”吕布有些急切的问道。

    “最多十日便可以见分晓,此番我们这一战拿下河间,从冀州的中心凿了一个缺口,这就是我们奠定胜果的时机,接下来只等青州方面有军动,彻底破开冀州防线,我们便可以一举奠定冀州。”贾诩看透一切的说道。

    “张辽他们已经分批攻到了冀州各郡,他们该当如何?”吕布问道。

    “让他们佯攻拖延,不可与袁军开展大规模交战,等青州黄巾动了后,袁军布置自乱,那时候我们便可以痛打落水狗。”贾诩老谋深算道,当日的谋划冀州之策是他与郭嘉一同提出来的,贾诩自然也看的透彻。

    “好,我立刻传令给他们三路大军,让他们不可乱动,等待时机。”吕布点点头,没有莽撞的拒绝贾诩。

    在出征之前,刘协便严厉告诫过他,战时他为主,谋略贾诩为主,绝对不可逾越。

    只有贾诩这老谋深算的毒士在,袁绍的任何计策都将是虚设,被贾诩看透。

    “袁绍那厮自以为家世繁荣,有诸多士族拥立,却不知陛下威严如天,视他为土鸡瓦狗。”贾诩冷冷笑道,充满了对袁绍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