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将计就计,绝色张宁

作品:《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我也听到了许多传言,当今天子却是与当初的汉灵帝不同,是一个爱戴麾下子民的好皇帝,当初破长安后,更是向天下百姓许下了誓言,这种雄才大帝,或许真的值得我们赌一把。”张燕也是接着说道。

    “将军已经做出决定要依附朝廷了吗?那末将就直接打杀了那袁绍使者。”张牛角眼底闪过一道杀机。

    “不,先行让天子的使者进来,我有话想与他商讨。”张宁一摆手说道。

    “属下这就带他进来。”张燕点点头,就下去请戏忠。

    不一会。

    戏忠便在张燕的引领下,来到了黄巾寨内最隐秘的地方。

    “天子使者亲自来我黄巾军寨,是我黄巾的不胜荣幸。”张宁英气而不失礼貌的说道。

    “外界传闻昔日张角病故后,再无后代,如今一看传言便是传言啊,没想到当日的张角还留下了一个俊杰才女,管束着这百万黄巾,着实让人敬佩啊。”戏忠对着张宁拱了拱手道。

    “阁下奉承的话就不必了,天子的圣旨我接了,也可以派兵进攻袁绍,但是我必须知道等除掉袁绍后,天子会不会卸磨杀驴,再次对我黄巾动手,所以,我希望天子能给我一个保证吗,让我黄巾放心的保证。”张宁不打算多说,切入主题的道。

    “陛下睿智,早就吩咐了我要给你们一个保证。”戏忠笑了笑,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卷圣旨。

    “张宁接旨,此乃陛下宣告天下百姓的诏书,也是给你们百万黄巾重新做回大汉百姓的诏书。”戏忠郑重的将圣旨对着张宁一递。

    “张宁接旨。”

    张宁似乎也变得郑重起来,走到了戏忠身前,双手将圣旨接了过来。

    待得她打开一看。

    “苍天厚土为证,昔日黄巾虽起兵谋逆,但皆因朝廷无为,士族霸道,念在黄巾军本为朕之子民,此番黄巾军诛灭叛逆有功,今特赦百万黄巾罪责,朝廷不再围剿,以此昭告天下,钦此。”

    圣旨上便是刘协的亲笔书写,更是盖上了大汉的传国玉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贯穿今古的字格外显眼。

    “当今天子雄才大略,张宁服了。”

    良久后,张宁将圣旨收起,感叹说出了一句,也正是因为这圣旨,原本她对朝廷卸磨杀驴的担心也是全无。

    如今圣旨已下,天子已经恩赦。

    古往今来,天子都是金口玉言,断然不会出尔反尔,要不然也就不配为帝皇了。

    “将军,属下这就将那袁绍的使者斩了,以显我黄巾投效天子之心。”张燕立刻说道。

    “去吧。”张宁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点头道。

    “等等。”

    就在张燕拔出剑,准备前去斩了郭图的时候,戏忠却是忽然阻止了他。

    “先生何意?”张燕停下脚步,疑惑道。

    “袁绍给你们许下了什么条件?”戏忠笑了笑,问道。

    “粮草五十万石,而且只要出兵,后续还会供给。”张燕老实答道。

    “袁绍手下看来也有能人啊,居然能够看透你们当务之急就是缺粮,既如此,那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戏忠忽然阴阴一笑,谋略在心。

    “先生的意思是?”张宁能够作为统御百万黄巾的女人,自然也有她的不凡之处。

    “五十万石粮草难道你们不想要?”戏忠阴笑道。

    “张燕,张牛角听令。”张宁当即下令道。

    “属下在。”两人立刻应道。

    “你们去找那郭图,言明我们愿意与他们合作,出兵兖州,粮草到时就是我们的出兵之日。”张宁道。

    “属下遵命。”

    张燕和张牛角也是立刻回过神,明白了过来,然后当即退下去找郭图了。

    “将军睿智,戏某佩服。”戏忠向着张宁拱手笑道。

    “当今天子,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张宁忽然话锋一转,问道。

    “陛下乃是上天赐给我们大汉的救世主,自当继承帝位开始,他就履行了他的责任,我可以说他是天生的帝皇,能够效忠陛下,是我戏志才九世修来的福分。”

    提及刘协,戏忠的表情也变得格外郑重,双眼之中尽是忠诚,狂热。

    “究竟是怎样的帝皇才让他如此心悦诚服啊。”看着戏忠的表情,张宁的心底也不由生出了一种惊叹,还有对刘协的好奇。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的年龄应该不大吧。”张宁问道。

    “陛下的年龄是不大,但掌控朝政的智慧却超越了历代皇帝,我相信在陛下的统率下,我大汉将会四海升平,国泰民安。”戏忠十分自信的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见见这身富盛名的大汉天子了。”张宁感叹道。

    “其实陛下的年龄和你差不多,陛下日后见到你这种奇女子想必也是非常开心,甚至纳你为妃都不无可能啊。”戏忠带着一种调侃语气说道。

    “你”

    听到这,张宁尘封许久的冰冷内心也不由跳动起来,但表面上却是表现的有些愠怒。

    “好了,不说了。”

    “接下来这段时间就让我来担任你们的军师,如何进攻袁绍。”戏忠也知道玩笑不能过头,当即作罢,然后屁颠颠的离开了这山洞。

    “当初父亲说了,谁要是能够解决我黄巾百万的生存,就让我委身于他,如今这大汉天子宽恕我黄巾罪孽,相当于解决了我的难题,我真的要委身于他吗?可他是大汉天子,一国之君,他会看得上我吗?”

    在戏忠走后,山洞里没有了外人,张宁把戴在头上的斗篷掀开了。

    一看。

    一张绝色的容颜呈现,二八年华,明眸皓齿,肌肤弹指可破一般,这等绝色容颜完全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就算相比于这世界内的貂蝉,或许都不逞多让了。

    另一面。

    张燕和张牛角找上了郭图。

    “郭先生,我们商议之后同意出兵进攻兖州,但必须等你们的粮草到了后我们才会动兵。”张燕直截了当的说道。

    “好好好。”

    “粮草我回去后便会命人送到,今后我主与贵军便缔结盟约了。”郭图大喜道,丝毫没有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