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123章 驱逐维多利亚

作品:《全职法师

    伊之纱是向着圣城那边的。

    叶心夏却不是,尤其是很多人都知道叶心夏与莫凡的关系。

    除非叶心夏做出和伊之纱一样的决定,最终审判中置莫凡于死地,否则她绝不可能得到圣城的半点支持。

    圣城所关系到的并不是仅仅圣城这些选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组织敢站在圣城的对立面呢,一旦圣城选择了伊之纱,整个欧洲,整个世界,那些在圣城体系内的组织都必须支持伊之纱。

    这个体系是无比庞大的,庞大到叶心夏无论做多么大的努力都不可能改变这圣城抉择的潮向!

    然而维多利亚世家的参与,便会让一切截然不同了。

    同样的,维多利亚世家单独的支持力量并不强大,强大的是整个欧洲都需要与维多利亚世家交涉的这些组织。

    他们需要龙,他们需要龙带来的井喷式经济,圣城不敢明面上表示自己的支持意向,可维多利亚世家却敢,而且刚才拟定的那份议案已经表明一点——我们维多利亚世家坚决不与支持伊之纱的人做一分钱贸易!

    这又是一个巨大的潮向,足以和圣城的干涉抗衡的潮向!

    所以选举结果无法肯定了!!

    洛欧夫人注视着叶心夏,她恬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发声却瞬间将维多利亚的局势,将她的选举劣势给扭转了过来,她的那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波澜……

    年轻平静的外表下却是令洛欧夫人都感到不寒而栗的城府。

    她依仗的真的仅仅是神魂,是文泰之前的那些老部下??

    ……

    这是一场宣布。

    不是讨论。

    艾琳说得并没有错,这场会议召开,其内容本身就不存在任何的争议。

    圆桌上众人散去,洛欧夫人却不愿意离开。

    假如这次族内会议是她与叶心夏之间的一场博弈,那么她已经输得体无完肤。

    叶心夏不仅不需要她,洛欧夫人要想在维多利亚世家之中拥有更稳固的地位还需要叶心夏的支持,这反转落差实在太大了!

    只是,洛欧夫人还想与叶心夏谈一谈。

    因为这个世界上能救她丈夫的人只有叶心夏。

    而叶心夏也似乎知道洛欧夫人有话和自己说,她签署刚刚拟定的议案后,目光也落在了洛欧夫人身上。

    “一个小时候我才会离开维多利亚,你可以带我去看看你的丈夫。”叶心夏对洛欧夫人说道。

    洛欧夫人露出了惊讶之色。

    事实上洛欧夫人可什么都还没有告诉两位圣女,她只是表明自己需要复活神术。

    “我是一名心灵系法师。”叶心夏对洛欧夫人说道。

    “哦哦,抱歉……”洛欧夫人下意识的吐出这句话来,语气里已经没有之前那股子傲慢。

    ……

    到了冰窖中,洛欧夫人很努力的去解释这个行为。

    毕竟是洛欧夫人自己将丈夫给“杀”死的,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然而解释着解释着,洛欧夫人看到了叶心夏的眼睛,一双能够看穿人所有谎言的纯净双眸,一双充满智慧又给人一种单纯假象的眼睛……

    她知道了!!

    洛欧夫人倒吸一口气!!

    又输了!

    不仅需要乞求她复活自己丈夫,还被她知道了自己掩藏了六年的秘密!

    “夫人,他并不需要复活神术。”叶心夏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洛欧夫人惊道。

    “他处在一个生与死临界点,就像冰与水混合零度,他需要的是肌体复苏之术,而不是复活神术。”叶心夏接着说道。

    洛欧夫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这么说自己丈夫其实还没有死!!

    他只是被冻结了,生命并没有枯竭??

    可明明自己一点都感觉不到他的生命气息,他甚至请来治愈系的禁咒,那位老者都认定自己丈夫已经死亡。

    难道这就是帕特农神庙与其他魔法师的不同,亦或者神魂者的差异!

    “将他带到帕特农神庙,我会恳请殿母为他施展肌体复苏之术。”叶心夏开口说道。

    “你愿意救他?你愿意帮助我??”洛欧夫人满脸愕然。

    自己对叶心夏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她没有必要浪费宝贵的时间,更何况是帕特农神庙殿母的法术!

    帕特农神庙任何法术都无比珍贵,她们不会轻易给没有价值的人,她们不是纯粹的慈善机构。

    “嗯。”

    “可是……”洛欧夫人感觉到几分不对劲。

    “我需要你和你丈夫手上的百分之十五的掌控权。”叶心夏直接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不可能!!”洛欧夫人立刻拒绝道。

    赌龙产业是她独自创立的一个风靡欧洲的项目,她为维多利亚世家创造了巨额经济,她绝不会将这掌控权交出去。

    “零度的水终究会结冰,他的意念存亡也不过是一瞬间。”叶心夏说道。

    “百分之十,我和他不能什么都没有!”洛欧夫人做出了一点退让。

    “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叶心夏转身离开了这个冰窖。

    洛欧夫人呆立在那里,像是一个苍白的幽灵。

    这一刻,她才真正感受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子的可怕。

    她给你一点希望,然后不给你一丁点商量的余地!

    ……

    ……

    叶心夏和艾琳聊了半个小时,当飞机轰鸣声在庄园内响起时,洛欧夫人的身影才出现在叶心夏的视线中。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或许她可以接受自己丈夫死亡的这个事实,但她无法接受自己失手杀死了自己丈夫这件事。

    他没有死。

    对洛欧夫人来说就是一次救赎,可以救赎自己,更可以救活自己的挚爱。

    当然,代价就是自己手上所有维多利亚世家的掌控权……

    从今往后这个维多利亚世家也很可能与她洛欧夫人没有任何干系,她只是名义上的维多利亚世家的人,这个维多利亚已经属于叶心夏和艾琳。

    “他醒来,我签字。”洛欧夫人狠狠的道,说完这句话才肯转身离去。

    艾琳看着洛欧夫人,又将目光落回到叶心夏脸颊上。

    等洛欧夫人走远了,艾琳才开口道“你这是要将她驱逐出维多利亚?”

    “嗯,她也驱逐过我的朋友。”叶心夏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