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袭营

作品:《民国大间谍

    裹紧了大衣,耿朝忠把脑袋深深的藏在了衣领后面,打量着附近有轨电车的站台——离租住的酒店还有一定距离,如果能坐车回去的话,那也是极好的。

    可惜,并没有电车驶过。

    民国的有轨电车还是一件稀罕物事,全国一共只有四个城市才拥有:上海,青岛,奉天、哈尔滨,其中上海和青岛是最早的,运营到现在已经有接近十年的历史了。不过,这些有轨电车搭建距离普遍在5公里以内,再长,城市的电力就得不到保障。

    所以相应的,他们停运的时间也很早。

    耿朝忠沿着果戈里大街,慢慢的往回走,晚上九点钟的哈尔滨,依然有提着酒瓶的醉汉从街上摇晃着走过,当然,第二天在街角发现他们冻毙的尸体也毫不奇怪。

    街道两旁的夜总会和舞蹈俱乐部的霓虹灯仍在闪烁,里面传来的俄罗斯舞曲不时的提醒着别人,这是一座俄国人主导的城市。

    通常意义上,很多人认为早期的苏联政府是非常廉洁的,但其实并非如此。只有在圣彼得堡等通往欧洲核心地区的共产主义前线,那种意识形态斗争非常激烈的地方,苏联政府才会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远东,这个沙俄时期的重点城市里,原有奢华享乐的氛围并没有因为苏维埃的上台而发生变化。

    哈尔滨,就是一座苏联高层和东欧流亡贵族的失乐园。

    作为失乐园,当然最不缺的就是娱乐场所。

    已经有好几个穿着旗袍露着大腿的妖艳女郎在玻璃橱窗后面向耿朝忠打招呼了,不过耿朝忠依然目不斜视,丝毫不为所动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些庸俗脂粉,自然不能入了罗斯福先生的法眼,再说,罗斯福先生现在的心思很重。

    虽然这次行动很顺利,也一定能打击到马卡洛夫,但是这同样也是对马卡洛夫的提醒,这会让他在一段时间里变得更加谨慎。

    还有那个阿德里安,他已经猜出了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虽然这并没有什么,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中国人。

    但是,岛城+罗斯福+哈尔滨这三条线,如果在有心人的注意下,已经可以把排查范围缩小不少了。

    耿朝忠皱了皱眉头,这里面确实有隐忧,但也只是隐忧,短期内,阿德里安既没有足够的线索,他也没有足够的动力。

    更何况,自己现在可是名闻情报界的“罗斯福”先生,这种声望,完全可以让别人掂量掂量,自己的身后是不是还有什么能量非常大的机构,比如说:美国领事馆——罗斯福这个姓,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一个非常著名的政治家族,那就是20年前曾担任美国第二十六任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家族。

    可惜,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即使耿朝忠可以在欧洲情报界获得非凡的声望,却无法在中国取得相应的地位——因为,中国这块大陆,是游离于整个西方的情报系统之外的。

    在日本的间谍活跃于欧洲和美洲的各大城市,专业的窃取军事,经济和战略情报,进行统一采集分析的时候,中国的间谍系统,尚停留在最原始的跟踪,盯梢和刺杀上面。

    同时,这个国家,还没有真正建立属于自己的金融和工业体系,这也限制了中国巨大人力资源的发挥。严格的讲,即使到后世,也只走到了工业体系的一大半,金融体系的一小半而已。

    任重而道远啊!我源远流长而又历经沧桑的祖国!

    ..........

    翌日,耿朝忠领着小易和自己刚刚得到的蒙古马,回到了长春。

    与哈尔滨浓厚的异域风情和繁花似锦的城市建设相比,长春确实就差了很多,既没有电车,也没有多少夜总会,反倒是戏园子多了不少。

    这是旅顺口,奉天,长春,哈尔滨四座城市里,最平平无奇的一座城市,当然,也是最接近中国原始社会风貌的城市。

    不过,长春也有长春的好处。

    长春,是东北的地理中心,也是北满铁路和南满铁路的交汇处,苏联人和日本人的势力在城中可以说各居其半又相互忌惮,这种忌惮,反而为中国人创造了一定的活动空间。

    至少,长春的胡子是最活跃的。

    宫长海,姚秉乾,这两个纵横吉林辽宁两省的悍匪,手下有几千号人马,数百条枪。虽然偶尔也踩过界到黑龙江去逛一会儿,但绝大部分时间里,都还是在吉林地界上活动。

    不过最近这几天,北郊宽子口一带的胡子们却踪迹全无,因为日本人已经在附近连续军演了好多天了,胡子就是再嚣张,也不敢和拥有野战山炮的日本正规军对抗。

    但是,今天却有所不同。

    12月25日下午四点十五分,刚刚进行完一天军事演习,日军驻长春川崎大队的所有官兵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回营。

    就在这时,红彤彤的天边,刚刚落入地平线不到一半的夕阳中,突然走出了一匹体格极为宽大的骏马,马上的人,就像是从太阳中走出的神子,在众人的视线中越来越大。

    紧接着,马背上的人,似乎端起了一把长枪,瞄准了正骑在马背上的川崎少佐,还没等少佐反应过来,他就轰然倒地。

    紧跟着,一声迟来的枪响才传入了每个士兵的耳朵。

    “敌袭!”

    所有人都大喊着,有的人立刻卧倒在地,而骑马的人

    与其如此,不如利用自己现在的超然的地位和手中的资源,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一旦复兴社十三太保中有人失势,自己说不定还能有递补的机会。

    而一旦早早投了山门,再想自立门户,麻烦可就大了!

    有时候,站队太早,后浪拍前浪,很容易被拍死在沙滩上!

    “敌袭!”

    所有人都大喊着,有的人立刻卧倒在地,而骑马的人

    与其如此,不如利用自己现在的超然的地位和手中的资源,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一旦复兴社十三太保中有人失势,自己说不定还能有递补的机会。

    而一旦早早投了山门,再想自立门户,麻烦可就大了!

    有时候,站队太早,后浪拍前浪,很容易被拍死在沙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