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二四章 挑逗

作品:《民国大间谍

    “老大,你真要把这二鬼子带在身边?我觉得他很不靠谱啊!”

    第二天一大早,小易服侍耿朝忠喝了老农熬的南瓜粥,然后欲言又止的说道。

    耿朝忠白了小易一眼,没有说话。

    北川不靠谱?难道你就靠谱?

    一个前共党叛徒,一个二鬼子弯弯,除了自己,身边有靠谱的吗?

    小易讪讪的干笑了几声,赶紧滚了出去。

    “等等!”

    耿朝忠喊住小易,吩咐道:

    “你去村子里找个剃刀,给北川把胡子头发都剃了,咱们一会儿就回岛城!”

    片刻后,小易找了一个剃刀过来,把北川剃了个大秃瓢,再把胡子一刮,换上一身农民衣服,感觉就像变了个人。

    耿朝忠满意的点点头,意气风发的下命令:

    “出发!”

    ...........

    “泽城,你确认这个万利五金店是日本人的据点?我已经盯了快一个周了,除了平时光顾买日用品的街坊,就是一些当地的小作坊买点纺纱用的备件,我仔细调查过,这些人都没什么疑点。里面的一个老板两个伙计也都是在岛城二十多年的老人了,这几年来也一直没什么异常。”

    丁唯尊坐在行动股的办公室里,眼睛盯着面前的这个吴泽城,满眼都是怀疑的神色。

    “股长,这个我还是能打保票的,虽然上次抓捕乐器行那个三浦知良的时候,那个日本人疑犯已经死了,但是我在他的店里搜出了一封还没有寄出去的匿名信,地址正是这个万利五金店,我敢肯定,这个万利五金店一定有问题!”

    吴泽城拍着胸脯保证。

    丁唯尊皱起了眉头。

    这吴泽城言之凿凿,但自己的调查也不可能有问题,这个万利五金店的老板姓齐,祖上好几辈都在岛城生活,说他是日本人,丁唯尊绝对不能相信,就连他手底下那几个伙计也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疑点,要不,干脆就把这个齐老板抓起来审审?

    “股长,那封信您也看过了,是日文书写,齐老板如果不是跟日本人有勾结,他怎么能看得懂日文?”吴泽城又说道。

    丁唯尊没有说话,眼睛看着窗外出神。

    “会不会是一个情报中转站?日本人只是用这家五金店做一个情报中转,真正的据点另有他处?”吴泽城提示道。

    中转站!

    丁唯尊突然眼睛一亮。

    自己在上海的时候,中共也会利用一些完全正常的店铺传递消息,而真正的据点另有他处。

    如果是这样的话,日本人会不停的监视这个中转站,如果中转站一旦被查封,那么日本就会立即切断所有联系,再无任何踪迹可寻。

    换句话说,日本人一定有某种渠道可以时刻监视万利五金店的动静,会不会是万利五金店附近的某家店铺?

    想到这里,丁唯尊的脑袋不由得大了起来。

    这正是中转站最大的价值,直接查封中转站什么都得不到,但是如果想要排查附近的店铺,那工作量就更大了,并且更加容易暴露,这对日本人也是一个变向的警告!

    可惜自己手下的那帮人太饭桶了!一个有用的线索都找不到,到头来还得依靠这个吴泽城,而这个吴泽城又是耿朝忠以前的手下!

    虽然现在耿朝忠已经死了,但是丁唯尊却感觉更加的不甘心,他本来是想向科长证明,自己绝对要强于那个巡警出身的家伙,但是现在,就连这个家伙的手下都要爬到自己头上来了!

    自从那个何老板被押解到南京以后,徐处长龙颜大悦,上头也对徐处长大加褒奖,毕竟这是党调科成立以来抓到的第一个活着的日本间谍!连带着刘科长也脸上有光,并且上头对亲自完成这个任务的吴泽城也勉励有加。

    如果不是这个吴泽城进党调科的时间太短,自己又提前得了行动股长的位子,说不定,科里就会直接把这个姓吴的提拔成行动股长!

    现在科里也在传一些风言风语,说自己是个因人成事之徒,上回抓市政府间谍的案子,也是耿朝忠提供的线索云云。就连科长上回都有意无意的问,自己抓到滕鸿远的线索是从哪儿来的。

    丁唯尊盯着眼前这个神色恭谨的小眼睛男人——他严重怀疑,这些流言就是这个家伙放出去的,目的就是贬低自己在科长心中的形象,进而损害自己在行动股里的威望,最终取而代之!

    “股长,”这个吴泽城却似乎没有感觉到丁唯尊的怨念,继续开口说道:

    “我想,股长是在担心打草惊蛇,但是卑职认为,我们不妨就来个打草惊蛇,大张旗鼓的封锁附近所有的店铺,看看是不是有人会向外传递消息。”

    “放屁!”

    丁唯尊突然脸色一变,大声呵斥道:

    “你以为我想不到这一点?!打草惊蛇简单,但你怎么能保证抓得到蛇?!你又怎么知道这家万利五金店是如何跟日本人联系的?”

    没想到,这吴泽城就连自己心里想什么都一清二楚!

    这让丁唯尊的脸上感觉火辣辣的,面子顿时有点挂不住。

    那吴泽城却不生气,也不害怕,反而微笑着说道:

    “卑职也想到了,只不过,卑职还有个想法,我觉得,根据我抓前几个日本间谍的经验来看,日本人很少利用中国人来传递情报,他们信任的依然是自己人,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这个齐老板的身边人是日本人?我们是不是可以能够和齐老板接触的身边人下手,比如说,齐老板每天下午都会到“老王酒铺”喝酒,那里明面上是个小饭馆,但其实是个黑窑子,里面的哪个暗娼说不定就是日本人?”

    丁唯尊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显然,这个吴泽城已经瞒着自己对这个万利五金店的齐老板做了调查,只是,自己的手下为什么没有查到如此重要的线索?

    “我不是让你不要插手这件案子吗?!怎么了?抓日本人抓上瘾了?!是不是我这个行动股长的位子要让给你吴泽城来坐?!”

    “不不不,”吴泽城连连摆手,“丁股长您误会了,我也是偶尔听弟兄们谈起,这才想到,那个老王酒铺的事情,您知道的,我以前干巡警的,这种暗娼黑窑子我倒比较熟悉。”

    “呵呵呵.......”

    丁唯尊脸上已经是一片青白,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才多久,自己的手下就已经和这个吴泽城打成一片了?

    “你给我滚!”

    丁唯尊咬着牙,从嘴里面蹦出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