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黄埔之夜

作品:《民国大间谍

    走出戴雨农的办公室,耿朝忠心底默默思量。

    刚才自己提交的人选,全部都是第八期孙文主义学会中的骨干人物——既然王剑秋他们一个个都慷慨激昂的想要跟着大人物立功,自己当然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难道戴雨农不算大人物么?

    少将军衔,校长红人,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特务处负责人,随便哪一项,不都是别人仰望的存在?

    想借大人物的势,得先做出事给大人物看,真以为,毕了业跟着一个名将混几年,自己也就成名将了?

    就拿自己来说,上山入海,出生入死,哪一次不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最后也就是个党调科的小小科长——还是代的。

    无论从过去还是现在,耿朝忠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趋炎附势之徒,现在有机会,那是一定要让他们体验一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回到学校,耿朝忠立即投入到了紧张的军事训练当中——实习分配前,会有两个星期的军事训练内容,主要是步兵操典,军事纪律,最后还有两天的枪械演习。

    其实黄埔军校一直都是半天学习,半天训练,只不过第一年学习占的比重稍大,而第二年则是一半一半,第三年,则几乎全部都是实战演练,并且很多人都会被直接派往前线领兵作战。

    比如黄埔的前六期学生,基本都没有全部完成学业。前四期,碰到的是两次北伐,绝大部分人只上了一年多甚至不满一年。第六期和第七期,恰逢中原大战,上战场的也不少。

    只有0年入学的第八期和刚刚入学的第九期,还没有碰上太大的考验。这批人很多都觉得,中原大战打完,以后除了对付赤党,应该不会碰上太大的战事了。

    现在学校里明年毕业的八期生里面,就弥漫着这种气氛。

    但是,这一切,在九月十八日深夜两点钟的时候,被打破了!

    半夜两点钟,刺耳的电铃声响起,然后是凄厉的集合哨,全校两千多学生全部从睡梦中被惊醒,紧接着,所有人都被集合到了可以容纳两千人的学校大操场!

    静谧的深夜,两千多人鸦雀无声的肃立在星空下,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学们!东北有变!”

    半人高的高台上,校务委员兼教育长张治中手执话筒,向着台下两千师生高喊。

    “今天傍晚9时许,日本人进攻我东北奉天北大营,现在奉天已经落入贼手!前方消息未明,值此国家危难之际,所有中央军官学校的师生,一定要发扬黄埔精神,遵守总理共同奋斗之遗嘱,亲爱精诚之校训,追随校长、党代表与本党各同志,与国民政府保持一致,遵照委员长指示,不要听信任何谣言,不要私自聚众集会,更不能散发任何宣传材料!一经发现,军法从事!

    即日起,全校戒严!全体教官学生,开始为期一周的政治学习!在此期间,不得外出,不得请假,所有行动,全部遵照各大队教官命令!如有违抗,带队教官勿需请示,可就地执行军法!

    ”

    张治中冰冷肃杀的语气,让台下每个人都打了一个寒颤。谁都明白,就地执行军法是什么意思!

    台上的声音还在继续,台下每个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任何的动静。

    耿朝忠站在宪兵大队的队列里,看着周围肃立无言的同学,他们的神情,有的紧张,有的兴奋,有的脸色木然,还有的人,正在四处观望着,看着关系亲近的同学的反应。

    郭孝先的目光移到了耿朝忠这边,两人的目光微微对视,然后一触即开,而旁边的郝可夫,则紧捏着手中的拳头,脸部青筋毕露,正在专心致志的听着台上长官的讲话。

    半个小时后,张治中的演讲终于结束了,然后是负责实际教学的教育处长李灏走上台。

    “各位同学,现在事实未明,敌情未明,一切都不可妄作断言。但我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大家不必多想,静候委员长指示即可。”李灏的声音十分柔和,多少冲淡了操场上肃杀的气氛,但是,他的下一句话,顿时让大家的心再次揪起:

    “但是,大家也得做好心理准备。我记得黄埔一期的时候,一期学生学业未满一年,全数499人,皆参加北伐之役;二期毕业生,也有半数参加,三期四期,则多数人参加过东征之战。即使是离我们最近的五六七三期,很多人也参加过最近的中原大战。

    他们,用实践,证明了我们黄埔军人的气概,他们,用鲜血,证明了我们黄埔的精神!

    你们这些八期九期的同学,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家里有事尚未安排妥当的,提前写好书信,交给带队教官,我们会负责转交,如果想要退学的,回去以后也可以单独找自己的带队教官,但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黄埔的学生,以后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曾经在黄埔学习过,以后,你也不再是李某的学生,也不再是校长的学生!

    黄埔,从不需要贪生怕死的懦夫!”

    李灏的话音刚落,台下突然传出几声高喊:

    “驱逐倭寇,绝不偷生!”

    “誓以我血浇筑革命之花!”

    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带头唱起了校歌,歌声如浪潮一般,渐渐的席卷了整个操场: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预备作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携着手,向前行。

    路不远,莫要惊,亲爱精诚,继续永守。

    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台下,郭孝先大声的歌唱着,郝可夫也大声的歌唱着,身边的每个人,都在放声高歌,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从未有过的激情,耿朝忠的胸口,似乎堵塞着一种东西,这种东西,让他气喘,让他无法自制,让他血液沸腾。

    终于,他也张大了口,加入到了这慷慨豪迈的歌声中,南京黄埔军校的这个深夜,也从此成为了他永生难忘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