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弄巧成拙

作品:《民国大间谍

    “人人都学上海样,学来学去难学像,等到学到了三分像,上海早已翻花样。耿队长,今天你这身打扮是哪样啊?”

    三个人刚刚走出科长办公室,丁唯尊就忍不住开始调侃耿朝忠,空气里弥漫的醋味儿甚至都能将人呛得打个喷嚏。

    耿朝忠看了丁唯尊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丁队长,我这身西装可算不上什么高档货,跟大上海那花花世界就更没法比了。话说那天多有得罪,今天正好趁着咱们三个人一块,中午我做东,请大家吃萃丰楼的海鲜饺子如何?”

    丁唯尊没有说话,反而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耿朝忠的眼睛一下,然后又下意识的转移开了视线,这才开口:

    “现在离中午还早,咱们先凑一块把科长吩咐的事定下来再吃也不迟。”

    “好,公事为先,我们先进办公室商量一下。”小曲说道。

    耿朝忠突然产生了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刚才丁唯尊看自己眼睛的那一下太奇怪了,让自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不应该啊?昨天自己不可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要不就是三江阁提醒傅玉真的时候露的马脚?

    不管怎样,只要这两件事情任何一件出了问题,都会被丁唯尊联想到一块,而人一旦开始联想,那问题就会越来越多。

    耿朝忠的心有点打鼓,但是现在看过去,丁唯尊的神色却是一片坦然,两个人跟着小曲来到了行动股的办公室。

    行动股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岛城市的全图,还是日本人在的时候绘制的,曲乐恒一进去,就很熟悉的在地图上点了几下,指出了要盯防的几个位置,然后开口说道:

    “我也不分配了,一共四个地方,你们自己选吧!”

    “我选盐田公馆和青山公馆,我的人手比较多。”

    丁唯尊抢先开口,直接选了两个最大的特务据点。

    耿朝忠摊摊手,开口道:“那我就没得选喽!不过无所谓,日本领事馆离我家很近,正好方便我就近盯防。”

    耿朝忠才不在乎什么青山绿水盐田土矿的,自己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宗元。至于不能动手杀人,自己就更不在乎了,自己又不是真的心向党国,完全没必要被这条条框框困住,要知道,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契卡特工!

    只要自己的手下能够把张宗元的行踪和作息时间搞明白,大不了自己动手!

    丁唯尊又看了耿朝忠一眼——他本来以为会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没想到耿朝忠根本就没跟自己抢,直接挑剩的。其实自己的最终目的也就是盐田公馆和满铁

    小曲也瞅了耿朝忠一眼,这家伙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要知道目标越小,人员往来就越少,其实越不好盯防,也越不容易出成绩,根本就不关人手的事儿。这家伙脑袋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是无欲无求的混日子来了。

    根据小曲的判断,应该是后者居多。

    然而耿朝忠好像真的并不在意,直接把地图一卷,然后攀住了丁唯尊的肩膀,说道:

    “丁队长,任务已经分配完成了,咱们走吧?”

    丁唯尊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急不急,现在离中午还早,两位如果有兴趣,不如跟我去审审犯人,那个赤党枪手我已经有线索了。”

    “哦?那倒真要去看看,如果这件案子破了,丁队长可是大功一件啊!”耿朝忠若无其事的说。

    “嗯,差不多了,如果快的话,就这几天。”

    丁唯尊一边在前面带路,一面回头看着耿朝忠笑笑,只是脸上的肌肉却没有任何变化。

    耿朝忠的心中又是一凛,丁唯尊一定发现了什么!

    他的眼睛虽然看上去漫无目的,但是耿朝忠却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关注点时刻没有脱离自己的眼睛!这不是直觉,而是事实!

    经过训练的特工可以从对方眼神的停留时间里觉察出对方的目标所指,两个人正常谈话对视,眼睛接触要么在1秒钟以上,要么就根本不会看对方的眼睛。而丁唯尊的眼神,虽然每次看耿朝忠的眼睛都在一秒钟以下,但是扫过自己眼睛的次数却来回达到次之多!

    一个普通同僚,值得他这么关注自己的眼神吗?!就算自己的眼睛发红,正常人的反应也应该是看一眼就避开,而不是反复去看!

    耿朝忠跟着丁唯尊,一步步的往审讯室走,但他的心里清楚,一定是自己的红眼睛出了问题!

    朱胖子的话又在自己的耳边回响:

    “行动时要注意细节,但是又不能太在意细节,如果细节上着力过多的话,反而可能变成新的破绽。”

    没错,如果自己不滴那滴辣椒水的话,其实反而不会惹人注意,民国电灯的亮度非常低,在那种情况下,棕灰色眼球其实和中国人的黑色眼球并无太大差别,反倒是红眼睛惹人注目!

    耿朝忠明白,自己是弄巧成拙了,反而帮对手缩小了调查范围!唯一的补救方法是,在家休息几天直到眼睛消肿,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就凭一个喝酒喝多了的红眼睛,你丁唯尊就能订我的罪?耿朝忠根本不害怕,心里坦然的很。

    三个人肩并肩的来到了一楼审讯室,进去以后三个人各自搬了一张椅子坐下,丁唯尊吩咐审讯室的值班人员:

    “把那个易宝叫过来,注意,客气点。”

    易宝?

    耿朝忠记得,当时被那个门口的守卫领进王用章卧室的时候,王用章说了一句:“小易,出去吧!”

    看来就是这个人了。

    那边丁唯尊已经在滔滔不绝的讲话,耿朝忠明白,这是在扰乱自己的心神。

    “栈桥枪击案那个幸存的疯子我问了,虽然相貌枪支什么的细节都没有,但是那人从什么地方走过来还是有印象的,据他所说:那人脸蒙黑布,身材高大,对了,跟耿队长的身高差不多,哈哈!“

    丁唯尊一边说话,一边看着耿朝忠的神色,但是耿朝忠却依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玩世不恭的表情。

    “丁队长玩笑了!我要是那个杀手,怎么会留他一命?我觉得,在那个吓疯的家伙眼里,就是一个三岁小孩子的身影也会无比高大吧!”

    丁唯尊干笑数声,正要接话,只听一阵敲门声传来,那个小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