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分配任务

作品:《民国大间谍

    等到所有人都走出去,曲乐恒,耿朝忠,丁唯尊三个人跟着刘一班来到了科长办公室。

    耿朝忠的心里惴惴不安,生怕刘一班发飙,但是奇怪的是,刘一班根本就没有朝耿朝忠发飙的意思,反而一脸的心事重重。

    “诸位,今天的会大家都听懂了没有。”

    刚刚落座,刘一班就问出了这句话。

    “听上峰的意思,以后我们要对付日本人了?”丁唯尊微微欠身,率先接口。

    今天丁唯尊穿了一身笔挺的中山装,中分头同样梳得一丝不苟,跟刘一班的中分相映成趣。

    “没错,”刘一班手指头敲敲桌子,“赤党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现在局势严峻,我们的矛头必须转向日本人,把日本人在岛城的情报机构摸一遍底,至少要掌握他们的基本情况。”

    “科长,现在我们跟苏联人斗,为什么要针对日本人?这是不是有点?”小曲问了半句后闭口,把没说出来的“本末倒置”四个字咽了回去。

    “你有所不知啊!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刘一班摇摇头——虽然刚才开会时桌子拍的山响,痛骂日本人狼子野心,但是其实他并不知道上峰为什么这样做。

    刘一班本身的政治头脑并不是很强,他的崛起其实就是沾了一个“狠”字。否则也不会向曹光远虚心求教。在他看来,虽然谁都知道日本人的狼子野心,但是苏联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啊!谁能肯定苏联人不会占领东北?现在苏联人进攻东北,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联日抗苏,怎么现在反倒变成了和苏抗日了?这三国演义的路数不太对啊!

    “苏联人国内正在进行大清洗,他们的此次行动只是对中东路事件的报复行为,短时间内不会发动大规模占领活动。而日本人则不同,他们是想让东北军和苏联人斗个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耿朝忠突然接口。

    “嗯?!!”

    刘一班眼睛突然一亮,耿朝忠的这个分析让人感觉茅塞顿开,稍微思考了一下,刘一班继续问:

    “小耿啊,没想到你对国际局势还有研究,不过,你怎么能肯定苏联不会侵占东北?要知道俄国和日本其实是一丘之貉。他们谁都对东北怀有野心,并没有什么轻重之分。”

    “科长,卑职认为:虽无轻重,但有缓急,苏联现在的目标是西面,是波兰,那里才是苏俄的核心利益所在,他们暂时还顾不上东方。而日本则不同,在侵占了朝鲜和台湾之后,东北或者说中国就是他们下一步的目标。”

    作为一个军人,二战史爱好者,耿朝忠自然能回答的头头是道,就连曲乐恒和丁唯尊都不由得对耿朝忠投以佩服或者说嫉妒的眼光。

    其实此时日本尚未侵占东北,国内绝大部分人对日本人的野心还没有直观认识,并且国民党内军内留日派系众多,不少人还对日本人心存幻想,认为日本的文官政府可以抑制军人的野心。真正让大部分人抛弃幻想还是在九一八之后。

    作为一个先知,耿朝忠可以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分析很多,但是想要改变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想法,那是政治天才才可以做到的事。有句话说的很好:人类从历史上吸取的最大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会吸取任何教训——就像每个人都知道好好学习就能考上好大学,但是却从来不愿意好好学习一样。

    “好!”刘一班猛地一拍桌子,两眼放出光芒,这个耿朝忠即使行动队干不好,当个秘书高参也不错啊!

    “出了趟国就是不一样!小耿,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刘一班对耿朝忠连连夸赞,似乎将刚才耿朝忠迟到引发的不快完全抛诸脑后了。

    丁唯尊和小曲又把目光投射到耿朝忠身上,尤其是小曲,他从来不知道耿朝忠居然有这么强的政治头脑。至于丁唯尊,那就是裸的嫉妒了,他出身工人,学历不高,每回碰到这种场面从来都是看得见,听不懂。

    刘一班沉吟了一下,消化了一些耿朝忠给他提供的东西,然后拿起桌上的一页纸,开始下命令:

    “即日起,所有行动队的资源开始向日本人倾斜,对商河路上隶属于日本海军特务部的“青山公馆”,天津路上隶属于日本陆军特务部的“盐田公馆”,以及日本领事馆和文登路6号的满铁青岛事务所,都要严加监视,力求掌握对方的情报网络!但是有一点要注意,现在我们对日本人的情报机构,只掌握,不行动,绝对不要激怒对方,但是又要给他们以震慑!”

    掌握好理解,不行动还要给对方以震慑?这怎么可能?

    三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不过片刻后,耿朝忠就明白了,这是要吓唬对方,比如制造个什么绑架,爆炸事件之类。

    看到几个人抓耳挠腮的样子,刘一班不由得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得脑袋说道:

    “具体怎么做,自己悟!但是有一点,不要闹出人命!”

    “卑职领命!”三个人同声回答。

    “还有,”刘一班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丁唯尊和耿朝忠,“具体谁负责盯哪一块儿,由小曲来负责分配,小曲走了以后,谁干得好,谁就来做这个行动股的股长!“

    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丁唯尊咽了一口唾沫。

    任何一个叛徒,最大的愿望就是极力表现自己,以证明自己的价值,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就会像被抛弃的狗一样被人遗弃,有时候甚至会死的不如一条狗。

    而耿朝忠则想的是另一回事。

    耿朝忠现在最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情报网络,以掌握张宗元的行踪和目的。但是建立一个情报网谈何容易!那可是需要大量的金钱和时间铺路的!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借鸡生蛋,现在有了尚方宝剑,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调查张宗元的情况,用党国的资源做自己的事!

    所以,行动股股长这个职位对他来说同样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