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五二章 真情假意

作品:《民国大间谍

    “好!换了是我,也这么办!”曲乐恒再次猛地一拍桌子。

    耿朝忠这番话,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由不得曲乐恒不信,并且,很多事情都是曲乐恒亲历,他也不能不信!

    曲乐恒的脸上透出几分感慨,几分激动,叹息道:

    “只是,小耿你现在万万不能再露面了,否则一旦被党调科知道了,那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耿朝忠点点头,开口道:“是的,本来我的打算也是离开岛城,隐姓埋名。后来,看到有复兴社的弟兄因我而死,我深感愧疚,这才赶来南京与你会面。之前,我还给你发了一封电报,意思是我还活着,你没有收到吗?”

    曲乐恒摇头,“没有,自从我给你发了最后一封电报后,你那边的波段我们就停用了。对了,以后兄弟你打算怎么办?”

    “曲大哥你知道,我干过证券买卖,前两年上海股市期市大跌,我趁机捞了一把,手头有一些钱,以后我打算在上海做点小生意,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一生也不错。”耿朝忠回答,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

    “你就没有考虑过加入我们复兴社?”曲乐恒有点纳闷,之前,耿朝忠不是一直想要加入复兴社吗?

    “现在我加入复兴社,一旦被人发现了,会给曲大哥你带来很大的麻烦。再说了,如果没有野蜂的功劳,我一个新人,也没有资格加入复兴社啊!”耿朝忠摇头回答。

    “你说的也是。”曲乐恒皱起了眉头,点起一根烟。

    耿朝忠说的很对,之前复兴社愿意接纳耿朝忠,是因为“野蜂”在东北立下的汗马功劳,而现在耿朝忠却绝不敢承认自己“野蜂”的身份,那样,在复兴社众人眼里,他只是一个毫无功劳和经验的新丁罢了。

    直到一根烟抽完,曲乐恒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审视着耿朝忠的眼睛,沉声问道:“小耿,我问你一句话,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愿不愿意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耿朝忠纳闷的看着曲乐恒的眼睛。

    曲乐恒站起身来,绕着房间转了几个圈,突然,他停了下来,看着耿朝忠,语气也越来越严肃:

    “没错,你还年轻,仅仅只有2岁,跌倒了,完全可以再爬起来!我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从下个月起,你就加入黄埔军校,跟着第九期一起学习。有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资历,你在党内,在复兴社,也就有了东山再起的资本!”

    “加入黄埔?!”耿朝忠瞪大了眼睛。

    “没错,只是,你会失去以前的光环,以前的荣耀,这一切,你能舍弃吗?!”曲乐恒认真的看着耿朝忠。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还谈什么舍弃不舍弃。”耿朝忠苦涩的回答。

    “那就好,只要你能想通,别的都不是问题!”曲乐恒的脸上露出笑容。

    “只是,档案问题怎么解决?还有,我听说黄埔都是上一年八月招生,下一年三月入学,现在是六月份,第九期已经开学三个月了!”耿朝忠问道。

    “档案问题不难,对我们复兴社来说,就更加容易。你是河北人,应该知道,河北连续三年大战,人口流散,户籍损毁,尤其是青壮年人口,可以说损失无数。只要找到两个河北当地的保荐人,证明你的身份,我们就可以让南京户籍科为你补办户籍证明,这方面问题不大,你完全可以放心。”曲乐恒说道。

    耿朝忠点点头,其实民国那种混乱的时代,又没有大数据全国联网,户籍根本就不是问题。再说了,伪造身份,本来就是特务机构的基本功,不用说复兴社这种国民党的核心组织,就连我党都可以轻松解决。

    比如,钱壮飞和李克农之前都曾在北京和天津工作,但是在党组织的帮助下,照样可以假造户籍,化名进入党调科这种特务机构。

    “那么,加入黄埔呢?”耿朝忠又问。

    “黄埔入学,必须有两个资深党员保荐。这点,对别人来说非常难,但对你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由我和邱大哥保荐,我不相信会有人难为你。”曲乐恒回答。

    “不,我不想让邱开基邱长官保荐。”耿朝忠摇摇头。

    “为什么?这可是难得的荣耀,你知道吗?邱大哥从不轻易保荐别人,这回就算是你,我也不敢担保他一定会出面。”曲乐恒很是诧异。

    “曲大哥,我刚才说了,我的身份,不想让邱长官知道,他保荐的人,太受人关注,我害怕树大招风,这又是在南京,万一被党调科查到了,问题会很严重。”耿朝忠回答。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曲乐恒皱起了眉头,复兴社内除了邱开基,不是没有别的保荐人,但剩下的保荐人,曲乐恒却一个都信不过。

    “曲大哥,我想到了一个保荐人。”耿朝忠突然开口。

    “谁?”曲乐恒一愣。

    “戴笠,戴雨农。”耿朝忠回答。

    “他?”曲乐恒皱了皱眉头,“他在黄埔小字辈里很有威望,怎么,你认识他?”

    “我在东北的时候,见过他派去的王天木等人,如果我加入复兴社,瞒不过他,不如直接找他举荐,也可让他代为隐瞒。如果他不同意,那此事也就就此作罢。”耿朝忠说道。

    曲乐恒看了耿朝忠一眼。

    “也好,不过找戴春风保荐的事情,你最好自己前去,我这边不太方便。”

    虽然戴笠自号雨农,但这时复兴社内,还是习惯叫他以前的化名戴春风。曲乐恒属于邱开基派系,而戴笠则自成一派,曲乐恒不想与他走的太近,也是情理之常。

    “嗯,”耿朝忠点点头,“曲大哥,这回多谢你帮忙,成与不成,我们也是尽人事,听天命。即使加入不了复兴社,我驱逐倭寇,复兴中华的誓言也绝不会改变。”

    “好!”曲乐恒满意的点头,“这方面,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人,小耿,你现在就去准备自己的档案,最好去趟河北,找两个当地的保荐人,回到南京,我会给你提供南京户籍科颁发的户籍证明。

    不过,记得要快,这回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是第一次公开从黄河南北和东北招生,所以有些学生因故晚到几个月很正常,但是太晚了,即使我们手里有招生的机动名额,也很麻烦。”

    “行,”耿朝忠站起身来,“那我这就去动身准备。”

    “去吧!记得,早去早回,下回来南京,还来这个地方找我。”曲乐恒点点头。

    耿朝忠转身离去,曲乐恒看着耿朝忠的背影,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这次谈话,虽然是自己主动,但他有种被耿朝忠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尤其是当耿朝忠提起戴笠的时候,他觉得耿朝忠是早有准备。

    算了。

    曲乐恒摇摇头,虽然耿朝忠可能有一些小心思,但用人之道,论迹不论心,只要耿朝忠能效忠党国,忠于复兴社,他也不会在乎那么多。再说了,有耿朝忠这种对日谍报经验极为丰富的情报精英帮忙,对自己和邱大哥在复兴社内的地位,也是一个极大的譬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