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阳耜阴棒

作品:《峨眉祖师

    宁倾歌看了一眼石灵明,让他上前“来,你来掌火。”

    石灵明看着那巨大的天坑,苦笑道“师娘,我虽然也学得了铸兵的几分精髓,但是这么大一片地火神山为炉膛,这手也搭不得,是怎么个掌火法?”

    宁倾歌伸出一根手指,轻轻鼓起腮帮,对着那地火炉膛吹动风雨。

    整个深渊海的力量都被带动,向着那地火之中缓缓沉降,四周泥沙飞舞,她施展黄天之法,顿时有道道玄奥黄雷劈落,当中更有一种诡异的赤色电光与银色长虹,三色如捣蒜,顿时激活了那地火神山。

    “带动深渊之海,向着这地火神山中输送你的法力,不可急了,也不可慢了,慢了地火喷涌,急了地火暂熄,都达不到高压炽热的效果。”

    她道“我们当年在大荒之中,辟尘曾经与太上西升交手,女魃的那一手重压神通着实让他吃尽苦头,差点就葬了他的性命,后来我知道此事,从中得到启发,以这种重压之术铸造兵刃,所打造出来的神兵,岂不是比天象之力更加坚硬?”

    “这世上都懂得炉膛内化是好方法,但天下又有几个人有本事找到一处天然不破的重压之地?也就是我找到了,这还是在龙华境内才有此地火神山,若是寻常海域的地火山,根本完不成这种铸炼,山体会先行崩塌。”

    石灵明若有所思,于是学着宁倾歌的动作施展法力,龙女站在一旁观看,正是此时,石灵明捏起天象四法,衍化天罡正术。

    他是风雨雷云四脉皆学得,与龙族相仿,能操纵二十四天象,七十二天侯,衍化一道青霄天罡之气,此时转动天罡,四周深渊之水顿时涌动,向着地火神山的开口处灌注压下。

    马王爷看着石灵明,眼神闪动,对宁倾歌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家伙了,想想当初真是怀念啊,我们三个人偷偷摸摸跑到了红渠公主的闺房内”

    “噗——!”

    石灵明顿时吐出口水,那四周海潮不稳,宁倾歌瞪了马王爷一眼“事实上就是你出了问题导致他们被发现的,当时是因为柳屏儿的画皮之事,现在这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

    马王爷咂咂嘴“太上杀者啊,如果当时我要是把她吃了会怎么样?”

    宁倾歌摇摇头“我估计你会被先做成马肉吧。”

    石灵明不听两位长辈的唠嗑,全心全意对地火海水施压,如今他的境界也处于人间巅峰一列,并不比谁差到哪去,一位天桥境地仙全力施为,那造成的影响范围是十分广袤的。

    青霄罡气流转,周天气象衍化在地火神山中,石灵明看着神山中孕育的黑影,第一道黑影渐渐浮动出来,巨大的石耜震天撼地,边上宁倾歌见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惊异,奇怪道“真的是这个小子的缘法?可,说不通啊?难道是天道要借我这兵器做什么事情?不会真的是给天庭施加惩戒吧?但这怎么可能呢?”

    天道尊圣对于有利于它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加以管控的,为了峨眉山而偏袒太华诸人,从而放弃为它谋求利益的天庭众神,这肯定不会发生的事情。

    宁倾歌闭上眼睛,冥冥中居然感觉到一股“顺天应人”的力量。

    顺天应人?

    简直是狗屁,天道尊圣疯了把刀向自己脖子上抹?

    我杀我自己?

    宁倾歌越发不解,而就在此时,石灵明眉心中突然飞出一道五色明光,这五色明光向着地火神山内坠去,最后眨眼便化入其中!

    石灵明见到这一幕,顿时心中一动,暗道那五色明光是自己上一百年偶然所得,貌似来自生死海,乃是世间五方之气聚成的一朵五色仙花,这朵花的成因貌似与当年苦界老祖飞升脱不开干系,根据自己掌握的讯息,是苦界老祖飞升震开生死海,让人间五方之气注入其中,故而促使这朵花提前了一千年出世。

    此时顺天应人,就这样五色之花坠入了地火神山?

    石灵明如此想着,而就在此时,金蝉忽然飞出,在地火神山上绕了起来,看的石灵明心中一惊,连忙沟通它道“你做什么,快回来!”

    然而金蝉却根本不回应,反而是一头载入了地火神山当中!

    石灵明顿时大惊,连忙收压,然而就在此时,金蝉消失,地火神山内却爆发出一股极强无匹的力量!

    轰隆隆——!

    石耜出世,山崩海掀,天河移位,阴阳颠倒!

    “成了!”

    宁倾歌连忙施展黄天威临,顿时大海内泛起黄浊之气,那石耜被黄天淬炼,威能更胜数分,而就在此时,那地火神山中的第二道黑影也腾天而起!

    到得此时方看的清楚,那并非是兵器,乃是石耜未成型时崩碎的残渣混合地火泥沙聚集在一处,被地火深渊的高压铸炼,凝成一根石柱,极重无比。

    这石柱出世,带着一种可怕的威严,同时大地震颤,咚咚鼓响,仿佛是冥海奏起的战歌,而石灵明看它一眼,却发现这柱子上也有五色神花的气息。

    是受到了石耜的影响?

    石灵明此时呼唤风雪,帮助宁倾歌把神兵冷却,却不料那石耜突然绽放光华,而那石柱受到感应,自己飞来,与石耜聚在一起。

    “附属物吗”

    宁倾歌见到这一幕,若有所思,而石灵明呼唤的风雪在深渊中瞬间凝聚成冰河,四周温度急速降低,大海开始冰冻起来。

    就在此时,风雪之中忽然汇来一股冥冥神力,于是冰河之威陡胜三分,更带着一种晶莹璀璨的光芒。

    “谁?”

    石灵明顿时一惊,可就在此时,那股力量汇聚到自己的法门中,眨眼间就完成了冷却与淬炼!

    轰——!

    石破天惊,那石柱忽然炸碎,外面的泥沙炉渣崩开,露出当中的玄妙,原来那些神铁残渣已然凝聚成一根棒子,原本赤红灼热,但在这一瞬间迅速冷却,渐渐化作灰白之色。

    而那石耜的表面也同时炸开,露出当中一片漆黑如墨,却又有细密鎏金纹的神铁之耜。

    宁倾歌向着深渊的另外一方看去,在哪里,冰河移动,有一位冰肌玉骨的神女正在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