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大荒·海内南经——鲛人国(一)

作品:《峨眉祖师

    “古老的天上,有地方叫做帝乡,那是众神居住的天宫,廖水的边缘沉眠着一头巨大的龙神,他号曰九华,那殷山的后方,住着一位英俊的君王,他唤作摩天,在帝乡的远方,天的尽头,云海之里,藏着另外一重天霄云汉,其中的那位大帝,自称无欲。”

    “界海的上空,永远有一位强者镇守,分开了生死阴阳,雷池也因他而寂灭,不敢作乱,他叫做太元,而真正的名字已经无人记得;大荒的尽头有一座城池,它既是在天之边缘,亦是在人世的中央,唤作天墉城,它在天上有着道影,叫做万世青城,其中多剑仙。”

    “朝云之国是残暴的,凌驾于诸天之外,以覆灭人世为乐,朝云国人,是四大众生内的非人众生”

    “大幽之土内住着不愿意醒来的众生,那是玄古之君,亦有玄古之民”

    “天冥之门内出现过人的影子,这让敲响灵钟的白骨异常愤怒,连太古圣人也惊惧”

    “人世与天上有八十一个不受束缚的人,他们被称呼为太上,所谓太上者,太为极致,上为无上,他们自四大众生而出,又高于四大众生,被不可知之境吸引”

    “有一只蝴蝶曾经到过天上,也去往人间,他自凡尘而飞来就是我啦。”

    海浪滔滔,声音潮潮,在水内悬浮的高山,海上漂浮的天岳,巨大的瀑布如天河垂落大海,有人鱼逆流而上,壮丽的宫阙绵延,下方亦有男女人形之灵遨游沧海之内,人身鱼尾。

    水神宫,这里是大荒外海的另外一处国度,唤作鲛人国。

    他们居住在遥远的荒海内南,这是八海之一,距离荒海外北有极遥远的距离。

    小姑娘撑着胳膊,抵在石头上,听着身前那个白发童子的诉说,当他最后说道那只飞天的蝴蝶时,姑娘噗呲一下笑了出来,灵动且可爱。

    她的身后,水浪拍打,露出一只尾巴来。

    她是鲛人。

    南海之中,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鲛人并非鱼人。

    正如陨落在荒海外北的天垣大士所说,他们曾经也是人间的众生,但后来失败了,坠入大荒而无法归去,或是天域婆娑而重新衍化的全新生灵,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神话,那是另外一片人间口口相传的故事。

    但是大荒的血脉把他们改变了,成为了怪物的模样,再也回不到纯血的人灵。

    “又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传说不过啊,你说的这些地方,真的存在吗?”

    鲛人的尾巴拍打着海浪,她双手托腮,看着那个童子,而白发的小童笑起来:“当然是存在的,就如同大荒之内的各个国家,你们曾经也是人间的众生。”

    鲛人姑娘嗯了一声:“我父王说过,鲛人以前也在大荒之外,确实是人间之一,但现在我们只是大荒中的一国罢了,这里太大了,从南海内到南海外,纵然是我们,也要游上三百六十个昼夜,这还是不眠不休,而要从南海外到达西海,或是东海,那需要的时间则是更长了。”

    “朝云之国的故事,我也听说过的,人间和天上的战争,就是朝云之国开启的,它们是坏人,是大恶,应当全都诛杀掉。”

    鲛人姑娘的上半身趴在了石头上:“对了,上一次你和我讲的,那个那个就是那个啊!你不是给了我一幅画吗,上面是你的师父,当时的故事,他后来去了虞渊,紧跟着怎么样了啊,上次没听完,你说他和大圣打过?是真的还是假的?”

    “大圣那不是很厉害的吗?我听父王说,别看是他这样的天仙,纵然是第五重的人物,遇到大圣也不够一根手指打的,那已经超越了众生的想象,你师父难道也是大圣吗?”

    白发童子摇头:“他是个地仙。”

    “地仙?那不是很弱很弱?”

    鲛人姑娘眼睛里皆是诧异,她嘟囔了一声:“都这么久了,你和我说的故事,都是几百年前的海历,这么久了,他还在地仙吗?”

    “我生下来就是地仙,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一个地仙,怎么能和大圣对打呢?”

    她一拍手,哼哼道:“你在骗我!你根本就没有这个师父!”

    白发的童子道:“那是你的血脉优秀,鲛人国的王族之血,又怎么能和凡人比较?人间的人,是受过苦难的,大家都要修行上去,自生来,是原初的,不含有其他的外物,是最纯粹的血。”

    鲛人姑娘不服:“所以人间才弱啊!最纯粹就是最弱,我生来就是地仙,他们才是凡人,还要花费千年的时间来修行。”

    白发童子笑起来:“可你千年还是和出生时一样,没有半点长进,但凡人已经化作地仙,再过千年,他们就和你父王一样了。”

    鲛人姑娘摇头:“不可能的,天仙哪里是那么容易就修炼成的呢?父王说的,带上一个天字,那就是很了不起的了。”

    白发童子依旧带着笑:“师父有一柄剑,从古到今,他是第三个引动过这柄剑的的,你的父王应该知道它的名字,它叫做巨阙。”

    鲛人姑娘顿时露出一副好奇宝宝的神情,然而就在她准备听着童子讲述故事的时候,她身上的海灵镜发出光华,其中带着古老的沧海笛声,是在呼唤她赶快回去。

    “呜又来打断我!”

    鲛人姑娘很不高兴,她恋恋不舍的道:“南华,我要回去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白发童子笑着点头,鲛人姑娘转过身,从古老的天瀑一跃而下,顺着那巨大的海流坠入南方的大海,如同一道璀璨的光华自穹冥之上坠下。

    那是流星。

    咕嘟嘟——!

    海水的气泡覆满全身,鲛人姑娘摆动尾巴,来到了水神宫,门前出现了她的老师。

    “太子太傅,是你在呼唤我?”

    鲛人姑娘的语气并不高兴,而那位老鲛人点头,先是行了一个礼,鲛人姑娘注意到他带着一个匣子,刚要问些什么,此时太子太傅已经从匣子里取出了一幅画。

    “公主,这是什么?”

    老鲛人的语气带着质问,鲛人姑娘没好气道:“你又乱翻我的东西!”

    “这是南华的师父,是他画给我的!”

    鲛人姑娘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噘着嘴巴嘟囔:“不过这个师父肯定是假的,哪里有地仙能和大圣打的呢巨阙?拿了一柄剑,就有这么厉害吗?”

    她想要相信南华的话,毕竟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嗯,还带有一点点的喜欢。

    但是这实在是太离谱了,所以鲛人姑娘也只是半信半疑。

    太子太傅的目光动了动:“南华那个白发的小老头吗?”

    鲛人姑娘听见这话,顿时生气了:“他很年轻!那是雪发,不是你这种苍白的老头发!”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去揪太子太傅的胡子,后者慌忙拍手,打掉鲛人姑娘的五指,面色严肃的很:

    “这幅画很危险上面的这个人已经来到了大荒。”

    鲛人姑娘愣了下:“啊?”

    太子太傅平息自己的炁息:“他是人间的镇守者,已经有海神前来告诫诸王,他出现在荒海外北,斩杀了神冥国主麾下的大士国师,第一场人间之战已经结束了。”

    “这个人很危险,同样你的朋友也很危险。”

    鲛人姑娘怔了怔,随后面色一变:“是父王要去捉南华?可为什么”

    太子太傅:“因为惧怕画卷上的这个人,而且我们知道了一些消息,你的朋友,那个白头发的孩子,是他的弟子,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们也要面对人间,陛下已经准备聚集大军,而你的朋友,就是这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人间的镇守者,和另外一片人间的镇守者,借助我们的力量,不如借助另外一片真正人间的力量,所谓古老有语驱虎,吞狼。”

    鲛人姑娘已经没有再问,而是转过身去,立刻就要从水神宫离开,然而一转头,那四面八方,鲛人的军队已经围拢了上来。

    她的面色一瞬间变得有些惨白,定定的浮在水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