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斩尽杀绝

作品:《神话基因

    “什么?”哈思罗目光颤抖,利爪森厉,杀意遥遥锁定住他。

    这一爪躲不了!

    他感受到了致命的杀机,身体都在颤抖。

    不,我不想死!

    他怒吼一声,双手本能抓过两个手下,狠狠砸了过去。

    噗噗!

    手爪合拢,两个星盗连一声惨呼都没发出,就喉结破碎,一命呜呼了!

    “宰了他!”哈思罗怒吼一声,本人却是急速后退,唯恐避之不及。

    “想走!”风林冷哼一声,下手狠厉,誓要斩尽杀绝!

    他本来不准备惹这些破事。

    这些星盗猖狂也就罢了,竟把主意打到他的飞船上,这简直是碰了他的逆鳞。

    既然这些星盗自己找死,风林自然不会留一点活路,以防后患。

    能考上宇宙大学,都是星际人类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区区一些星盗,他自然不会怕的!

    若是他们有与自己一战的本事,早就报考宇宙大学去了。

    谁会当个没前途的强盗?

    噗噗噗!

    星盗一个个面目狰狞,手持枪械,射出如雨的光束子弹。

    “啊……!”女巫赛丽捂住嘴,惊叫出声,仿佛见到风林中弹惨死的场景。

    噗噗噗!

    风林身上的衣服被射得千疮百孔,但皮肤上却是迸射玉质光泽,将子弹全部挡下,毫发无伤。

    “什么?”星盗骇然。

    风林身子却如陀螺一般旋转起来,拳推横扫,如虎入羊拳扑入星盗之中,将其扫飞出去。

    “死!”他双手凌空一握,猛然一绞,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仿若两座大山挤压到一起。

    咯吱咯吱!

    那些星盗身体承受不住庞大的压力,被强悍的念动力给彻底挤压成了碎肉,死相凄惨。

    在残酷宇宙中生存至今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那些星盗见到同伴惨死,不但不逃,反而越发凶残地扑了上来。

    但若是凶狠有用,要修为做什么?

    精神催眠!

    风林不屑一笑,双手遥遥伸出,无形的波动扩散出去。

    那些星盗一个个身体僵硬,双目呆滞,竟是相互残杀起来。

    “该死!精神系修士!”哈思罗咬牙不已,这种修士最为稀少,但手段诡异,可以迷惑人心神,最是难以对付。

    只有近身刺杀,才能对其造成威胁。

    他在腰间摸出一个东西,陡然砸了出去。

    “小心!”赛丽大喊一声。

    风林循声望来,手在空中一握,那金属球在空中爆炸。

    一个人影陡然从中跃出,面目狰狞,如恶狼,双手带着指虎,尖锐锋利,寒芒毕露。

    咯吱咯吱!

    五指弹动间,迸射出火星。

    哈思罗仿佛看到风林在自己掌下惨死的模样,面孔上尽是狞笑。

    咔擦!

    手指碰到硬物的响声。

    风林单手稳住,手掌纹丝不动,淡淡看了过来。

    “这就是你的最后手段吗?”

    哈思罗眼眸剧缩,飞快后退。

    但下一刻风林手一攥,将他双手狠狠擒拿,挣脱不得。

    “死啊!”哈思罗面目狰狞,双腿踢打不止。

    但风林身躯稳如泰山,丝毫不动。

    “只有这点力气吗?”风林手狠狠一捏,庞然大力用来,顿时将这星盗的双拳给捏的粉碎。

    一拳轰出!

    气势雄浑,仿若大山压顶。

    哈思罗脑袋遭此重击,摇晃了一下,顿时七窍流血,再也没有了气息,硬生生被轰杀了。

    “老大,死了!”残余的星盗惊吼连连,再也没了凶气,纷纷四散而逃。

    短短几招之间,老大就被轰杀了!

    他们上去不是送死吗?

    他们朝着机甲爬了过去,想要逃得越快越好。

    斩草不除根,后患必又生!

    风林身形如电,化作一道道残影掠了过来,并掌如刀,狠狠斩下。

    那些星盗走不出十步,立刻就被屠杀殆尽。

    手起刀落之间,局面反转。

    那些之前猖狂的星盗瞬间被风林斩杀殆尽,快得令人反应不过来。

    赛丽双手捂着嘴,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些吉普赛人张大嘴巴,陡然发出惊恐至极地吼声。

    “他杀了星盗!完了啊,我们都得死!”

    “船长,快将他绑起来,交给黑骷髅星盗。不然我们的船要被海盗船给轰成碎渣了!”

    “快通知星盗船!”

    ……

    那些人满脸恐惧,连连叫了起来。

    “谁敢?”一声淡淡的冷喝。

    风林眼睛微眯,冷光打量过来,锋锐如刀,透出凌厉的杀意。

    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让这群人透心凉,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这才想起,眼前这位可是短短几分钟就将那些星盗屠杀殆尽的凶人。

    若是再多说一句,恐怕立刻也会沦为那些星盗一样的凄惨下场了。

    船长恩科张了张嘴,欲说又止,不敢说话。

    “放心吧!我自己会走!”风林淡淡道。

    这些吉普赛人终究只是他短暂的旅行的一次过客,弱小如浮萍,怯懦怕事。

    面对星盗的欺压,他们不敢还手,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受辱,杀了强盗之后,却反而惊叫连连。

    没有一刻强者的心,弱者永远是弱者!

    看到的丑陋越多,风林就明白自己脚下的路该怎么走。

    见风林主动说出离开,船长恩科面色狂喜,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声问道:“你想要什么?”

    “老爹!”女巫赛丽一听,顿时急了。

    “你别说话!”恩科压抑着怒气。

    赛丽眼泪颗颗滴落下来,老爹从没有这么严厉地对她说过话,哪怕之前星盗差点抢走她,他怎么不如此开口救她。

    “长城大学导航仪!”风林淡淡道。

    “好,给你!”恩科沉默半晌,开口了。

    “船长……”那些吉普赛人惊叫道。

    “嗯?”风林眼眸扫去,嘴角噙着浓浓的冷笑。

    斩杀了星盗,这些人保住了货物,就像让我这么一走了之吗?

    天底下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些人若是不识趣,可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风林眼皮低垂,神色冷厉。

    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恩科打了一个哆嗦,心头升起浓浓的不妙感。

    在星际中闯荡这么多年,没有敏锐的危机感应的人,全都化作宇宙尘埃了。

    他只感到大难临头,仿佛被一个无比可怕的星际猛兽给盯上,一旦不答应,恐怕下一刻就是大难临头。

    “给他!”恩科从喉咙间发出吼声。

    那些吉普赛人十分不甘,只好捧着一个水晶球走了过来。

    风林一手握住,转身就走。

    轰!

    花果山号飞船启动,将那些星盗的机甲全部收入舱中。

    这些可都是他的战利品。

    那些吉普赛人敢怒不敢言。

    花果山号飞船一飞出去,那黑骷髅号星盗船察觉到不对劲,立刻就开炮了。

    两艘船一前一后,破空而去。

    “快走!”船长恩科见状大喜,“那人杀了星盗,正在被追杀!我们趁此离开,导航仪失去了,可以再获得!小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船长英明!”那些吉普赛人反应过来,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

    女巫赛丽只觉得这一幕无比讽刺,眼眸怔怔看着风林离去的方向。

    “有朝一日,我也要像你一样,能掌握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