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89章 谁是叛徒

作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呼!

    看着千野寻离开的方向,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包括萧晨。

    虽然他刚才很想把千野寻留下来,干掉这老鬼子,以绝后患。

    但既然跑了,那也没办法,聂惊风不会飞,他总不能自己追上去吧?

    要是他敢追上去,估计千野寻一掌就能劈死他!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也飞不起来了,所以刚才才没有拦截千野寻。

    要不然,他怎么着也得试着拦截一下,能把千野寻逼下来的话,配合着聂惊风、鬼佛陀赵如来等人,还是有可能把千野寻留下来的!

    再想到刚才的绝境,现在能逼退千野寻,已经是从地狱到天堂了,不能要求太多。

    刚才萧晨真的绝望了,因为他觉得这绝境之中,没有一线生机!

    在岛国,没有先天高手会来救他们!

    除非千野寻那种状态消失,然后从半空中掉下来摔死,可那种几率,比中彩票更小!

    这么一想,萧晨心情就好了很多,不管怎么着,活着就好。

    对,活着就好。

    只要活着,那就能变强,大不了等变强一点,再杀千野寻!

    知道千野寻没死,那也算是收获了,不至于一直惦记着,不知道他到底是生是死,走也不敢走。

    “二弟,你的伤怎么样?”

    聂惊风看着萧晨,问道。

    “大哥,我没事儿。”

    萧晨摇摇头,心情有些激动。

    “我来晚了,早点来就好了,没想到……迷路了,然后我也不懂岛国语。”

    聂惊风有些自责。

    “不不,一点都不晚,幸亏你来了,要不我们就死了。”

    萧晨忙说道。

    “大哥,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不晚么?我早点来,你就不会受伤了。”

    聂惊风说完,看向鬼佛陀赵如来等人。

    “老和尚,这么久没见,你们怎么也没进步?”

    “……”

    鬼佛陀赵如来等人苦笑,他们能说什么!

    “大哥,多亏了大师他们在,他们一直在帮我。”

    萧晨对聂惊风说道。

    “行吧。”

    聂惊风点点头。

    “那老鬼子很强,比一般先天要强,要不然……我就斩了他,为你报仇了。”

    听到聂惊风的话,萧晨等人看着他,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比一般先天要强?

    要不然就斩了他了?

    换句话说,他还真能斩先天高手?

    “大哥,你现在能打过先天?”

    萧晨惊讶问道。

    “一般先天可以。”

    聂惊风点点头。

    “大哥,你也太厉害了吧?不是先天,就能打过先天了!”

    萧晨这话,倒不是拍马屁,而是发自内心的。

    在遭遇了先天,他才知道,先天有多强!

    半步先天与化劲,不是一个层面,而半步先天与先天……同样不是一个层面!

    要不然,鬼佛陀赵如来和薛春秋,也不会被千野寻碾压了!

    他们两人在半步先天中,也算是极强的那种了!

    “呵呵,这有什么,我还杀过几个先天呢。”

    听到萧晨夸自己,聂惊风很是开心,笑得跟个孩子一样。

    嗯?

    听着聂惊风的话,萧晨等人瞪大眼睛,他杀过先天?而且还是几个?

    “大哥,你……杀过几个先天?”

    萧晨有些不敢相信,如今华夏古武界,一共才多少先天高手!

    虽然他不清楚,但绝对不会很多就是了!

    其他人,也都看着聂惊风,心中震动不已。

    “对……啊,那什么,先不说这个了,你们都有伤,赶紧疗伤吧。”

    聂惊风刚点头,似乎想到什么,强行转移了话题。

    “你真杀过先天高手?”

    薛春秋盯着聂惊风,有些不相信。

    “当然了,你怀疑我的实力?”

    聂惊风瞪眼。

    “没有,你说你杀过几个先天高手,可古武界又有多少先天高手……”

    薛春秋对聂惊风说道。

    “你说你杀过,那你说,你把谁杀了。”

    “不可说。”

    聂惊风摇摇头。

    “为什么不可说?”

    鬼佛陀赵如来也忍不住开口,虽然他觉得聂惊风吹牛的可能性很低,但这事儿也太惊人了。

    “老算命的说不可说,你们问他去!”

    聂惊风说着,想到什么,眼神不善。

    “怎么,你们觉得我吹牛?不相信?要不,我们试试?我打你们两个!”

    “……”

    鬼佛陀赵如来和薛春秋不吱声了。

    光凭刚才聂惊风展现的战力,估计他们两个,还真打不过聂惊风!

    而且,这事儿牵扯到老算命的了,那可能真就是不能说了。

    萧晨则皱眉,跟老算命的有关?

    等回去,一定找他问问!

    整天神神秘秘的,这个不可说,那个天机不可泄露的。

    “我们先进去吧,大家都受伤了,千野寻应该也不会再回来了。”

    萧晨开口说道。

    “嗯。”

    众人点点头。

    “萧晨,你说……千野寻为什么会找到这儿来。”

    忽然,秦建文冷声道。

    听到秦建文的话,众人一怔,对啊,千野寻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这个地方也算隐秘,千野寻不该直奔这里!

    下一秒,萧晨和秦建文对视一眼,神色冷了下来。

    “松本幸佑?”

    萧晨眼中寒芒一闪,恐怕也只有他了!

    “嗯。”

    秦建文点头,他也只想到这么一个可能!

    除了松本幸佑外,他们中不可能出现叛徒!

    要是真有叛徒,那早就该出现了,飞鸟岛也不会被毁掉!

    “该死!”

    萧晨散发出杀意,就要去找松本幸佑。

    “嗯?”

    忽然,聂惊风扭头,皱起眉头。

    “大哥,怎么了?”

    萧晨见聂惊风异样,忙问道。

    “好像有人盯着这里,我去看看。”

    聂惊风说完,化作一道灰色影子,消失在了原地。

    萧晨看着聂惊风的背影,有人盯着么?

    是谁?

    千野寻留下来的人?

    还是别人?

    这里……已经完全暴露了?

    “走,我们先去找松本幸佑!”

    一个个念头闪过,萧晨快步走了进去。

    等他们进去后,哪还有松本幸佑的影子。

    “跑了?找一下!”

    萧晨神色更冷,不用说了,肯定是松本幸佑,要不然他跑什么!

    可找遍住处,也没有发现松本幸佑。

    “大意了,这家伙……先是背叛了千野寻,又背叛了我们。”

    秦建文也冷声道。

    就在萧晨准备追出去看看时,聂惊风回来了。

    “没找到盯着这里的人,回来路上,倒是抓了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聂惊风说着,右手一抖,一个人被他扔在了地上。

    萧晨等人凝神一看,都露出了冷笑。

    被聂惊风抓回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松本幸佑。

    他胖胖的身体,在地上翻滚了一下,满脸冷汗。

    实际上,他到现在都有点懵逼,他藏得好好的,怎么就鬼鬼祟祟了!

    然后,这老头儿什么也没问,直接把他抓了回来!

    “松本,你刚才去哪了?”

    萧晨居高临下,俯视着松本幸佑,问道。

    “我……我看到千野寻杀来了,害怕,就跑出去躲了躲!要是让他发现我没死,那他肯定会要了我的命!”

    松本幸佑的回答,几乎没什么毛病。

    他怕死。

    千野寻来了,他怕死,怕让千野寻发现,躲出去了,完全说得过去!

    “是么?确定是因为害怕撞见千野寻,才躲出去?”

    萧晨冷冷问道。

    “对啊。”

    松本幸佑点点头,看看萧晨等人混身染血的样子,露出几分关心。

    “你们……都受伤了?千野寻呢?把他杀退了么?太好了。”

    砰!

    秦建文一脚踹在了松本幸佑的胖脸上,把他踹翻在地上。

    “啊,秦建文,你干什么!”

    松本幸佑痛叫一声,怒声道。

    “松本幸佑,你觉得我们是傻子?”

    秦建文看着松本幸佑,眼睛都有点发红。

    今晚,他差点死了!

    导致他差点死了的,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萧晨一直说他胆小怕死,确实也是如此!

    但凡是威胁到他生命的人,都是他的生死敌人!

    包括那个小泉,最后不就死得很惨么?

    “是你告诉千野寻的位置吧?”

    秦建文揪着松本幸佑的头发,神色有些狰狞。

    萧晨看看秦建文,这家伙……真发飙了。

    不过,既然秦建文要收拾松本幸佑,那倒是省了他的事儿。

    “不,我怎么可能会告诉千野寻,他知道我活着,会杀了我的!”

    松本幸佑大声道。

    “我背叛了他,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他!”

    “因为你怕死!”

    秦建文等着松本幸佑,声音更冷。

    “你怕他要了你的命,所以你联系上了他,为了让他饶了你,你告诉了他位置!”

    “不,你们不也给我吃了毒药么?我怎么敢背叛你们!”

    松本幸佑忙说道。

    “因为你害怕松本幸佑,超过害怕我们,而且你觉得……我们给的毒药,你有办法解掉!”

    秦建文说着,拿出一把匕首,根本不给松本幸佑再解释的机会,直接捅进他的大腿。

    黑一看看秦建文,心中一动,刚才有那么一刻,他都准备去救下松本幸佑了。

    他以为秦建文是要杀了松本幸佑。

    秦建文的反应,貌似有点激烈了!

    给他的感觉,像是要把这事儿钉死在松本幸佑身上,然后灭口!

    黑一不得不不怀疑,真是松本幸佑通知的千野寻么?

    会不会另有其人,比如……秦建文!

    ——

    第二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