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35章 风云动

作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什么?!”

    听到小刀的话,萧晨心中巨震,大憨重伤垂死?

    “怎么会这样!”

    “是血手帮第一战将,聂无双……是他伤了大憨!”

    小刀声音中,夹杂着悲伤与怒火。

    “等我!”

    萧晨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无尽的杀意,冷冷说道。

    “好,我发你具体地址!”

    小刀沉声道。

    萧晨挂断电话,眼睛中尽是冰寒。

    “怎么了?”

    因为他走开的位置不远,楚狂人能清楚感觉到,刚才那一抹让他心悸的杀意。

    “老楚,我要马上离开京城,前往宣武!”

    萧晨看着楚狂人,说道。

    “大憨受伤了!”

    “什么?大憨受伤了?严重么?”

    白夜也是一惊。

    “垂死!”

    萧晨咬着牙,聂无双是么?你最好祈祷大憨没事儿,要不,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垂死?!”

    听到萧晨的话,白夜瞪大了眼睛。

    “老楚,你想办法给我安排专机,或者直升机,我要马上走!”

    萧晨尽可能压制着杀意,说道。

    “好!”

    楚狂人点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萧晨,怎么了?”

    韩老爷子也看了过来。

    “老爷子,我要马上去一趟宣武,我一个兄弟……受了重伤!”

    萧晨看着韩老爷子,说道。

    “好。”

    韩老爷子点点头。

    “那你注意安全……狂人,你不用打了,建国,你打电话给军区,就说我说的,安排一架武装直升机,送萧晨去宣武!”

    “是。”

    韩建国点点头,拿出手机,打出电话。

    “谢谢老爷子了。”

    萧晨对韩老爷子说道。

    “跟我客气什么,你准备一下吧!”

    韩老爷子说着,一顿。

    “记住我的话,控制好自己的杀意。”

    “我知道。”

    萧晨点点头,可这又哪是能控制得住的!

    如果大憨真有个三长两短,他今天晚上,就血洗了血手帮!

    “已经安排好了,我安排车送你过去!”

    韩建国打完电话后,对萧晨说道。

    “好。”

    萧晨点头。

    “晨哥,我也跟你一起去。”

    白夜看着萧晨。

    “嗯。”

    萧晨点点头。

    “我也去吧。”

    楚狂人沉声道。

    他觉得,他应该去看着点萧晨,要不然……今晚恐怕要出大事儿。

    别看萧晨平日里,跟他没大没小的,但他说的话,萧晨还是听的。

    韩老爷子看看楚狂人,稍微放心了些。

    “我能做点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何赌王,开口问道。

    “不用了,谢谢。”

    萧晨摇摇头。

    “老爷子,何赌王,我们走了。”

    “嗯,去吧。”

    韩老爷子点点头。

    随后,楚狂人亲自驾车,三人离开韩家,直奔武装直升机的降落点。

    毕竟,这一块区域特殊,武装直升机不可能飞过来,而是选择就近的地方。

    等三人离开后,韩老爷子想了想:“建国,你去拿我的电话。”

    听到老爷子的话,韩建国心中微震,随即点点头,快步去了。

    很快,他拿回来一个特制的电话,交给了韩老爷子。

    韩老爷子拨出一个号码:“小张,是我。”

    “老爷子!”

    那边,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

    “这么晚,您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

    旁边的韩建国,隐隐听到了那边的声音。

    这是老爷子曾经的小警卫员,如今已经是大军区的司令员,上将军衔!

    不过,他在老爷子面前,永远是警卫员的身份,哪怕如今已经贵为司令,依旧恭恭敬敬。

    “我给你个号码,半小时后,你给他打电话……无论他需要什么,你配合他就是了。”

    韩老爷子缓声说道。

    听到韩老爷子的话,不光韩建国心中一震,就连那边的司令员,也很震动。

    不过,他还是答应一声:“是,老爷子。”

    “你提前做好准备吧!”

    韩老爷子说着,把萧晨的号码,告诉了那边,随后挂断了电话。

    “父亲,没有朝廷军委那边的命令,可以么?”

    等韩老爷子挂断电话,韩建国犹豫一下,说道。

    “可以。”

    韩老爷子只说了两个字,就没再多说了。

    “是。”

    韩建国见老爷子如此,点点头。

    一路上,楚狂人把车开得飞快。

    十分钟左右,车停下,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而武装直升机,这会儿也已经降落了。

    不得不说,韩建国的电话,份量还是很重的,尤其……这是韩老爷子交代的事情。

    京城军区这边的司令员,亲自下了命令,免除所有手续,以最快的时间,出动了直升机。

    “萧先生么?我是少校罗祥。”

    一个军人等在直升机下面,见到萧晨三人,快步上前。

    “萧晨,马上飞宣武!”

    萧晨简单自我介绍,他没心情跟罗祥闲扯别的。

    “好。”

    罗祥点点头,安排他们上了武装直升机。

    很快,螺旋桨转动,发出呼啸的声音,然后武装直升机缓缓升空,直奔宣武方向飞去。

    随着萧晨的离开,关断山接到了消息。

    他有些惊讶,萧晨匆匆忙忙去宣武干嘛了?而且,还是韩家直接从军区调了一架武装直升机,送他过去的。

    “宣武……血手帮总部所在地……难道那边出什么事情了?要不然,这小子不会大晚上,匆匆忙忙过去……”

    关断山嘀咕一声,给萧晨打去了电话。

    “喂,老关。”

    “小子,出什么事了?”

    关断山直接问道。

    “李憨厚重伤垂死,我正在去宣武的路上。”

    萧晨没瞒着关断山,他知道,也瞒不过关断山。

    “重伤垂死?”

    关断山眼皮一跳,难怪萧晨这么着急。

    “小子,你去了,可千万别冲动。”

    “冲动?如果大憨没事儿,我只杀聂无双一人……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血洗了血手帮!所有人,都要为他陪葬!”

    直升机上,萧晨散发出无穷杀意。

    坐在前面的罗祥,心中巨震,好浓烈的杀意!

    “你……我知道了,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心里有数。”

    关断山本想阻止,可想了想,还是说道。

    “嗯,我先挂了。”

    萧晨说完,挂断电话。

    “真的要出事了啊……希望那个李憨厚没事儿吧!”

    关断山自语一声,又给一号打去电话。

    这事儿,还是要让一号知道才行。

    毕竟,血手帮势力不弱,一旦发生动荡,那就是大事件了。

    一号也没有休息,他听完关断山的话,沉默几秒钟后,简单说道:“做好维稳工作,其他……随他去吧!”

    “好。”

    关断山点点头。

    “稍等,我这边有电话进来。”

    也就半分钟左右,一号的声音,重新响起。

    “韩老给那边的张进山打过电话了,让他听从萧晨的命令……”

    “这……”

    关断山微皱眉头。

    “快刀斩乱麻,也挺好的……关老,你多盯着点吧,其他随他们去。”

    一号缓声道。

    “嗯。”

    关断山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血手帮……要完了啊。”

    ……

    宣武,一家私人医院里,除了孙悟功、小刀等人外,骆长空、薛飞也都在。

    薛飞胳膊上缠着纱布,显然也是受了伤。

    就连之前受了伤的光头蛇,这会儿也靠在椅子上。

    他们都等待手术室的门口,看着亮着的灯,神色有些焦急。

    “妈的!”

    小刀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

    墙上,绽出血花,小刀的手破了。

    “如果我早去一点,大憨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小刀,别自责了。”

    骆长空来到小刀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兄呢?他到什么地方了?”

    “直升机上,说快到了。”

    小刀咬着牙,眼中闪过仇恨的冷芒。

    “聂无双……”

    “老骆,这两天的血手帮,不对劲儿。”

    薛飞看着骆长空,说道。

    “突然多了很多高手,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嗯。”

    骆长空点点头。

    “我刚才已经给我父亲打电话了,他知道了这边的情况,会派高手过来……血手帮应该是找了外援,要不然,不可能冒出那么多高手。

    “外援?”

    薛飞眼中一寒。

    “不管是谁,在这个时候敢搀和进来,都是我们三帮的敌人!”

    “聂无双身边的人,是谁?”

    骆长空想到什么,问道。

    之前,他们得到消息,李憨厚被聂无双截杀后,都火速赶往。

    幸亏骆长空和薛飞身边有高手,要不然……他们都得死在那。

    就算是这样,他们身边的高手,也当场战死,才得以让他们脱身……

    “我听聂无双管那个人叫师兄。”

    小刀说着,甩了甩手上的鲜血。

    实际上,他也受了伤,后背和前胸上,都有刀伤,只不过简单包扎了。

    刚才医生说,让他去手术缝合,不过他惦记李憨厚,才没有离开。

    “师兄?聂无双是暗劲大圆满……看来,他不是散修,背后也有师门势力啊!”

    骆长空眯了眯眼睛,缓声道。

    “不管他怎样,他伤了大憨,这笔账……都要算!”

    小刀冷冷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时,手术室门口的灯灭了。

    小刀等人齐齐转过头去,快步上前。

    就连光头蛇,也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咔嚓。

    门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了,摘掉了口罩。

    “医生,怎么样?”

    骆长空忙问道。

    “我们尽力了。”

    医生摇摇头,说道。

    “心脏……已经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