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02章 全民参与

作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听到萧晨的话,辛明东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他寻思,要是在棒国,我现在早就弄死你了,还用得着在这跟你废话?

    “如果不道歉的话,那你被打的事情,确实不能处理。”

    中年警察淡淡地说道,反正他打定主意了,就是站在萧晨这边了。

    “哼,想让我道歉,不可能!”

    辛明东咬牙,要是传回棒国,在这个档口,他被逼得在华夏对华夏人道歉,那他还怎么混?

    “你们警察不处理是吧?好,那我自己来处理!”

    “请便,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华夏!”

    中年警察冷冷说道。

    “哼。”

    辛明东说着,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徐老大,你好,我是辛明东,我这边遇到点麻烦,需要你的帮忙。”

    “哦,原来是辛先生,遇到什么麻烦了?”

    “乐玛百货来了几个小偷,现在他们找了人,来找麻烦。”

    辛明东大声说道。

    听到辛明东的话,萧晨脸色冷了下来。

    本来,他想着,只要辛明东道歉了,那这件事情也就到此结束了。

    可现在嘛,他改注意了!

    连两个小年轻儿,都为了爱国,奔走在乐玛,那他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呢?

    很快,辛明东就打完电话,然后看着萧晨,冷笑连连。

    “等着,你不是打我了么?一会,就有大批黑社会来,到时候,我就让你给我跪下道歉!”

    “……”

    中年警察脸色一变。

    他刚要说什么,却见萧晨冲他摆摆手。

    “呵呵,宋队长,这件事情,你们就别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他不是叫黑社会了么?呵呵,那我就陪他玩玩。”

    萧晨咧咧嘴,用看煞笔一样的目光看着辛明东。

    在龙海,敢跟他玩黑社会的,现在绝对不过一只手!

    虽然龙门还不是三大帮,但他‘萧晨’这两个字,却凌驾于龙门之上!

    哪个,敢兵围百年青帮?

    他敢!

    虽然,当时他是借了势,但这也是他实力的一种!

    中年警察先是一愣,随即想到了某个传言,也笑了。

    “好。”

    “宋队长,你帮忙维护一下现场吧,别生什么践踏。”

    萧晨说着,也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他本来想打给黄兴的,但想了想,这家伙没啥太大的冲劲。

    这种事情,还是找光头蛇最好了!

    这货,够猛!

    “喂,晨哥。”

    光头蛇接听了电话。

    “蛇哥,我遇到点麻烦,需要你过来帮忙。”

    萧晨笑着说道。

    “嗯?在哪个地方,我马上带人去。”

    萧晨说了地方,想了想,又说了一句:“多带点人,对方也叫了道上的人……别你们来了,再让人给干趴下,那就太丢人了。”

    “卧槽,除了三帮,还有能把我们龙门干趴下的?晨哥,你等着,二十分钟……不,十五分钟,我就赶过去。”

    光头蛇嚷嚷着说道。

    “呵呵,好,我等你。”

    萧晨点点头。

    他这刚要挂电话,就听光头蛇在那边吼道:“那谁,去给我喊人,什么多少,越多越好,最少照着五百人来!另外,让老黑带一队人马也过来!”

    萧晨嘴角一抽,五百人?需要这么多么?

    还有,他喊老黑干嘛啊?

    他是知道这个老黑的,龙门上位大哥之一,掌管三队枪手,个个都是精锐!

    怎么着,光头蛇还要带一队枪手过来?

    这有点夸张了吧?

    不过,他也没再打回去,而是收起了手机。

    “女婿,你喊了谁?”

    童母上前问道。

    “光头蛇,就上次你见过的那个大光头。”

    萧晨笑着说道。

    “哦哦,怎么没喊那个黄兴啊?”

    童母想了想,又问道。

    “呵呵,黄兴现在有别的事情做,这点小事就不用他过来了。”

    萧晨笑了笑,现在黄兴正琢磨着怎么对付黑虎帮,让龙门成为三大帮,忙得很!

    虽然他一个电话,黄兴就能屁颠过来,但杀鸡焉用牛刀?

    再说了,他这把特大号的牛刀都已经来了,黄兴来不来,也无所谓了。

    “哦哦,好吧,那光头能撑住场子么?”

    “呵呵,没问题。”

    萧晨笑着点头。

    童母见萧晨这么说才放心,转头又跟大爷大妈吹嘘去了。

    “这棒国鬼子竟然敢叫黑社会,真是好笑啊。”

    “嗯?大妹子,难道你女婿在道上也有人?”

    大妈问道。

    “那必须的,你们知道青帮洪门吧?”

    童母得意说道。

    “知道知道。”

    旁边几人都点头,可以说,百年青帮洪门,在龙海家喻户晓!

    市民可能不知道市长是谁,但却不会不知道青帮洪门!

    “我女婿跟青帮洪门的老大都认识,经常一起吃饭喝酒。”

    童母又吹上了。

    “什么?跟青帮洪门的老大吃饭喝酒?”

    “对啊。”

    “怎么不是吃饭喝茶了?”

    有人这么问道。

    “跟市长吃饭喝茶,那是因为市长有纪律啊,不能喝酒,喝茶就没事了……可青帮洪门的老大,道上的人,那不得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啊?”

    童母解释着说道。

    “……”

    萧晨在旁边听得哭笑不得,您这解释啊,我服!

    “大家安静一下,我们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生经过,对于今天的事情,我代表我个人说一句——你们做得都很好!”

    中年警察看着周围的群众,大声说道。

    此时周围的群众,已经过了两千人,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

    不少过往车辆,也会停下来,看看热闹。

    虽然他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但当他们听到事情的经过后,爱国之血就会迅沸腾,然后愤怒。

    这些棒国鬼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越来越多的人!

    甚至,连一些记者也都闻风而动,纷纷赶了过来。

    还有就是,现在是络时代,不少人拿出手机,拍摄视频或者照片,或者用字,直接把这边的事情到了上,比如各大论坛、微博等地方!

    短短时间,这个话题就引爆了全,越来越多的民参与进来。

    有人用字还原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再配上几段视频,比如辛明东和乐玛高层冤枉人的画面,再比如乐玛员工全都辞职不干的画面,看得全的人热血沸腾的同时,又愤怒异常。

    在这个档口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让抵制棒国的这把火,烧的更旺了!

    “妈的,棒国鬼子,滚出华夏!”

    “对,滚出华夏!”

    “顶楼上的!”

    “+1!”

    “+1oo86!”

    短短时间,参与人数过十万,而这个人数还在分分钟暴增。

    同时,关于话题数量,也迅破万,破五万,破十万……

    一些微博大v、络红人甚至一些明星,也都出现了!

    “我认识几个棒国的朋友,但不得不说,这次棒国做错了……民族终究是民族的,棒国,请给我们一个交代!”

    这是牧曦雨在微博上说的!

    “女神说得好,民族终究是民族的,棒国鬼子,给我们一个交代!”

    “女神威武,女神霸气,我们永远支持女神,我们永远爱国!”

    “谁说9o后是垮掉的一代?9o后在此,随时听从祖国的召唤!”

    “打棒国,我愿意捐三个月工资!”

    “我捐半年的!”

    “我捐一年的!”

    “老子捐一条命,草!”

    下面,牧曦雨的千万粉丝,也纷纷出现了,全都嚷嚷起来。

    “棒国,请给我们华夏一个交代!我们华夏,不可欺!”

    又一个明星出现了。

    “我一会就把家里的棒国东西都扔了去……无耻棒国,战否!”

    一个脾气火爆的主持人,也来了。

    ……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不少人也呼吁在龙海的人,全都赶过去,吓死棒国小鬼子!

    而龙海本地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尤其是一些年轻人,纷纷赶了过去!

    “哎,你们谁认识那个年轻人?老他妈帅了,我要给他生猴子!”

    一个东北女孩,留言说道。

    她这一说,下面马上又大批人跟上。

    “对对,谁认识,求介绍,我也要给他生猴子!”

    “我要嫁给他!”

    “妈的,老娘就是龙海人,我现在就去现场!”

    ……

    在这种氛围下,辛明东叫来的黑社会,来了。

    七八辆面包车,呼啸着开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密密麻麻的群众时,不由得呆滞了。

    尼玛的,这是什么情况?

    华夏人也太爱看热闹了吧?

    不就是几个小偷么?

    至于这么看热闹么?

    “许哥,这什么情况?”

    有小弟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

    “那我们还下去么?”

    “下,要不怎么跟辛先生交代……毕竟,乐玛百货也给我们交保护费了,我们得有职业道德啊!不能拿钱的时候,说得好听,遇到事儿了不办事儿!”

    许哥说完,拉开车门就下车了。

    “咱不能让棒子瞧不起咱华夏人不是?虽然咱是黑社会,但也不能给华夏人丢人!”

    “对对,许哥说得对!”

    其他人也纷纷嚷嚷着,全都跳下车。

    不过因为看热闹的人太多了,他们不好拎着家伙,就空着手。

    在他们看来,不就是几个小偷嘛,估计都不用动手,听到他们的名头,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来,让开,让开,别挡着路,别看热闹了,都该干嘛干嘛去!”

    许哥带着人就往里面闯。

    本来群众都有点不乐意,挤什么挤啊!谁他妈不想去最里面看啊?

    在他们看来,这跟排队插队的性质一样,太特么恶劣了。

    不过当他们看到许哥一伙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到了嘴边的‘他妈的’,愣是没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