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琅环洞天 来人

作品:《天行缘记

    远远遥望看见润婴果树后易天急忙马不停蹄的朝着灵树所在的位置径直飞去。一路上还将地图玉简打开后边飞边仔细的勘查起地形来,这里基本上已经是地图的边缘地带了。

    施展瞳术看了下后发现在灵树的另外一侧还有空间,只是那里已经没有在玉简地图的记载之中。

    对于未知易天自然是不惧,机缘和危险是并存的但自己诚然不怕。飞过七八千里的路程后发现自己已经进入那棵灵树树冠的范围之内了。与此同时神念扫了下地上好似有些妖兽栖居于此。

    虽然实力大都不强在五级上下的样子但心中却是打起了鼓,照此看来这灵树深处应该还有更加厉害的妖兽守护着。如此自己想要摘取润婴果也不见得是什么易事了。

    收敛起周身的灵压波动后易天将自己的身形隐没在高空之中然后不露生息的悄悄靠近那灵数树干正中的位置。

    不消片刻就飞过最后千里左右的位置,来到那灵树树干不远处施展瞳术看了下后脸上短时变得极其不自在起来。

    有条五丈长的灰色蟒蛇正盘在树根处酣睡,他周身的灵压波动被完全收敛起来只在四周十丈范围内透出。

    这条条蟒蛇是自己现在见过的除梦鑫意外最强的妖兽了,而且头部已经修成人形,明显这里秘境之内无放入外界那般让雷劫感应到,所以这条蟒蛇也没有渡过化形劫。但能够在这般情况之下修成人脸说明其修为也不容小视,仔细分辨下实力在七级顶峰至八级初阶的样子,难怪自己之前用神念扫过也没有发觉什么端倪。

    这下易天可不敢再轻易将神念延伸出去生怕招惹到他。抬头看看在灵树主干的下方那条人面蛇头顶还结有四枚果子,从其外形上分辨正是那润婴果无疑。

    自古以来天材地宝都有妖兽守护,这里也不例外。想要取果只能先对付这条人面蛇,至少易自己的实力打不过可以设法智取。

    可一想到那傅肇庆和薄泽军约好会来此取果,如果自己现在贸然动手说不得会便宜了他人。思量过后还是准备先等等看再说吧,接着身影在空中悄然隐去等待了起来。

    果不其然三个时辰过后天边闪过两道遁光朝着这里飞来,易天当即脸上一惊,没想到这薄泽军竟然还有同伙,真不知道他的帮手实力如何。

    这回估算不足没想到自己瞬间就落到下风头,可看了看面前远处的那条人面蛇算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浑水摸鱼的。

    没多久那两道遁光从远处飞来后停在自己身边三里开外的距离,他们也是仔细盯着那条人面蛇看了下后脸色铁青。

    易天却是发现两人的模样自己都有点印象,一个是带着斗笠的散修。此人自己在进入琅环洞天时就有所留心,因为起周身的灵压波动极其诡异引起了自己的关注。

    另外一人竟然是离火宫三号人物雷昆,此人一身行头招摇过市想不记得也很难。

    只见他们飞至后雷昆硬着头皮道“薄道友这该如何是好,你不是说还有个帮手也会来么,集我们三人之力恐怕都未能对付的了那条人面蛇。”

    薄泽军则是没有直接回话,取下斗笠后露出其真容是个三十岁左右修士的面容,但他周身灵力乍现后身影一闪飞过后伸手朝着虚空之中狠狠抓来,嘴里还道了声“小辈藏头露尾你以为能瞒得住老夫么。”

    “啪”的一声脆响,两道法术在空中抨击过后薄泽军站在了易天刚才隐去身形的位置,而此时的易天则推出百丈外一脸警惕的看着两人。没想到这老怪物果然厉害刚到这里就发觉了自己的行踪。

    至于在一边的雷昆则是满脸惊讶的叫道“怎么是你?”

    “和他废话什么,我们连首先解决了他再说,”薄泽军冷冷道,明显他已经见猎起意不肯放过自己了。

    只见他身影一闪将后路拦截,而雷昆则是从另一边缓缓绕了过来成合围之势将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

    易天心念一动按到两人果然是老江湖,这番连消带打把自己逼的只能退往那人面蛇的方向。

    如此一来自己势必会第一个遭到人面蛇的阻击,而他们则可以顺势取果。眼见薄泽军打的是这般一石二鸟之计易天心中也是暗叫晦气。

    本来自己是想躲在一边坐收渔翁之利的,没想到现在被置于险境之中。

    当下稳住心神道“薄泽军你伙同傅肇庆炼制魔煞灵婴丸的事都痛出来了,三大宗门势必会对你下达绝杀令。雷道友你身为离火宫修士于这奸邪之人为伍,只怕消息传到令师那里很难自圆其说吧。”

    未等薄泽军开口,那雷昆却是忿忿不已道“老家伙只会偏袒赤无极那小子,论实力我雷昆哪点不如他了。这位易道友倒是能够入的赤无极的法眼,光凭这点就让我有够不爽的。”

    在一旁的薄泽军也是开口说道“小子我给你条生路,只要你去引开那人面蛇我也就不会再追究你是死是活。”

    “你活那么好心?”易天讥笑道“只怕那条人面蛇就够对付我们三个的了,不过你说的对,这都是我唯一的生路。”

    说完身形一闪朝着那人面蛇所在的位置急飞过去,同时伸出双手将数枚鬼面花籽祭在手中朝着那棵灵树的根部弹射了过去。

    ‘嗖嗖嗖’的几声响将那沉睡的人面蟒蛇吵醒了,只见他盘着的身子内人面蛇头高高仰起口吐人言道“哪里来的修士不知死活竟然敢窥视灵种异宝,你们全都要死。”

    说完整个身体窜了出来飞到空中,那人面口中吐出道紫色的毒物将面前三里范围都罩住了。

    易天见了不敢大意将防御罩打开后又将龙鳞盾祭在身前然后一头扎进了毒雾之中。身后的二人也来不及调转方向只得祭出法术后先后钻了进去。

    在毒雾中易天手持龙鳞盾飞了一阵,突然发觉有道黑色的身影超自己扑来。退又退不得随后只得硬着头皮举起盾牌挡在身前。

    ‘砰’的一声一条水桶粗的蛇尾抽过将易天连人带盾抡出十丈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