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琅环洞天 击杀

作品:《天行缘记

    灵界之中魔煞灵婴丸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最终将慕容正虹的家族连根拔起。可事后却是走失了主犯傅肇庆,为此两宗巡察司总是认为未尽全功,以至于剑少卿和向东晖对此耿耿于怀。

    可易天没想到的是在琅环洞天内竟然会碰上这条漏网之鱼。打量了下眼前的两人后伸手一拍腰间的灵兽囊将呱呱酒仙召唤出来。

    爬在酒壶之上的呱呱原本是眯着眼睛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易天见罢只是淡淡的说道“小子快点开饭了,那个魁梧的汉子你来对付。”

    说完呱呱猛的睁开眼睛然后死死盯住对方口吐人言道“我看到好多虫子,又可以饱餐一顿了。”说完欢快地张开嘴巴叫了几声。

    只听到“呱呱”的声响从它嘴里发出后,那个汉子竟然浑身颤抖了起来,之前那副凶狠模样荡然无存。

    这下连的傅肇庆也是面露尴尬之色,惊叫道“这是什么妖兽啊?”

    “哼,你炼制蛊人,以修士躯体饲养蛊虫,别人看不出来但瞒不过我,”易天讥笑道“现在是二对二,傅肇庆拿命来吧。”

    说完伸手一番取出太渊剑来祭出后化作万千细丝朝着对方身上围去。

    同时呱呱酒仙对上了那个蛊人,张开嘴巴吐出一个个透明的气泡来。

    傅肇庆见罢脸上横肉抖动了几下,举手之间取出一柄黑色的令牌注入灵气后即刻飞出一道黑雾将他自身护住。

    待剑光飞至击中那团黑雾像是泥牛入海没入之后没翻出一点浪花来。十息后那团黑雾收回令牌后露出完好无损的傅肇庆,脸上尽是得意之色道“你也接我一招,看看我的天煞魔功威力如何。”

    说完右手五指张开同时五道红黑色的电光闪过后瞬间形成五道电剑围了上来。

    易天取出龙鳞盾祭起后护在身前,待魔电击中后只觉得盾牌被猛的连续砸了五下。好在这千锤百炼的盾牌被自己多番祭练早就今非昔比了。

    但即便是这样那魔电的余劲传来还是震的自己双手发麻。飞速将电劲卸去后易天张开嘴巴飞快地念动真言,那天雷八音秘法道出之后化作道道金色的光波掠过傅肇庆身上。

    三道光波扫过之后只见对方的身形不停地颤抖起来,连身手上的动作也开始满了三分。傅肇庆惊讶的看了看后急叫道“这是什么功法,为何我的天煞魔功调息运功会变得如此不顺。”

    “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接下来看你怎么逃,”易天说完操控着太渊剑再次祭起后化作万千剑丝围上前去。

    傅肇庆自然是不肯坐以待毙伸出手来再次祭起令牌准备故技重施。只是这次明显施法速度较前次慢了许多,好在最后一刻还是施展出黑雾将自身护了起来。

    只是这次易天嘴角一抽到了声“傅肇庆同样的招数你都敢再次使用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说刚说完就传来一同惨叫之声,那剑丝之中有跟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直接打穿了黑雾后将原本聚拢的雾气捅出个一尺大小的空洞来。躲藏在其中的傅肇庆自然瞬间无所遁藏被剑丝直接切下条臂膀来。

    同时他手上的令牌脱手之后没了灵力维持那黑雾在见光的侵袭之下顿时被击散开来。

    傅肇庆的身躯瞬间涨大了几倍,身上肌肉暴起,皮肤呈暗黑色泽一看就是施展了什么魔族秘术的样子。

    随后他又单手结印朝着那条断臂招了招手,‘嗖’的一声那条原本无力落下的手臂再次飞了回来后装在他的肩膀之上。

    看似灵力暴涨之下傅肇庆修为像是已经达到了化神大圆满的样子,但只要仔细留心就可以发觉他的气息极其不稳定,无法长时间维持的样子。

    这般情形同当年对付慕容正虹时她吸收了魔童后的样子非常相似。易天当即对着呱呱沉声喝道“别玩了,速战速决干掉它。”

    呱呱听罢点头回道“好嘞,来次合击之术。”说完腹部鼓起后深吸一口气从下方酒壶内抽出大量酒水。然后嘴巴张开吐出一连串的泡泡将那蛊人和傅肇庆分别隔开。

    易天见势右手打个响指一丝火星飞溅而出后点燃了远处的气泡。“轰”的一声响,那被点燃的气泡随即蔓延开来将周边附近的气泡一起带到。

    爆裂的火光接二连三闪烁起来,最后形成了连锁大爆炸,将面前两人瞬间吞噬了去。

    空中的爆裂轰鸣声足足持续了二十息才堪堪停下,待烟雾散去后只见傅肇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施法护住头部的双手此时已经变得黑如焦炭。

    至于在另一边的魁梧汉子,此时整个脑袋都被炸没了身上坑坑洼洼呈血肉模糊样。突然一条黑色的灵光从他身上窜了出来朝着傅肇庆那边飞去。

    易天眼明手快手上太渊剑抖动下一道极细的剑丝消失在空中,不到三息间只见那黑色的灵光在空中被一分为三。

    傅肇庆顿时口吐鲜血身形颤抖着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能够三番四次破解我的魔功。”

    “魔化蛊虫百足蜈蚣也不外如是,你这本命蛊想来害了不少人,今日栽在我手里也算是天理循环应有此报,”易天冷冷的回道。

    傅肇庆强行撑住被反噬的身体眼中尽是不甘之色道“你以为单靠三宗修士就能守住灵界么,简直痴心妄想。我魔族大能早已潜伏至灵界了,只待时机成熟再次打开界面之门迎万千魔族大军扫平你灵界。”

    “可惜你看不到那天了,事在人为不要以为你们真能得逞,”易天不屑的道,同时手中太渊剑再次祭出化作凝视的剑丝从傅肇庆头上罩了下来。

    只见他伸手抠出一只眼球然后施法将其送了出去,三息后拼尽全力嗤笑道“我已经将你的招数完全记下,很快拨打人就会来为我报仇的。”

    话没说完整个人身躯就被剑丝劈成无数碎块掉落了下去。易天此时却是摇摇头道“我还要谢谢你告知有同党潜伏在内,这次你们一个都逃不了,即便是拼着取不到琅环玉液我也要将你们都葬送在秘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