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六章 遁逃 二

作品:《天行缘记

    千里之外在那蛟龙的领地边缘某座荒山之中的洞府深处,一个单项传送阵无端激活了起来。三息后白光一闪从中现出个身影来,正是利用传送阵逃窜至此的易天。

    这算得上是自己留下的后手,虽然只有千里之遥,可一下子让自己离开了那是非之地,现在暂时算得上是安全了。

    不过此时的脸上却是一副肃然之色,伸手将身上的隐蔽斗篷取下直接塞到储物戒中收了起来。嘴里自言自语道“欧景龙,我们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敢用龙涎香来阴老子,这笔帐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算。”

    刚才被雌蛟龙第一时间锁定的时候就心中起疑,自己向来都是行事小心谨慎,在此生死存亡的关头更是不会出什么差池。

    如果一次也就算了,那雌蛟龙明明两次可以直接锁定自己那问题就只有出在这件隐蔽斗篷上。

    而且之前就发觉有淡淡的香味,现在回过神来自然是认得这东西的出处了。

    想来欧景龙一早就是打这主意,想让自己为其引开雌蛟龙,他就可以趁着间隙伺机逃跑了。

    可惜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还留有后手,因为时间紧迫手头材料也不甚齐全,所以匆忙之下只布了单向传送阵。

    而且没有材料制作传送玉符所以自己是强忍着空间撕裂的疼痛被传过来的。

    定了定神后知道此处不宜久留易天急忙取出几颗丹药放在嘴里吞服了去。然后稍稍运功调息,不待药力全部化开便匆匆忙忙除了洞府朝着来时的方向急赶而去。

    此时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上上之策,想来那条雌蛟龙暴怒之下必定会四处追查自己和欧景龙。

    而且自己曾被它盯上过一次,想来再次遇见后必定能轻而易举的被认出来。

    修士不立危墙之下,想罢易天强打起精神施展遁术朝着落霞城的方向飞去。同时将自己的神念打开至最大同时覆盖住四周千里的范围。

    不多时神念之中好似发现在身后千里之外模模糊糊有一股强大的灵压波动闪过的样子。神念探查之后可以百分百确准是那条雌蛟龙。随即周身灵力急速运转起来,飞遁的速度瞬间加快了三分。

    半刻钟后神念之中发觉好似那蛟龙灵压波动感觉越来越弱。而且明显她的也改变了方向,好似锁定了其他的目标正飞速赶去。

    至此易天才总算是松了口气,紧张的心情同时也慢慢趋于平静。可自身的遁速可不敢有丝毫减慢还是保持着高速飞行的样子持续飞了一天一夜遁速才有所减弱。

    接下来的路程遇见的人族修士也越来越多了,易天为了掩饰身份也没有急速狂奔,只是用正常的速度朝着落霞城飞去。三天后当自己回到落霞城后总算是松了口气,伸手取出身份玉牌在上面写下一条传讯给洪飞发去后才径直赶回自己的洞府。

    回家之后将洞门封闭自己在洞府底部盘坐下来开始调息运功。

    这次算得上是命大,在面对高阶妖兽还在被人算计的情况下还能逃脱。如今最首要的是先提升修为,像欧景龙这般地煞榜排名第九位的修士实力必定有过人之处。要找他麻烦自己至少要修炼至化神中后期才有希望,想罢便打开结界开始运功修炼起来了。

    个把月后易天才出关前去洪飞府上一叙,之前早就收到邀请了,只是当时还在恢复之中所以耽搁了几天。

    此时在洪飞府上的两人分宾主坐下后易天将自己这段时间和欧景龙的经历一一道出。洪飞听完之后嘴里一阵唏嘘道“没想到易老弟你能够化险为夷真是万幸,可惜当时我们未能拦住欧景龙,以至于让你以身犯险了。”

    面对这般说辞易天心中冷笑一声,但脸上却是叹了口气回道“此事我知洪大哥身不由己,当时形势比人强想那欧景龙的实力纵使我们三人联手都未必能够逃到什么好处吧。”

    见易天的语气之中没有怨念,洪飞眉头一展稍后道“其实这地煞榜上的排名只是宗门卿天司首座排出的,并未真正动手比试过。”

    “哦,”易天闻言惊叹道“难道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道道么?”

    洪飞叹了口气解释道“这地煞榜上的排名虽然不是绝对的权威,而且不少排名靠后的修士去挑战前面的修士也屡有发生。可这前二十位的名次近几百年来都未有调整过。”

    易天闻言一愣追问道“那挑赢的人会怎么样?”

    “自然是取而代之,”鸿飞笑道“只是多年前曾有绯雨剑宗的弟子去挑战过太清阁的嫡传。两人都是榜上有名的人物,可结果想必你都能猜得到吧。”

    “自然是无法撼动了,”易天沉声道。

    洪飞点了点头接着道“所以这地煞榜虽然有些水分,但都是在二十名之后的事。至于前面的排名至少我认为至下次榜单出来也不太会改变吧。”

    “那如果帮上修士意外陨落则如何呢?”易天试探的问道。

    洪飞伸出手竖起两根手指道“一般情况有二,其一如果是与人交手被斩杀,那会被人替代了去。如是被高阶修士或是妖兽斩杀则直接除名,那太清阁的地煞榜石碑上的名字会呈黯淡之色,后面的排序则会自动提升一位。”

    “太清阁地煞榜石碑?”这倒是第一次听闻,之前只知道有这么一份公布的榜单而已。

    见易天面有疑惑之色,洪飞则将这内中的隐情缓缓道出。在太清阁山卿天阁山脚之下专门建有天罡地煞榜的石碑。

    这几块石碑是布置在大型阵法之上的,阵基联通地脉的同时接收天地元气,所以可以查探到灵界之中细微的变化,但凡是石碑上有名之人出现什么差池就会被其探查到了。

    易天听罢脸色变得阴晴不定,皱起眉头暗暗思索道“如此一来自己要是对这榜上之人出手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洪飞见易天若有所思还以为是在想如何上榜成名呢,接着开口道“易老弟无需多虑,这次稍有亏欠。百年之后我便许你一个太清阁内门弟子推荐名额。”

    易天回过神来急忙笑道“多谢洪大哥相助,这份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