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约定

作品:《天行缘记

    赤焰丘陵外围于玄灵派管辖的交界处某个小山谷中,易天正盘坐在一条小河边,虽然是在休息状态,可时不时还抬头望望西面的天空,看看是否有人来到。

    还没等‘玄灵大酬’结尾的犒劳环节结束,易天就托着南宫倩云的关系,换了件她带来的玄灵派内门弟子服饰后,堂而皇之的从玄灵派山门里大摇大摆走出去了。

    临走时在偏殿的会客堂里面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现出真容,绝大部分玄灵派外门弟子都不认得他,也没有人会傻到上来质问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

    就这样易天来了个蒙混过关,在玄灵派的地界上畅行无阻。自从进入筑基后期,易天就准备开始尝试凌空飞行了,虽然还是使用的风遁术,可这个效果比御器来的爽快多了。

    在天上玩了好一阵熟悉了这个感觉后,易天也是收起了玩耍的心思,直接连着几下疾风连闪朝着两派的边界飞去。

    到达边界后,易天只是找了个小山谷停了下来,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套散修的服饰重新换上。哪怕是萧林航道出自己的出身,易天也准备是装傻充愣来个死不承认,到时对方也没办法。

    在玄阳洞中萧林航既然能够说出他算到必定可以拿到一枚玄阳果,易天也是心有怀疑,这果子现在在自己手上,给不给都在一念之间。其实易天是诚心想看看萧林航有什么本事从自己手里挖出棵玄阳果来,要是没有什么值得出手,那易天不介意让他的这次占卜失灵。

    将手上的传讯符激活后,易天则留言给萧林航自己所在的位置,末了还留了句我只等半天时间,来不来全凭他自己决断。

    等待的时候易天还检查了下南宫倩云带来的东西,一块玄灵派内门弟子的玉牌和服饰,三瓶玄灵清液。当时易天气得够呛,自己辛辛苦苦到头来就换了个没用的玄灵派内门弟子身份,本想找南宫傲天理论他这是过河拆桥,就这么点东西把自己打发了。

    连南宫倩云都觉得自己父亲做的有点过分了,无奈之下只好好生安慰易天,还说易天为她所做的事她都会放在心里的。看着她一副两眼泪旺旺的样子,易天也是心肠一软,说了几句自己也不会往心里去的话,到头来还是看不得女人流泪。

    在南宫倩云一路陪伴之下易天走出玄灵派的山门外,飞在高空中易天临走时还嘱咐她好好修炼,等到了金丹期后说不定大家就有机会在一起了,听得南宫倩云也是一阵面红耳赤,回头啐了口道:“厚脸皮的赤阳小子。”

    易天只得嬉笑了几句,然后凌空飞遁而去了,留下了南宫倩云在空中一脸不舍的望着易天远去的身影,直到消失在天边为止。

    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后,天边的一道亮光引起了易天的注意。站起身来易天用灵光目看了看,来人是一团金色的亮光,飞遁速度极快,至少是金丹修士的样子,来人飞飞停停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可易天也是纳闷,在这玄灵派和赤阳派交界的地域倒是不会常见这样的金丹修士。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易天也是急忙往山林里钻,没想到那修士还直冲冲的赶来,等到了易天隐蔽身形的树林上方才停了下来。

    抬头一看易天也是一阵不解,来人居然是‘极乐天女’乐彤萱,看样子必定是冲着自己来的。见躲也躲不过易天也只好慢慢的飞上天空,两个人在天上面对面的对持了有近三息时间。

    乐彤萱突然开口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附件。”

    “你跟踪我干什么,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易天怒道。

    “哎呦,小哥别这么大火气,我来是跟你说句,我‘极乐天’部也有心重整圣教,而且手下培养了一批圣教弟子了,”乐彤萱还是一副热情的语气道。

    看了看地方的样子,易天不屑的道:“那关我什么事,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你想要我帮你去圣教争霸怕是打错算盘了。”

    谁知乐彤萱当场娇笑了起来道:“我找萧林航问过了,这个小子的回答也有意思,他说了圣教大兴必须是四部合一,所以我现在只会静待圣主再次出现罢了。前代‘极乐天女’想要自己培养一批圣教弟子也是不切实际的做法,我是不会去花这心思的。”

    听到这里易天心中也是疑惑起来,难道对方真把自己当场‘梵咒天’部传人了,照理说这明王道四部应该已经绝了‘梵咒天’一脉了,想罢也随他们去怎么整了,开口道:“那你专程来找我是何意?”

    “圣王还有样东西留在东敖地界,我这几年查的刚有点眉目,手下人就断了线索,估计是被人发觉灭了口吧。不过这事也不要紧,现在有你这个大助力,我会去物色几个可靠的帮手,到时只要你来帮忙下即可。”随即从怀里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圆珠子,手一弹飞到了易天的面前。

    看了看这颗珠子,易天瞅了眼乐彤萱道:“用这个是否就可以联系上你?”

    后者点点头道:“我们的身份不便公开,以后联系就用着传影珠吧,我也不妨碍你和萧林航谈事情了,就此别过,”说完还朝易天抛了个媚眼。

    感到身上一哆嗦,易天伸手差点没抓住那颗传影珠,回了声“我知道了,”然后就见乐彤萱换了个方向朝东敖腹地飞去了。

    衡量了下自己和对方的实力,易天发现其实也没必要怕她,虽然乐彤萱是金丹初期修为,可自从踏入筑基后期,她身上带来的灵压感就没有那么强烈了,至少现在的易天觉得打不过可跑还是跑的掉的。道了声晦气,易天这才慢慢的落下云端,在山谷中再次盘腿而坐等萧林航的到来了。

    等乐彤萱走后易天开始变得心神不宁,不断的考虑明王道的事。现在这些人频频出现在东敖,先是‘帝御天‘的两个圣子,接着连的‘极乐天女‘都在玄灵派这里扎根了至少几十年。

    他们总不会是来东敖游历的,出现在这些地方必有所图,而且极大的可能是前代明王圣子功法和遗物。首先易天自己已经拿到了功法,可这东西随便一人都可以到东海城去依靠贡献点兑换到,做不得准。

    其次,那千针石林中封印的圣子遗宝又是什么呢,上次用灵阵牵引之术在那上面又加了两道封印,可只要是明眼人看到了,都能瞧出来那是后来有人加上去的。

    这乐彤萱已经拿到了前代‘极乐天女‘的遗宝,配合其功法必定是威力大增。易天虽然不会面相之术,可看人的阅历还是有的,那乐彤萱绝对不是个肯屈居于人下的样子。

    现在易天最担心的就是再次被她盯上找了一起去千针石林探险了。

    想着想着时间过得飞快,个把时辰过后玄灵派的方向才有一丝光亮闪烁出来,易天站起身来登高远眺了下,正式萧林航风风扑扑的赶来。

    一刻钟过后萧林航才飞到了山谷上空,见易天席地而坐在等着,直接落下御器后走了上来。

    虽然有点迟了,萧林航也是一上来就连忙岔开话题推说道:“让易兄久等了,玄灵派俗事缠身小弟这才来晚了。”

    笑了笑易天回道:“无妨,萧兄能来就已经是给面子了。这次也是多亏了萧兄的主意才让我顺利的摘到果子。”

    “易兄气运使然,绝不是在下功劳,哪怕当时没有我在,易兄也有办法将东西带出来。”

    这句话倒是说到易天心坎里了,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困惑着易天,趁此机会正好看看中州天运门的实力才行。

    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寒冰玉盒,易天沉声道:“你当时在玄阳洞说了句‘必定可以拿到一枚玄阳果‘,我认为未必。现在东西在我手中,给不给你在我一念之间,你可敢再次重复洞内的那句话呢?”

    看着易天一脸调侃的样子,萧林航也是仰天大笑道:“易兄还是小看了我天运门了,我这样说必定是有所持。更何况你难道心中无所求么?”说完就走到易天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下可是说到易天心坎里了,现在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没有头绪。眼前这人可能就是自己的指路明灯,可易天也不准备轻易的就放过他。收起那幅调侃的样子,易天说道:“只要萧兄能够回答在下一个问题,这玉盒中的东西必双手奉上。”

    “在下洗耳恭听,易兄请。”萧林航也是正坐了下后,一脸凝重的回道。

    见如此易天脱口而出心中的疑问,“既然有天定之术,那是否会有变呢?”

    “大方向是不会变的,可其中细节会有变化,须知大衍之数四十有九,天道还留一线生机,何况人事乎。”

    听完之后易天也是沉默不语,萧林航的话听上去没什么所指,可易天觉得那变数是否值得就是自己呢。右手将玉盒直接交到萧林航手上,说了句“多谢了指教”。

    还没来得及转身站起,萧林航急忙叫住易天道:“易兄不忙,且容在下猜下这盒中之物。”

    眉头一皱,易天听出话外之音,这萧林航看来是想露上一手,易天笑了笑说了句:“那就请吧。”

    只见萧林航掏出三枚铜钱和龟壳,分别摇了六次,在泥地上用食指分别记录了下,然后笑着对易天道:“多谢易兄慷慨,多送一枚与我。”

    这下轮到易天吃惊了,本来这次就是准备想让他呈自己个人情的,所以一早就准备了两枚玄阳果。易天脸上微微有点僵硬,一闪即逝道:“萧兄何故这么肯定就是两枚呢?”

    “在下这卦也巧了,卦面是‘坤为地‘,照六十四卦排列为第二,至于卦象所云,‘坤‘者八卦第二,地者天父地母也为二,这卦象清清楚楚告诉我这盒中必定是两枚玄阳果,不知在下说的易兄是否同意呢?”

    易天听完后这才频频点头,心中暗道中州天运门果然名不虚传,正视了下后一拱手道:“在下也是久仰萧兄大才才出此一问,万望不要推辞才是。”

    萧林航将玉盒打开看了下后,又重新盖好贴上封条,收到储物手镯中去。随后问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易兄心中有何困惑,不妨一叙,在下也可对症下药。”

    自从修真以来易天遇到不少事,可心中却不知该问什么好,考虑了良久才问道:“萧兄可否看看在下今后的道途是否顺畅?”

    萧林航点了点头会意,然后再次拿起金钱课摇了起来,可三枚铜钱掉出来后,纷纷直插泥土之中。一连摇了三次皆是如此,萧林航抬头看看易天道:“我观易兄的命运已被天机所隐藏,却是无能为力也。”

    至此易天也是沉默不语,这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见易天如此,萧林航好声安慰道:“通常如易兄这样的人物,将来必定是有一番大作为的,只是暂时被天机所隐藏,也是为了不让吾等有机会泄露天机罢了,易兄不必灰心,我中州天运门还有一门观相之术,也可看人前程。烦请易兄正坐容我细细看来。”

    点了点头后易天也是照着萧林航所说正坐了起来。半刻后萧林航仔细看过后才道:“恭喜易兄,前路漫长,道途坦荡,即便是命中多有阻碍也必定能够化险为夷。”

    见对方有所保留,易天坦然道:“萧兄请畅所欲言,不必有所顾忌。”

    “也罢,吾观易兄还有踏遍四海只像,想来此生绝对不会局限于东敖一地,如他日有缘路过中州天运门也请来坐坐,让小弟尽下地主之谊。此为易兄需记住,你还有几次情劫要过,切记留心身边的异性道友,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也必然会和她们有扯不断的情愫。”说完萧林航还神神秘秘的笑了起来。

    见如此易天也只好打打马虎眼,客气了几句后推说宗门还有事,便起身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