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侥幸

作品:《天行缘记

    在六派秘境试炼的入口处,每个门派都有一个筑基期修士坐在那里等候着。空下来时赤阳派,铁剑门和玄灵派的修士会互相交流或是应证法术和道术。

    而白骨门和阴尸派的筑基修士只管打坐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

    至于岐黄门的筑基修士自从坐下来后就直接拿出丹炉开始炼制凝元丹,十几天下来已经练出了四炉了,这个效率让在场的筑基修士看的也是一声叹息,真不愧为以炼丹为主业的岐黄门,随便出来个筑基期丹师放在其他宗门的丹堂都能算是翘楚了。

    赤阳派的严骏刚最近的眼皮一直在跳,这次试炼还有着其他的目的,派进去的两个人希望都没事吧,即使查不出内奸,也不要把命送了。

    其实最担心的还是曲义丰,因为修为不差,可与人争斗的经验尚浅,希望易天可以帮到他,然后两个人联手找出内奸并铲除干净。

    坐在秘境入口处的时候严骏刚总是心不在焉的,连和旁边玄灵派的蔡文斌交流时都时不时的会走心,常常答非所问,旁人见他有心事也不愿多聊下去了。几个人自顾自坐下来打坐修炼了。

    一阵风起,秘境入口处有了变化,六派筑基修士都惊讶的转过头来,看到秘境的入口慢慢的变大至三尺宽,然后一个人影从中翻滚而出。

    大家跑上前去仔细一看是个年轻的修士,穿着不属于任何一派的普通服饰,身上一股烧焦的味道,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还算是干净,可以依稀认出样貌。

    严骏刚看了几眼认出是易天,可他怎么会在试炼进行到一半时就从秘境中出来了,而且还不是正常的出来,是被秘境强制送出来的。

    现在这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在里面筑基成功后,秘境承受不住他的灵压,直接把他强制弹出来了。

    随即严骏刚马上抱起昏迷不醒的易天回到赤阳派驻地,并请金丹长老柏清松也一起来看下。把过脉后才确认只是因为度过筑基雷劫后灵力透支而产生的虚脱,严骏刚才松了一口气。

    之前柏清松也和易天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个人是宗门功臣,而且严骏刚这次也提过安排了两个人进去查处内奸,这个易天就是其中的主事人。

    随即从储物戒中拿出两枚凝元丹,捏碎了后合着水给易天服下。见他只是透支过度昏睡了去,便安排严骏刚来照料他。

    这次的六派试炼结束后,各门派分别开始统计收获,其中以白骨门收获最多,听说那位白骨大小姐七煞魔女最后几天纠集了门下几个弟子到处打劫。不过这次做的也有点分寸,看到的人只要缴纳一株百年以上的灵药就放走了,也没多伤人性命。最后有些门派弟子见了她直接上供,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排名第二的居然是赤阳派的两个灵童,里面的人都叫他们赤阳小子,两个人居然和铁剑门的金刀阔剑搭档,有天才地宝就一起出手,遇到妖兽都是围攻绞杀,拿到战利品后就四六分成,还好是赤阳派的丹师吴星从中调解,所以赤阳小子拿大头,据小道消息说是吴星拿出一颗筑基丹给了金刀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一时间各种传言以讹传讹开了,对于这些事大家也不在乎。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阴尸派的欧阳媚和灵童江心维折在了里面,连带着还有铁剑门的二师兄史斐然也没有出的来,众人都在议论是不是这几人碰在一起火并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双双毙命了。

    最后两天里有人看到阴尸派的瑜兴竟然和铁剑门的魏山河发生了冲突,虽说只是远处瞧见,可出来的时候看到魏山河身上有伤,而瑜兴也没见到人影。

    对此阴尸派的筑基修士都上门去找七煞魔女问询,可得到的回答是没见过这几人。去的人也不好强行询问,只好铩羽而回。到是铁剑门派人直接询问阴尸派关于史斐然的消息,没想到人家反问魏山河是怎么与瑜兴交手的。没想到那魏山河也是硬气,口中只说了两个字“杀了”。

    之后两派的仇就结的更深了。

    六大派这次秘境试炼都有将近一半的弟子没有出来,赤阳派的几个厉害人物何鑫胜和盛康也在其中。

    旁人见着惋惜,可这时的严骏刚心里笑的欢,曲义丰和吴星出来后就把这两人的私通白骨门的信件交了上来。斩断了夜霄的爪牙,慢慢的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内奸也会悄悄的浮出水面了。

    这次秘境试炼爆出的最惊人的消息是赤阳派的易天竟然在秘境试炼的第十六天筑基成功,而之后被秘境强制送了出来,经过十天左右的修养,已经稳固在筑基初期了,成为百年来第一个在秘境中筑基成功的人。

    很多人都说他是幸运儿,铁剑门的金刀阔剑和玄灵派普斯元周欢还上门道喜。易天也是和他们一阵唏嘘,并且分享了点筑基时的经验。无独有偶,岐黄门的炼丹师竺晨也上门找了易天,两人相谈甚欢,最后还互换联系方式,成为挚友。

    两个赤阳小子这次是打响了名声,见了人到处宣扬自己的事迹,除了在易天面前有所收敛之外,在其他地方可是狂的很了。

    统计完后秘境试炼收货后,六大门派便纷纷告辞回宗门复命了。

    站在赤阳派的船头,易天迎面吹来的风让他默默的感觉和分辨着筑基期与炼气期的区别。经过筑基天劫的洗礼,现在的易天已经完全褪去了毛头小伙子样的气质了,虽然远远看上去还是一副游侠打扮,可走进了仔细瞧下,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灵气。

    今年二十三岁的易天还是十八九岁是的样子,头发梳理得很整齐,用一根布带系了个发髻,身上的皮肤可能是修炼了木火双系功法的缘故略微有点泛红中带点青,浓眉大眼,面如冠玉,像似粗中带细样子。

    身后吴星站在旁边像个跟班一样老实,嘴里还不时和易天商量:“你看什么时候帮忙连个丹炉”,见易天微微点头后,脸上一喜便不再言语了。

    这次吴星上缴了三株百年份以上的灵药,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回来后还找到易天把身上七八个储物袋带都还给了他,还和易天解释了下除了筑基丹外,自己只拿了碧玉果。易天听了后只是笑笑回了句“吴星,真君子也”。

    随后易天整理了下储物袋把里面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理了一下,最有价值的是欧阳媚储物袋里面的那株狮心草。因为采摘的时候是整株移植的,所以拿回去后还可以找个灵气浓郁的地方继续种植培育。

    其他的都是些灵石和法器类的东西,不过有样东西倒是吸引住易天的眼睛了,是一块刻着岐黄门字样的铁牌。拿过去问了下严骏刚后才知道,只要拿着这块铁牌去药谷,就可以请一位筑基修士炼制指定的丹药,原材料直接由岐黄门提供,而易天只需要付五成的费用即可。

    说完话连严骏刚都流露出羡慕的目光,易天才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扔进储物袋里面了。

    赤阳派的巡天舟升上高空还没转向,就看到近处有一艘同样的飞舟在慢慢靠近,柏清松将飞舟停在空中后看了看对方的标记,竟然是白骨门的飞舟白骨龙船。

    两艘飞舟在空中一个交汇,几乎是擦肩而过的,站在船头的易天竟然看到对面白骨龙舟的船头上站着个戴斗笠的女子往自己这边望来,旁边几个弟子一阵胆寒,有些害怕的还直接报出了对方的名号,‘白骨大小姐七煞魔女。’

    随着易天的眼神迎向对方,只见柳飘飘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衫,脚上一双绣花鞋,肩上披着纱巾,带着半个面具和薄纱斗笠。两船交会时只听对面的七煞魔女对着易天大声喊了句:“筑基之后再相会”。

    听着这些话,旁人都纷纷摇头看来易天和这七煞魔女的恩怨是越结越深了,就连严骏刚也上前来一阵安慰易天道:“现在你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了,一步先步步先,以后不用怕她的了”,易天也是微笑的点头附和着。

    站在后面的吴星总算是好松口气了,以后白骨门再也不会找自己麻烦了,原本就是找错人了嘛,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杵在前面,不过拿了人家一颗筑基丹,说什么也没法再生气了。

    可在易天耳中这句话的意思怎么是那么的暧昧,筑基之后再相会,不应该是再交手或者比试的词吗,这‘相会’的口气有点说不出的味道来,随即摇摇头随人家怎么想吧。

    两艘飞舟之间的小插曲很快就被人所淡忘了,众人都沉浸在欢快喜悦的心情中了,这次折损了一半的弟子,可也收获了近四十支百年灵药。

    其中吴星竟然还找到了一颗碧玉果,喜得柏清松当场就答应给他预定好筑基丹,一回宗门就发放。这样一来按照吴星的功劳可以收获两枚筑基丹。

    而当曲义丰和霍嘉伟之后也拿出一枚碧玉果时,柏清松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了,这次收获大发了,回去之后还不知掌门人会怎么赏自己了。

    站在船头的易天都是也为他们高兴,顺便说替自己可以在道途上更进一步暗暗自喜,回到宗门后就能够立刻进入内门,如果更进一步名列真传,就可以慢慢探查玄阳派的秘密了。

    想想自己离解开谜团又近了一步,真是打心底里开心。

    还有件事让易天更加兴奋,那枚印章经过雷劫洗礼之后已经复原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出用途来,可那复原时的雷劫比自己筑基雷劫还要强上一倍。

    这枚印章必定是不得了的灵宝,现在居然居住在自己的丹田之内也不出来了。

    而丹田中的灵液不断的冲刷这枚印章后居然让体内的灵气隐隐的带上了点紫雷属性,平时自己也看不出,可一旦全力激发,印章上的紫雷会附在灵气中在体内运行,筋脉居然从内部被劫雷的余电再次淬炼了下,以后只要有时间淬炼经脉的机会有的是。

    而站在白骨龙舟上的柳飘飘这个时候正在把玩着手上的一块玉牌,玉牌的正名写着赤阳两个字,背后是器殿易天四个字。旁边的白骨门弟子都以为七煞魔女是在对赤阳派的易天宣战,如果不是带着斗笠的缘故,众人一定可以看到柳飘飘的脸是一路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