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治病

作品:《天行缘记

    坐在飞剑上的易天躲在高寿的防御罩里面还能感觉到旁边呼呼的冷风吹过。易天、高寿和廖立三个人站在两把飞剑上朝着敖东国急速飞去。

    七天前廖立答应过易天可以帮他到敖东国的国库里面取先天木灵引的云峰玉笋。此次外出也是算完成丹堂的宗门任务,赤阳派地界有许多凡人的附属国,通产国主都会和宗门外围有联系,如果受到其他宗门的侵蚀,这些国主都会请求宗门庇护,凡人对凡人,修真者解决修真真直接的矛盾。

    这次敖东国主病得突然,往常每年都会照例派人对宗门进行上供,但是今年因为这突发事件给耽搁了。而且听说敖东国主这次突生恶疾,国内的各派势力也是蠢蠢欲动,老国王都快六十了还没定下传位的事,家里几个王子都伸长着头颈,盼着老头子可以早点立下遗诏呢。

    对于这次赤阳派来人也不是很上心,所以等了十天半月才联系赤阳派在敖东国的联络人。消息传回赤阳派后又给分配到丹堂,本该这种生老病死的事丹堂才赖得去管呢,修真界第一铁律就是不能干涉凡间的朝代更替。

    廖立只是粗略的憋了一眼,看到敖东国这次拿出来的报酬是镇国之宝云峰玉笋,虽说是先天木灵引,但是自己用不上,拿来入药倒是可以,但是可以替代的药材太多了。赤阳派的灵田里面出产的白玉珍珠米效果就比这个好,不过先天木灵引最大的用处是补充木灵气,如果是要修炼木灵诀的话可以用做强化灵根用。

    这次外门新弟子中有个叫吴星的一入门就势头很猛,很多练气六层的老弟子都给他比下去了。炼出来的丹药成功率比旁人高了三层,而且次次有上品的,哪怕是炼制聚气散的效果也比一般的好。廖立也问这个小师弟借过丹炉来用,没想到效果也不错,最后还找人问了下,那个是三品中阶的法器,比自己原有的要高上一小阶,而且刻了两个辅助铭文对成丹都有帮助,最后看到炉底那个炼器师的印签是个易字印章。

    在上次的丹师交流会上,易天拿出的那尊丹炉才是丹师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廖立也上台去观摩过,发现这个丹炉底部也有个易字印记。回来后问了下吴星才知道,他和一个叫易天的炼器师住一起,所以就找上门来了。

    原本打算是问易天定下这个丹炉,等敖东国的是一了就拿着云峰玉笋和他换的。没想到易天也大方,先给货后拿钱,都是让廖立先爽了一把。拿着丹炉回去后试了试,虽然成丹率和品质略有上升,但也不是易天说的那么离谱。

    好在哥哥廖凡也是炼丹师,听了解释后,两个人试着一起同炼丹药。起初几炉全部炼费了,就在两人快没信心时,最后一炉竟然连出两颗上品。这下两个人来劲了,回想易天的话是一个炼丹师同时操控两种火焰炼丹,才可以发挥这个丹炉的最大功效,两个人同时练丹彼此配合是很重要的,经过几次尝试后,两人在炼丹时时时用神识交流,彼此增加的默契,炼出来的二品丹药,基本上是每炉有七成达到了上品,这下子可算是找到合理使用的窍门了。

    站在高寿身后的的易天也是一阵嘀咕,怎么最近老是碰到这货呢,干保镖的活真那么抢手么,也不用多想,基本是他高家的关系,还有这货除了打架应该不会什么其他的了,听说论战斗力还是很猛的,就是没有亲眼见过。

    自那次总门外交易会结束后易天回宗门途中除了出了点意外,也没其他什么事了。到家后把换来的灵兽培育卷轴仔细看了下。原来这个方法也是人家御兽宗流传出来的秘法,叫养兽决,是专门用来培育低级灵兽进阶的方法,看完之后直接找来黄子昂,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直接养兽决复刻了一分交给他,又把‘肥狗’的灵兽袋托付给他,请他务必在一年内帮忙让它进阶。

    初时黄子昂面有难色,易天立马拿出茶叶袋匀出来的四钱毛叶针尖,还叮嘱了一句够五次的份了,黄子昂直接爽快的拍着胸脯答应,说照他的水平‘肥狗’半年就可以进阶。还说易天只是养的不得法,喂食太多了,现在只是灵力积聚太多没有很好地利用,只要加上适当的锻炼让灵力流转自如很快就能进阶了。让在一旁的唐林化师城嘴里连连嘀咕着伪君子,小人,事后却拉着黄子昂留下一起喝茶,反正也是用他的那份。

    早上在丹堂廖立见易天到来后便让他等等,一刻钟后就看到高寿晃悠悠的来丹堂时,易天就知道这货就是保镖了。去的时候高寿让易天坐他的法器,廖立也同意,毕竟多带个人长途飞行法力消耗多了三成。易天也是刚开始练习驭物术,自上次在树林里被人拉下水后,回家就痛下决心要先学着飞,以后逃命可以快点。在宗门的试飞场里面试了几次驱动飞轮后,易天尝试过坐上去,可每次不是撞山就是掉下来,吓得现在都不敢再试了。

    中午时分三个人就到了敖东国皇宫,进去后三人拿出宗门玉牌和任务签发的宗门领,表明身份后就直接进到敖东国主朱卿的房间。只见到朱卿满脸皱纹,脸色青里带黑,双手无力,血气虚弱的躺在了床上。治病的事易天和高寿帮不上忙,只好由廖立出手。这个时候的廖立完全没有在宗门时那书呆子样,变得一副仙风侠骨的样子。拿起朱卿的手把了下脉,有看了看舌苔和人中,最后还叫朱卿张口哈几口气来看看,末了还找御医问了下近几天国主的排泄情况。

    确准不是中毒,而是年老体衰造成的心力不支,自顾自下去找个地方炼出几颗丹药。拿来让国主朱卿合着水付下,约一刻钟后,就看得到面色重新恢复红润,手脚也渐渐可以自己慢慢抬了起来,一个时辰内朱卿可以在人搀扶的情况下慢慢下床试着走动了。喜得王宫里的宦官急忙叫王后和众妃子带着王子们来朝见国主。

    这房里一下子多出几十个人来,易天和高寿都没地方站了,只好先出去等着。迎面走过来的王子们都上前和两人见礼,口里感谢仙师救助父王姓名。高寿是习惯了这样受人奉承,反正他走到那里都这么受人待见的。

    倒是易天有点放不开架子,急忙一一还礼,自己还指望着那云峰玉笋呢,再说救人的是廖立,易天也不能老是装啊。倒是每个王子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点黑气,这让易天心中充满疑问,但又不敢多说什么,反正拿了东西就走人吧,也算是把自己的心愿了了。

    晚上敖东国主设宴款待三位赤阳派仙师,易天无奈也只好跟着去,出门在外代表着宗门礼不能废,反正也不会吃什么。倒是高寿来者不拒,喝酒吃肉抱宫女,样样都来。易天和廖立使了个脸色,意思是赶紧拿东西走人了,后者会意直接和国主朱卿说了。

    一炷香后宦官拿着云峰玉笋交给廖立后,易天见事情已了,便催着廖立早点退场。两人和国主说明缘由后就先告退了,只留下高寿一个人在那胡吃乱嗨的。

    在房内易天结果云峰玉笋的盒子,打开一看,整块云峰玉笋是保存在一块寒冰之中的,正要用火破开冰层取笋,廖立笑着叫易天慢来。原来这取笋也有道道,如果直接用火破冰取笋,那部分先天之气会流失掉,最好的办法是用烟熏破冰取笋。

    这事易天一事不烦二主直接请廖立帮忙,后者也不做作,取出盘龙明阳炉,放入珍珠白玉米的稻穗杆,火种进入丹炉内点燃了稻穗杆,片刻后阵阵白烟冒出。

    看着丹炉中的白烟缓缓升起,易天把包着云峰玉笋的冰块放上去,只见冰块一点点融化成水,慢慢的滴落在地上。一边的廖立此说道:“这稻穗杆里也有灵气,化成白烟把冰花开后,灵力会包裹着玉笋,你要在半注香的时间内服下,要不灵气一旦溃散,这玉笋的效用就会打折了。

    听完廖立的话,易天点了点头,好不容易得来的先天木灵引,如果不能全部吸收对自己接下去的修炼可能会产生不利影响。约莫一刻钟过后,寒冰化开露出里面翡翠色般的灵笋,整个玉笋才三寸长,半寸粗细,但易天在旁边就能感到充裕的木灵气被包裹在白色薄膜里面。只听廖立说了句成了,只见一层薄薄的灵气附在翠绿的笋上面。见廖立对自己点点头,易天也不客气直接把整根灵笋吞下肚子里去后,便坐在地上运功将肚中的灵气转化为灵力,运转过自身经脉后缓缓送入丹田之中。

    原本在丹田里那股绿色的灵气像是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补充,由原先的绿色变成深绿色后,和红色的火灵气混合后竟然显出了橙色样,不过易天内视后看上去红色灵气略微浓郁一点,想到自己甲木灵诀还没修炼到练气六层也就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