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帮忙

作品:《天行缘记

    德仁堂的普大少爷这几天是烦透了,上次黑潭沼泽之行已经过去有两个月了,那会的朱蛤血也配制给妻子瞿氏做药引了,本来一切都不错,妻子慢慢的好起来了。但这几天突然发现妻子有点疯疯癫癫的,近来老说胡话说岳父来找他说住的不顺服,房子的屋顶上有点响声。妻子有时候会把自己关在房里,头发也不梳,一直披头散发的。家里的老祖宗也发了话,如果再看不好就叫普斯元休妻再娶,双重压力下,普大少爷只好躲到德仁堂的铺子里也不回去了。

    好在德仁堂最近生意不错,修士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精力都充沛的很,普少爷在店里帮衬着也是无奈之举。易天最近在家闭关修炼,差不多把木灵诀都提高到练气三层的顶峰了,要不是上次大战估计还要个半年才行呢,加上最近自己学了凝神聚一的控火术,对自己巩固修为有不少好处,修为上也没拉下,木火两系双双修到三层顶峰,就差一个契机可以突破了。

    在家闲来无事,怎么练都觉得没什么感觉,所以易天就出门逛逛,到坊里看看有什么机会。正巧路过德仁堂顺道看看普斯元,毕竟心里还是很感激人家的。

    刚进门就看到无精打采的少掌柜,两个人到后堂坐下来详细聊了下才知道最近出了这么个事。于情于理易天都很想让普斯元在欠自己一个人情,还有好多事没问清楚呢,还要自己学习炼器真解缺少点铭文图谱,正好想到了普斯元,想找他问问有没有路子可以拿到。不过看他现在这样子就算易天提出来想借图谱都没用,人家心思不在这了。

    易天也不气馁,听普斯元的话有点意思,细问下才知道他的妻子瞿氏是五年前嫁过来的,第二年岳父瞿人杰就死了,尸体葬在普善坊西面的少华山上。这瞿氏说父亲找他说住的不舒服,那就是坟有问题了,至于精神失常那是自身的问题,反正问题来了一件一件解决吧。于是易天提议改天帮普斯元到山上去看看岳父的坟,自己学过的风水之术也正好可以派上用处。

    择日不如撞日,普斯元也给这事闹得心烦,现在见易天提出来可以帮忙,死马当活马医吧,他可没指望易天能够帮他摆平这事,就易天这年纪摆在那里,说什么都不能全信吧。普斯元请易天稍等片刻,自己就去准备下,顺便找几个帮手。

    这稍等片刻就等了有个把时辰,易天喝光了两壶茶才见到普斯元回来,后面还跟了一个三十岁的中年书生,皮肤不黑,举止文雅,腰间也别着个储物袋,紧跟在普斯元身后。三人见过礼后将来人介绍给易天,缘来是普斯元的师兄,叫蔡文斌,练气六层。易天不敢怠慢起身重新见礼。那蔡斌也也只是象征性的回了下礼后,就闭口不言坐在那里,搞的普斯元也只好呵呵笑了几声。门外管家进入内堂,通知大少爷一行人都准备妥当后,三人便有条不紊的出发了。

    这次外出普善坊,普家上下也是格外小心,上次出过事后听说普善道大为光火,责令巡逻队派人出去寻找孤山双煞田猛的下落,找到之后不必禀告就地格杀,还发了五百块灵石的通缉令,现在坊里热议的就是这些事,真敢去拿着悬赏花红的人却又找不到人。

    一行人从西门出发,坐上蛮牛车,后面跟着管家和一群下人,到时候挖坟起棺可用不着易天亲自动手。来到少华山上,普斯元带队很快的找到了岳父瞿人杰坟墓的所在,易天前后看了看,坟地所在位置是少华山的南侧,东有长青江环绕,西边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直通远方,背面靠着少华山的主脉,前门虽然没有蓄水,但也属于是块好地方,正是左青龙右白虎,背靠玄武,南面缺少了朱雀,葬在这里的人富而不贵是凡人间的商贾们最喜欢的。坟上前墓碑上的字迹还算清晰,看来普斯元每年都有来过打理。易天在坟的周围看了看也没什么被打过盗洞的痕迹,只是看到坟的背面有些痕迹,还有个竹竿粗细的小洞,但不像是人为的。

    于是唤来普斯元和他说道坟里有东西进去了,需要挖开坟墓,但是要小心不要惊动里面的东西,所以下人只管听话行事,要是哪个人疏忽了就不好办了。普斯元和蔡文斌听了后都将信将疑,总不能白来一次吧,再说易天好像看出些什么名堂了,既然信他就照他说的做。

    吩咐好管家后,下人们即使不愿意也无可奈何,纷纷拿起了带来的工具,推到墓碑,竖起三角井栏,挖开坟包,掘下去两尺才见到棺材。易天见了大叫停手先不要起棺,拿来元宝蜡烛香,在坟前先祭拜下,再拿出黄纸烧成灰合着水洒在棺木上。

    做完之后好才叫众人就地开棺,一会见到任何东西都不要惊慌,吓得那些小厮们都不敢上去了,普斯元脸上一黑,转看看管家。好在管家也是修真者,倒也不怕,自己跳下去,拿过小厮手中的榔头凿子,直接砰砰砰的凿开盖板,众人先开盖板,忽听有人吓着叫了句“蛇”,大家仔细一看在一具白骨的脖子上缠着一条赤链蛇,普斯元见了就要上去,被易天一把抓住。

    “普兄不必慌张,这是蛟,住在这山里修炼,我们不必断它生路,请它走即可。要知道结个善因,将来对你也会有好处”,普斯元听后略微一沉思也点头答应了,易天说完便拿起刚才的水洒向那蛇,口中还念叨“大仙多有得罪,此处迁坟,请另觅他处修行去吧”。说完还对蛇拜了三拜,只见那赤链蛇头点了点一转身从棺材头部的小洞里面游了出去,一阵游进了少华山。

    见事情已了,易天嘱咐普斯元改天另寻块风水宝地,将瞿人杰的坟迁过去。普斯元听后连连同意,背后蔡文斌也眼睛一亮,睁眼看了看易天。

    回程时候,普斯元神采奕奕,以为妻子瞿氏的问题应该解决了,一路上话也多了起来。易天看了看一脸兴奋的普斯元一点精神都没有,不由的回了他一句,这事情才解决了一半,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听的普斯元感慨一声后,瘫坐在座位上。见易天正在想什么,两个人也不好打断易天的思路,一路上车里的气氛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其实易天也是庆幸,自己对寻龙点穴之术颇感兴趣,正好进来详细参研了那本阴尸术,也算是对这些事情有所了解,今天听普斯元说了妻子瞿氏的情况,正好和书里有写记载符合,自己也是想依着这些线索尝试着探索下去,没想到情况在意料之中,但是局势又在掌控之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了,这事牵连到已死之人,想必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情况。按照易天的性格是谋定而后动,走一步看三步,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待回到德仁堂后,易天提议先去看看瞿氏的情况,普斯元也觉得有理,赶忙通知管家备车,三个人急急赶回普斯元的家。得知普斯元成家之后并不住在普家的祖宅,而是搬出来了,易天看着觉得这本就不合理,但也没敢多问。

    来到普斯元的住处后,问了下丫鬟们,瞿氏上午还有闹过,午后闹累了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易天提出来想去看看瞿氏,丫鬟们看看觉得不像是郎中,完全就是一游侠打扮的人,再说生人进入夫人的卧室怕招人闲话。普斯元脸色难看,对着丫鬟吩咐道就照易天说的做,丫鬟们这才诺诺的领着三个大男人进了屋子。

    瞿氏躺在床上,脸色一片安详之色,呼吸均匀,看来已经是睡熟了。易天看了看瞿氏眉间和耳根,又拿起瞿氏的右手仔细看了看后就和普斯元,蔡文斌退出了卧房。

    出门后普斯元看着易天略有所思但却欲言又止,蔡文斌示意普斯元两人带着易天来到密室。三人座定后普斯元开门见山的说道:“易兄弟是否有忧虑,可否明言,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看着一脸诚恳的普斯元,易天也没办法只好将心中疑问一一道出,原来这瞿氏不是中毒而是中了尸蛊,易天见瞿氏的眉间隐隐有红色斑点透出,耳根后呈紫黑色,手掌心内忽冷忽热,这才联想起阴尸术中的控蛊术,这本来是施术人用来控制尸体的方法,这蛊虫也是精心培养的和施蛊人心神相连。

    普斯元听完易天所说才把事情道出,原来当年普斯元看中了瞿家娘子,便向岳父瞿人杰提了亲,本来双方也都说好了,但瞿氏有个表哥从小就对他爱慕有加,极力反对此事。在瞿人杰的坚持下最后他那个表哥忿忿出走了,接着就是普斯元迎娶了瞿氏,但普家极力反对娶进一个凡人女子,所以普斯元一气之下在外面买了房子结了婚。好在家族也没怎么追究,老族普善道就说了句下不为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听完一着唏嘘,这普斯元看来还是过多情种子啊,这样的人值得结交。蔡文斌本来在一旁也不说话,听了普斯元的话后也有所动容,转身向易天一拱手说道:“请易兄弟出手,替师弟解此危机,但有所求义不容辞”。易天也看到普斯元满怀希望的望着他,知道这事不能再推迟了,欣然答应了,但是自已提出方案和所有的安排两个人必须无条件答应才行,普斯元和蔡文斌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