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苦战

作品:《天行缘记

    正在段玉刚转身正要离去时,普斯元急忙喊道:“段兄弟不能走,你们看清这是他们要各个击破的手段吗,你一个练气四层,能在两个练气五层的修士手下逃走吗?”

    说完便转身对着两人,冷笑道:“孤山双煞什么时候也会大发慈悲,放人一条生路了,这些年死在你们田猛田飞手里的修士也不在少数了。我到好奇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正好在我取宝时杀到。”

    只听田猛沉声说道:“有人花了五百块灵石要买你的命,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这次知道你要来黑潭沼泽取朱蛤血,所以一路跟踪过来,这样你也就不用做个糊涂鬼了把”

    “你们孤山双煞的为人我还不清楚么,打家劫舍,劫道杀人在行。叫你们追踪怕是还没这个本事吧,除非…”普斯元用一脸怀疑的眼光看了看段玉刚和薛中。

    田猛田飞也不做作,指了指薛中,现在任谁都看出来这三个人就是一伙的。只看到薛中拉着段玉刚就要离开,却没想到一把抓空。段玉刚一脸忿忿,都不正眼瞧薛中一眼,走到普斯元身边,右手拿锤朝普斯元点了下头,表示共同进退。

    气得在后面的薛中破口大骂,但也无济于事。易天只见到薛中快步走到田猛田飞身边,形成三对二的局面,普斯元和段玉刚面对两个后天五层的修士突感压力倍增,更何况还有一个泼皮薛中,形式非常不妙。

    在一旁躲着的易天也没办法,如果普斯元死在这里,那就算自己能回到普善坊也呆不下去了,人家老祖可是筑基高手,非把自己的骨头拆了来探清普斯元的下落。看上去自己这方并不是没得打,段玉刚应该有点手段,普斯元必定也有保命的杀手锏。于是趁他们对持之际,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急忙跑到普斯元旁边。

    形式一再翻转,普斯元也是没料到,自己队伍里面有个对方的眼线,庆幸的是这段玉刚和易天危机时刻站在自己这里,想了想实力的对比还可以打,便说话的口气也硬了起来。“你们三个真要鱼死网破么,要知道就算是你们想要打赢也会付出代价的。”说完转头对段玉刚和易天表示只要能够度过此难关,普家一定会重谢两人。

    听完这话后段玉刚微微点头,易天也是答了一声,三人马上暗暗准备,普斯元的剑上灵气注入,剑身也是嗡嗡作响,段玉刚把锤子拿在手上,手上红光一闪,整把锤子都跟着附上了薄薄的一层红芒,看的易天心里直羡慕。这两个人都有灵器,这次事了之后也要准备一把,原先那把卜刀也不用拿出来,丢人现眼。想完易天单手结印,一个火球握在右手之中。

    该来的始终要来,田猛一见对方三人结阵也不慌张,手中一番多出一柄破幡,田飞则是从储物袋之中掏出一把鬼头大刀。双方还未出手,就见到田猛把破幡朝薛中身上一指,一股黑气从幡里冒出直冲薛中,两三个呼吸后黑气收回到幡中,只见薛中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块地方是完整的,身上的血肉都像是被撕扯过得。只听咔嚓一声,薛中整个人就倒在地上,全身的骨架像是散掉了一样,没有一丝血透出来。

    眼前的一切把易天吓了一跳,第一次见到这么残忍的修士,说杀就杀。就听到普斯元大声喊道:“田猛你修炼魔道功法,杀人性命难道不知因果报应么?”

    田猛笑了笑喝到:“什么魔道正道,我自行我道。现在知道怕了吗,我田氏兄弟出手,从不要旁边有第三人帮忙。这个泼皮出卖兄弟,我帮你们也算是了了件心事了,你们死后下去和他再算算账吧”说完便招呼弟弟双双出手。

    兄弟两人一出手就看出联击的威力,田猛的破幡中冒出的黑气直攻普斯元,好在普斯元的剑气锐利,好几次黑气就要围上前去都被他从中破开,但那黑气好似无穷无尽一般从破幡中冒出。被普斯元的剑锋斩过的黑气好似颜色淡了一点,田大手中法诀一掐,这些黑气飞回破幡,一会又有源源不断的黑气从中冒出补充进围困普斯元的包围圈中,两个人一时半会僵持了起来。

    在一边的易天和段玉刚对上了田飞,本以为以二对一应是上风,两人手中法术出手火球和飞锤一阵攻向田飞。不料田老二一点慌张的意思都没,身上防护灵罩都不开,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吐在刀身上,右手鬼头刀那银白刀身瞬间变得血气大涨,争霸到好像都变大了几分。

    只见田飞双手持刀上前硬接飞锤,一身当的响声,飞锤便被击飞。火球射到他身上就被挡住了,易天定神一看,田飞破损的衣服下面有一件黑色的皮甲,悠悠闪着黑光。

    一边段玉刚拿回小锤,向易天解释了下那件是防御灵气,并提醒易天连着攻击,不要给他喘息的时间,他们走的都是魔门的血道,法术全靠一口血气撑着。段玉刚手里也不闲着,双手激发着小锤,在手心里也祭起一个火球,包裹在小锤四周后,喊了声去,只见一个脸盆大的火球包着飞锤朝田老二飞去。

    一时间田飞也慌了,将左手指尖割开,冒出来的鲜血涂在鬼头刀上,也不防守了,手中法诀一掐,整把鬼头刀呼啸的迎向了小锤,再次听到当的一声,两把灵气碰撞后又各自飞回。但易天见到段玉刚拿着小锤一脸的沮丧,原来锤子上裂开了一条缝,明显是被击伤了,再看看田飞一脸奸笑的望着两人,就意识到不妙了。

    易天也不多话,双手结印,右手里三个火球都朝着田飞的头部,下阴,手上招呼,你不是有护甲么,那就专打没护甲的地方。虽然不能立刻建功,易天这种无赖打法,但也把田飞气的发疯了,而且刻意的保持距离,只要田飞追上去,易天就跑,一回头又追了上来。

    见段玉刚无法马上还击,易天一把拉着他就跑,田飞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也就直接追了上来。三个人跑出些距离后,易天朝地上指指远处的朱蛤,段玉刚立刻会意,两个人合着一处朝池塘的另一半跑去。

    田飞一路紧追不舍,看见易天边走边射过来的火球也只好想法躲避,这小子每次下手都朝脸上招呼,刚才一击田飞耗尽了五成的法力,但段玉刚用了七成,两相之下练气五层和四层的区别就出来了。

    一路上越追越近,田飞发觉前面就是两个被赶的大白鹅,自己就是那赶鹅人。盘算着今天晚上是红烧还是清蒸呢。

    突然两人齐齐站定不跑了,回头就是朝田二劈头一阵乱轰,易天现在没法保留了,连段玉刚练气四层都奈何不了对方,更何况是自己,看来差距太大了,只能拼对耗了。

    田飞也是被两人一阵猛攻打的楞了一下,急忙开了防御罩往旁边闪避,猛然之下被易天的多个火球击中,硬抗之下冲击力把他震飞了一丈多。喉咙里也是一甜,发觉自己内府被震伤了,回头眼露凶光,手上鬼头刀一晃,一大口血吐上去,全力一击攻向两人。

    眼看对手要拼命了,段玉刚顾不得小锤开裂,两只手祭起小锤一团火光包裹了起来后就朝鬼头刀飞去。易天也是一手楠木种子,一手火球术,将盾木桩裹上火球射向鬼头刀。三个法术激烈的碰撞在一起,把地面都轰出个一丈方圆的大坑了。

    过后田飞看到对面气喘吁吁的两个人,勉强的站在泥地里,哈哈大笑的走上前去,就要收割了。只见到易天嘴角一笑,就听到田飞一阵大叫,就倒了下去,腿上被捕兽夹夹住了,虽然是钝口但是也夹得脚上鲜血直流。

    易天总算是松了口气,连番算计,加上点运气,田飞终于中计了。看这样子药效还没发作,易天也不忙着过去,先从储物袋里拿出两块刚到手的灵石分握左右手,迅速的恢复起来。段玉刚伤的比易天重,他的小锤心神相连,如今坏了,被一阵反噬加上灵力透支的厉害,直接晕了过去。

    过了半响易天听不到田飞的呻吟声了,知道药效起来了,连朱蛤这种三阶灵兽都扛不住一炷香的时间,更何况是人。

    草草的吸收了两块灵石,易天觉得回复了三四成灵力了,便站起来跑到田飞跟前,拿起自己的刀,照着他的脖子一刀下去,再把身上的储物袋搜走后就连忙跑回去看看田猛和普斯元的情况。

    池塘边两个人也是打的相持不下,由相互出手变成了对耗,突然田猛见易天一个人回来了,手中还拿了自己弟弟的鬼头刀,心叫不秒,最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便开始寻思撤退之计了。普斯元也见到易天回来,不由心神大震,忙示意易天帮忙,自己忙从袖中拿出一把银色小剑,左手拿起后身上灵光大涨,就见那把剑划开黑气直直的朝田大刺去。

    吓得田猛忙吧手中的黑幡连连摇动,反手拿出一把小刀在自己胸膛上划出一条伤口,把涌出来的鲜血全数涂在幡上,黑幡瞬间喷出滚滚黑气,只听到田猛大叫一声,肩膀上被银剑刺穿,顾不得疼痛的田猛弃了两人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