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一章 会面

作品:《天行缘记

    飞往圣城的途中易天在细细思索着火赤炼那条传讯的内容含义。

    首先是离火宗特使火云彪,此人自己虽然之前没有听说过,可能够到西荒来的离火宗修士多半不会像是自己这样逃难而来的吧。

    再者火赤炼不是‘乾坤御火派’的弟子们,难道这么快就被收编了。这个念头在易天脑海中一闪而过后就被否决了。

    照他当年在善见城时说起两派的渊源时,好似根本就没有认可过中州离火宗的正统地位。还有不知道火赤炼是否将自己的身份告知火云彪,即便是告知了,那自己也得做好推脱的准备。

    万一对方想要收编自己也是件麻烦事,不过相信火赤炼还没有傻到把自己的底都透露给对方吧,既然是这样,那这次的聚会可有意思了。

    事实上易天也不相信火赤炼会这么轻易地就归附中州离火宗,而且这次被人家找到也应该是碰巧吧。而传讯给自己多半是为了寻找脱身之计罢了,想到此易天也是心中暗笑道:‘果然离火宗没有镇派信物还是难以服众,单说这宗门功法上遗留下来的问题,相信离火宗想找火赤炼回去也是急需要炼制紫霄盏吧,没这东西即便是炼成了玄阳真火也不能强化。可这东西是宗主亲传的,就不知道他那‘乾坤御火派’有没有传下器谱来。’

    两天后在圣城天魔门驻地内易天终于和火赤炼碰头了了,这是两人第三次见面,可在驻地的会客厅中气氛却是相当的怪异。大家都是各有心事,可面上都还是笑脸相迎。

    在场的人除了火云彪外还有独孤傲,易天将近有百年时间没见他了,记得上次碰到他时还是筑基后期大圆满。

    现在看看坐在旁边的他也是金丹中期修士了,虽然是前几年刚刚晋阶的,可二百四十岁的金丹中期修士在天魔门中也算是快的了。即便是放到西荒三派的新一代修士中也是属于顶尖的一批了。

    此时的独孤傲也算是意气风发,自打进阶后也是鲜有敌手,不过现在看到易天后却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想来这必定是火赤炼出面把他请来的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独孤傲的关系,看来这次也必定想浑水摸鱼了。

    转首打量了下火云彪,他身上透出的一股火灵气确实让自己察觉到丝丝危险感。虽说此人和自己同出一门,而且修为也是金丹中期的样子,却不知他的实力到底如何。

    反观火赤炼这么多年来都未能晋级中阶,估计是被炼器的俗事打搅到了,以至于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修炼上吧。

    只听火赤炼先开口道:“恭喜易师兄再次拔得头筹,小弟此生最佩服的人中易师兄算得上是一位。”

    易天叹了口气道:“那里,那里,这事为兄也是身不由己啊。”

    一听这话独孤傲倒是来劲了,急忙问道:“怎么易师兄难不成还是被逼无奈之下才出手的,是不是姹女派的人要挟与你?”

    摇了摇头,易天直接把这事的前因后果简要的说了一遍,当中还是不是的调侃了下天魔门的元婴修士西门狂傲兄弟俩,让在座的人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一刻钟后将这三四十年来的经历都尽数道出,还大吐苦水的要独孤傲替天魔门出一份工钱。

    后者听了若有所思的想了会才道:“原来是这样,难怪这次颁榜之后神剑派和姹女派的元婴修士就找门中元婴老祖商议了好久,最后天魔门是配了一份圣泉水才把此事摆平了。”

    火赤炼在一边调侃道:“还是易师兄厉害,一次颁榜为神剑派拿到了两份圣泉水,如此大功你怎么不知呢?”

    被他提醒之下易天也是即刻拿出神剑派的宗门供奉玉牌,上面留有殷杰的传讯,大意是这次易天为天魔门西门桀骜炼制了‘真天煞魔刃’让一般高层很是不你现在所看的《天行缘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行缘记